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大刘、头等、铁达尼

香港富商刘銮雄现身加拿大多伦多。与此同时,加拿大政府对香港特区所谓修订“引渡法”,继美国之后,发出“严重质询”,表示对香港三十万加拿大公民未来的安全,感到忧虑。

公民党大律师梁家杰,声称幸好有刘銮雄之就反对“引渡法”修订而有追溯权,申请司法复核,令这场风暴,有了一个焦点。

“大刘”在澳门的案件,因为邻埠司法奇怪,作风粗率,以普通法标准,完全是一件冤案,已经香港廉政公署调查不起诉,却被澳门当局判了五年多。

若连这种闹剧也会被“追溯”抓人,无疑将来有一天,连三十年前香港人参与“黄雀行动”,有一天也会被秋后算账。因此梁家杰大律师看得明白,提醒香港人:大刘遭到迫害,就是整个香港商界将来不得安宁。若香港特区政府与商界为敌,就是与全香港人为敌。

要害在于“追溯”,而且涵盖全香港人。不要以为大刘案不关你的事,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拉在欧洲攻打苏联,也不要以为史太林格勒的陷落,不关中华民国南京政府的事。因为一方面德日两国,已成轴心国的一整体;而英的邱吉尔和罗斯福,与苏联的史太林结为同盟。英美与苏联,属于两个不同的制度,但火烧连环船,若苏联顶不住,英美也会完蛋。若英美战败,中国国民政府也会遭到同为轴心国的日本征服。

因此当年国共合作抗日,蒋中正虽然与苏联不同路,也容忍中共高喊“保卫苏联”。因为不管你内部有何看法,共同的生存利益,共同的颠覆祸害。

香港人不懂人情世故,也不读历史,有的仇富,眼红亿万富豪以前吃香喝辣、女朋友漂亮,认为富人的案子,与他们无关。

台湾不会跟你林郑签你那种引渡协议。对待那宗凶杀案的肿瘤,特府本可用标靶药物,每一宗与台湾商谈引渡,却偏偏用强烈的化疗摧毁一大片良细胞,包括香港的商界和外国侨民。手段粗野,思维错乱,英美和加拿大说有问题,特区政府说没有问题。

梁家杰大律师也看出了问题:当铁达尼号要撞冰山,头等舱和三等舱,在海水灌进来的时候,风险完全均等。

只有傻人,才在铁达尼撞了冰山之后,还用马克思主义来判断头等舱的乘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