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我被推入囚室 看到的景象让我倒抽一口冷气…

——张林: 人间地狱(5)

2005年2月初,在蚌埠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被关押15天之后,满心以为会被释放的我,看到国保支队一大队大队长胡同君脸色阴沉,带了三个人站在门口,我就一阵心凉。

2005年2月初,在蚌埠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被关押15天之后,满心以为会被释放的我,看到国保支队一大队大队长胡同君脸色阴沉,带了三个人站在门口,我就一阵心凉。

押运我的汽车出了拘留所大门,我才看见妻子方草和三个朋友站在路边。他们是来接我回家,却看到我被押走。他们来追汽车,想要跟我说句话,但是汽车加速离去。

意识到又要被投入黑暗无比的看守所,那一刻我黯然神伤。

半个月来,我几乎每天都会想起两岁女儿安妮凄厉的叫声。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亲爱的女儿,我心情沉痛。

汽车一会儿就驶入泗水桥看守所,这个看守所是日本人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建立的安徽第一个看守所。那时候蚌埠市是安徽省会,是安徽最大的城市。

看守所登记室的警察对我搜身完后要我蹲下。这让我很恼火。这是劳教队的规矩。

我一向反感这些侮辱人格的规矩,没想到这种规矩现在又延伸到看守所。中共警察总是喜欢侮辱人。

我被推入囚室,看到的景象让我倒抽一口冷气。拥挤不堪的囚室里,一群面目狰狞的囚徒正蹲坐在铺板和地上干活。

我愣愣地站了几分钟,号长喊我过去问话。我一点不知道看守所新的规矩是什么。即便像我这样已经是第七次进入中共关押场所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也心惊胆战,也害怕会有几个人扑上来,不由分说就打我一顿。

中共看守所延续几十年的过堂恶俗,累计打伤过数千万人。甚至有几万人,还没分清东西南北,就被囚徒们一拥而上活活打死!

我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看守所野蛮无比,里面的囚徒也都非常凶恶。我必须小心翼翼,才能避免受到严重伤害。

牢房里正在推锡皮纸,就是把大块锡皮挑开成一页页薄锡皮,然后与草纸叠在一起推压,再运回工厂,叠成各种样子的祭品。

据说东南亚华人在上坟祭奠祖先时焚烧祭品,按照传统迷信,这相当于献给祖先的贡品。

这些锡皮,实际上是锡铅混合物,色泽像银子,很柔软,也便于燃烧。但是由于含铅量太高,造成接触者普遍中毒。不仅皮肤变色,脑子也会混混钝钝,智力严重下降。

我入狱前还曾经写过文章,发表在互联网上,指出铅中毒对中国人的严重危害。指出共产党的愚民政策,对民众的巨大危害。

中国人使用的铁锅,含铅量极高,高温爆炒,又把许多铅融入食物。中国的铅水管,也有铅混入水中,对使用自来水的居民构成铅中毒威胁。

铅中毒严重降低了中国人的智商,而我现在,居然被强迫铅中毒!

尽管我非常害怕入狱,但是面对共产党的野蛮丑恶,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反抗,然后就会锒铛入狱。

想到因为反抗共产暴政,我的一生竟然如此悲惨,我的孩子也受尽凄苦,我就会肝肠寸断,恨不得嚎啕大哭。

尤其现在,又一次被关进中共人间地狱,每天度日如年,每时每刻都痛苦不堪,更让我绝望无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