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悄悄变调给胡春华减压?原来是瞒天过海

中共承诺中国大陆2020年达到全面脱贫。为完成这项政治任务,各地“强制脱贫”事件频出,甚至还有一七旬老人因“被脱贫”自杀身亡。同时外界注意到,4月16日习近平到重庆视察时,当局的脱贫口号悄然变成“两不愁三保障”,这也给担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的副总理胡春华减轻了压力。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这并非是为了胡春华,而是给2020年未能达到全面脱贫来个转移视线,瞒天过海。

中共提出的“两个一百年”的第一个目标就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同时“消除绝对贫困”。随着期限的临近,这项扶贫目标令当局倍感尴尬,近期已悄然变调。

4月16日习近平到重庆视察扶贫,召集诸多中央部委及广西、贵州、新疆等8个省级地区“一把手”,所开扶贫会的名改为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

被旅美学者披露是国安背景的、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称,即使贵州这个中国的“政坛高地”现在仍被看做是中国大陆省份中,对习近平扶贫政策执行得“最到位”的省份,在完成“2020年告别贫困”的目标上,恐怕亦有难度。

4月24日,当时参会的中共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在北京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当局的口号悄然变成今明两年搞“两不愁三保障”。

据香港党媒大公报报道,22个省的省委书记、省长已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这是十八大以来唯一的由党政一把手向中央立军令状的工作。

在军令状的巨大压力之下,“脱贫”成为一项危及中共官员乌纱帽的重点工作。

强制脱贫老人家中自尽

海外人权杂志《寒冬》报导,2018年8月,政府要求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72岁的王章明和老伴李梅,搬去跟儿子住。

政府人员直言不讳地告诉王老:“这是政策,谁也没办法,过了这个风头再搬回来,我们拍个照片就完事了。”显然,在他们眼中,“脱贫”不过是一场运动,与群众是否真的摆脱贫困无关。

几天后,王老的房子最显眼的位置被挂上了一块“无人居住”的牌子。这样,王老和老伴就名正言顺地“脱了贫”。

为了保持“脱贫”成果,政府人员违反此前的承诺,开始威胁王老,如果敢搬回小屋就要强行拆房,因为这是“给政府脸上抹黑”。

迫不得已王老只好选择住到了二儿子家。然而,与儿女同住并不像政府说得那样简单。

2018年10月,因二儿子家要拆旧房盖新房,王章明夫妻俩没地方住,又搬回以前的老房子。不久便被村支书发现,再次以拆房威胁两位老人搬走。

两位老人吓得赶紧搬到大儿子家,可大儿子家与老人关系并不好,也没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被折腾得精疲力尽,无处可去的两位老人只好坐在河边。李梅哭诉道:“自己盖的房子不让住,这还让俺咋过呀?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王章明试图劝妻子想开点,妻子表示想找地方休息会儿,于是独自回到了小屋。

等王章明回到小屋的时候,发现妻子已经服下农药死在了小屋里。

被迫脱贫农民卖血

报导还提到,河北省的一位农民,丈夫卧病在床,一儿一女也都有病,2016年被列入贫困户,但当地政府为了达成「有房住」的脱贫标准,多次逼他们搬离窑洞,住进新房。

但新房连门窗都没有,根本没办法入住,也无法承担高额的装修费,政府仍然强制执行,让她在医疗费和装修费上两头烧,没有拿到任何补助,她生病的丈夫只好瞒著家人偷偷去卖血,被迫「脱贫」。

为脱贫检查,村民陪政府“演戏”

令运城市垣曲县村民张某哭笑不得的是,村干部为应对脱贫检查,要求张某谎称自己2014年是贫困户,2015年已经脱贫。但张某说,此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贫困户,更从未享受过贫困户待遇。

临汾市乡宁县冯某则被要求承认收到了2年的扶贫款,事实上,自从冯某2017年被认定为贫困户后,从未收到任何扶贫款项。冯某被迫无奈,只好陪着政府“演戏”。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北京律师刘晓原表示,中共官场充斥“高层视察、地方应付”的态度,贫富差距不可能获得解决。

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阿古智子早前发表了对中国“扶贫”政策的看法。她表示,往往中国是“小小改革,大大宣传”,关于“扶贫”问题的症结点是制度没有多少改变。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