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追随大国的索价

各国也明白,美国早就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表示不满。美国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共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不容轻视,它不仅具有改变欧亚大陆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平衡的潜力,也会在技术标准、军事安全、国际发展等多领域对美国构成现实挑战,甚至破坏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全球霸权的基础。因此,美国绝对不会容忍中国在这方面的强力挑战。美国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争霸,必然给世界许多国家带来出售追随权的机会。

2017年“一带一路”首届峰会之后,一度弃中国而去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又纷纷投怀送抱,重归北京旗下,共同赞襄“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盛举,其中包括新加盟的瑞士、曾向美国与IMF哭诉中国投资让他们陷入“债务陷阱”的马来西亚与缅甸。

来归者众,中共的吸引力何在?

与2017年5月间的第一届峰会相比,第二届峰会有几个吸眼球的关键点:

首先,各国调整了对中共的期望值,虽然普遍对中共资金数量抱有希望,但远比2017年的目标要现实。2017年的第一次峰会召开之时,正逢中国外汇储备急剧减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5月4日通过中国金融杂志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要点是: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不是单向的资金支持,需要各方共商共建,构建共同付出、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利益共同体,同时还必须以市场化融资为主,积极发挥人民币的本币作用。以撬动更多的当地储蓄和国际资本——说白了,中国的意思是今后投资以人民币为主,共同出资,这令那些奔美元援助而来的各国非常失望,衍生出2017年一宗国际事件: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叫停中国项目,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哭诉中国令其债台高筑,要求IMF给予援助,最后让美国拿一带一路为沿线国家制造“债务陷阱”做了篇没写结局的大文章。有了这经验,第二届峰会的与会国家抱的期望值没首届峰会那么高,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意大利的态度就是典型:只要中国有钱就行。

其次,第二届峰会多了一些重要的新成员,意大利与瑞士这两个欧洲国家加入。意大利是G7成员国当中第一个参加“一带一路”计划的国家,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瑞士的加盟更重要,BBC日前刊发的文章对此有清醒认识:首先,瑞士有国际间最富声誉的金融服务业;其次,瑞士是国际组织总部的聚集地。对中国来说,瑞士独特的政治“中立国”地位,对“一带一路”倡议有极为重要的价值。德国对此很不满,但与意大利的分歧不在是否加入,而在于德国坚持“整体加入”,以继续维持欧洲领袖掌控集体谈判权的领导地位。

第三,中国政府非常技巧地将重点放在经济合作之上,并承诺将与国际规则接轨,这些表态给了与会国非常好的赞襄理由。

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根据路孚特数据,该倡议中的项目总价值为3.67万亿美元,横跨位于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的几十个国家。一带一路首届峰会时,中国当时有膨胀感,宣传上强调推广中国模式、成为全球化新领军的说法,导致一些国家的疑虑。美国在贸易战期间提出种种质疑中国红色渗透的批评,也曾让一些国家动摇。因此,第二次峰会中,北京的宣传降调,重点放在化解各国疑虑,比如这次提出将与世界银行共同研究“一带一路”的环境和社会标准。“建立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防范化解债务风险”,针对外界关于“一带一路”的透明度和输出威权意识形态的质疑也做了相应解释;公报草案还写明,出席4月25-27日峰会的37位全球领导人将就项目融资问题达成一致,遵守全球债务目标,并促进绿色发展。

A cameraman films near a screen live broadcasting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opening the Second Belt and Road Forum.

2018年10月以来,马来西亚等几个国家称中国令它们陷入“债务陷阱”,美国对此高调指责,2018年10月3日,美国会参议院以93票赞成、6票反对批准了"善用投资促进发展法案"(BUILD)。按照该法案,原先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以及其他政府名下的发展援助机构将会被整合,成立一个全新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新机构将会获得600亿美元的资金,负责向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港口、供水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供援助贷款。

但是,在这种动用国家资源的事情上,民主国家受限较多,远不如中国这种专制国家有效率(这效率当然源于罔顾本国民生)。因此,美国投资还只停留在计划中,中国却拿出了真金白银。世界各国现在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国内失业严重,比如意大利现在失业率下降为7年以来最低,2018年末的青年失业率也高达30.8%。2019年1月希腊的青年失业率也保持在39.7%。对各国人民(领袖们眼中的选票)来说,重要的任务不是帮助世界上其他国家人民摆脱专制,而是本国人民的就业问题。在欧盟大国的反对声中,意大利选择与中国单边合作,态度就是出于现实考虑:“在自家窗前,这(中国在瓦多港口修建工程)当然不是什么美景,但是能带来就业岗位,所以这是件好事。"意大利小城瓦多(Vado Ligure)共有8000人口,中国投资带来400个就业岗位,这令当地政府与居民十分高兴:”瓦多市长对德国之声表示,一个强有力的投资伙伴能够带来新的机遇和新的资金,同时,在一系列条约、合同、法规的规制下,也完全无需担心中国资本会造成债务问题或者劳工权益被侵犯"。"中国人不是问题。他们带着钱来,我们非常欢迎!"克罗地亚、尼日利亚等国无不如此,“钱”就是中国维持与一带一路国家关系的最重要纽带。

两年前,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中国援建汉班托塔港的贷款,而将整个港口租借给中方,租期为99年。这一事件曾被批评者作为“一带一路”债务风险乃至债务陷阱的典型案例。看起来,各国似乎都忘记欠债还钱这条市场铁则,深究起来,这种思维的产生有其原因。

China's showcase of its new Silk Road showcase may have hit a snag over North Korea's inclusion.

西方媒体偏左,历来强调价值观优先,对经济的重要性尤其是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总是有点轻看。但自从美国民主党2018年中期选举获胜之后,社会主义政策成了民主党在竞选中的偏好,离美国选民主体关心的话题越来越远,西方媒体着急之下,不自觉地经常引用1992年克林顿竞选美国总统时打败老布什的一句名言:“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希望藉此提醒全球左派政客,应该认识到只有“拼经济”,才能赢得选民。事实上,这条真理不仅适用于全球各国政治,也可以用来解释这次各国争着跳进中国“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因为只有拿到中国的钱,他们才有资本在本国拼经济,保住选民。

本来,发展经济是各国自身的事情,但二战之后,美苏抗衡的冷战模式让世界习惯了一种追随方式:除了意识形态原因之外,各国(尤其是意识形态色彩不那么强的国家)选边站队可以获得两个大国的经济援助。许多中小国家发展经济无方,但利用美苏争霸的时机玩政治“跷跷板”,谁给的好处多,就站在谁那边。美国从二战之后,承担了维持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的任务,认为这是自身“软实力”的体现,各国也理所当然认为这是美国的责任,并不感谢。中国则很清楚金钱的力量,在联合国内纵横捭阖,在人权事务上充分展示了金钱对发展中国家的重要影响力(参见《在人权进步之路上的艰难跋涉―介绍两位国际人权活动家的亲历自述》一文)。

冷战模式的余绪:中国目标必遭美国掣肘

中共官方统计,截至2019年3月底,中国已与125个国家签署不同的合作协议,这些国家的GDP占全球的36%,是世界总人口的六成。如此费尽心机,真的只为了赢得商机么?当然不是。

本次峰会期间,中国为消除外界疑虑做了不少解释工作,各国也接受了中国的解释,认为中国通过综合运输和基础设施纽带来拉近欧亚大陆的距离,对加深贸易与人类联系及沿线国家人民都有利。但这并非这些国家真的不明白“一带一路”的地缘战略意义:“一带一路”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一套以中国为核心的制度,让各国在与中国合作的过程中产生对北京的高度依赖,通过“一带一路”计划的实施,中国获得规则制定权,重塑世界格局。

各国也明白,美国早就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表示不满。美国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共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不容轻视,它不仅具有改变欧亚大陆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平衡的潜力,也会在技术标准、军事安全、国际发展等多领域对美国构成现实挑战,甚至破坏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全球霸权的基础。因此,美国绝对不会容忍中国在这方面的强力挑战。美国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争霸,必然给世界许多国家带来出售追随权的机会。

至于这些争跳中国“债务陷阱”的国家,只不过是将亚洲国家在冷战后就形成的新思维“经济利益靠中国,政治安全靠美国”略加改变,重回冷战时期的“跷跷板”模式。2018年10月间的旧事,例如马来西亚等国向IMF与美国哭诉,抱怨自身受到中国债务陷阱伤害这类事情必会重演,因为哭诉也是一种出售追随权的索价方式。

作者:何清涟,中国经济学者,现居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SB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