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颜丹:中国人穷忙 折射出虚假“盛世”

由于中共资本家们发起的“经济掠夺”,中国人的“穷”似乎早已注定。但仍有不少人还未意识到,自己的窘迫也与陷入了透支生命健康、且盲目、低效的“穷忙”有关。更可悲的是,为了掩盖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维护自身利益,中共必将让中国人继续“穷忙”下去,决不会顾及老百姓的死活。

近日,陆媒报导,“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6.0小时,按照一周工作五天来算,中国人平均每天要工作9.2个小时”。面对这个数字,中国人或许都不会大惊小怪。毕竟,9.2小时比规定的8小时工作制只多了1.2小时而已。在不少公司里,这可能只是员工们多上一会网、多玩一会手机的功夫。

正如《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中提到的,“2017年中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相当普遍,有42.2%的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间大于8小时”。然而,当中国人逐渐对加班习以为常时,“素以加班著称的日本”却传来了要控制加班时间的消息。据陆媒报导,“今年4月,日本对加班时间上限加以限制的新法规开始实行。根据规定,……月加班时间需控制在100小时以内”。

或许有人会说,100小时平均下来,每天也超过了3小时,不比中国的1.2小时多?且不说,“中国人每天有酬劳动平均时长为5.44小时”,比日本的“5.34小时”更长;“1970年日本人年工作时长为2243小时,跟现在中国人的工作时长差距不算太大,可到了2017年日本人的年工作时长已经降到了1710小时”;实际上,这里的数据只是补充说明,真正应该关注的,是让工作时长“降”的行为本身。

一直兢兢业业、勤劳不输中国人的日本人为何就敢放心大胆的将工作时长一降再降?按照“时间就是金钱”的说法,日本人难道是有钱不想赚吗?就算因为日本政府忌惮“过劳死”,也是出于对劳动者生命健康的关注。中国的“过劳死”决不逊于日本,甚至还发生过自杀式的“×连跳”,中共怎么就不考虑减少劳动者的工作时长?

从《中国劳动统计年鉴》中发现,“近十几年来,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没有一年是低于44小时上限的”。这不仅有违《劳动法》中规定的“每周工作时间加在一起不能超过44个小时”,并且“中间有两年,看上去马上就要降到标准线,可之后又蹭地一下反弹回原点”,比如2005年,曾一度涨到47.8小时,2010年涨到47.0小时。如此居高不下,倒让人觉得“违法有理”了。

最令人感到心酸的是,“城镇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有所回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却在逐步回落”。中国人忙活了半天,到头来不过是“穷忙”而已。不要以为越“忙”越“穷”是危言耸听,这其实是研究之后得出的科学论断。

首先,日本某研究所调查发现,“因加班而导致疲劳工作、效率下降的代价已超越额外工作带来的收益”;其次,OECD(经合组织)统计得出,“有些工作时间长的国家,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GDP反而更低”;“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工作时间最短的德国、丹麦、挪威三国,每小时劳动所创造的GDP都要比工作时间最长的墨西哥、韩国、智利高很多”。有意思的是,跟日本一样,不少发达国家都对这样的调查、统计结果表示服气。从1970年到2017年,美、法、韩等国劳动者的工作时长都在持续下降。

尽管延长劳动者工作时间不但违法,还有违科学;但令人纳闷儿的是,中共当局却依然我行我素、决不搞“科学用工”那一套。就在前不久,中共扶持的电商大佬马云、刘强东还公开发表了“996福报”论。马云十分霸气的宣称,“加入阿里,你要做好准备一天12个小时”;“我们不需要很舒服的上8小时班的人”。

对此,《文昭谈古论今》中有期节目做了如下分析:这些科技巨头为996辩护,它说明中国社会的创造力在枯竭。这些高、大、上的科技公司,还是走上了血汗工厂的老路。他们没有别的辙了,只能通过延长工作时间来提高产出,降低产品服务的成本。但是对于高科技行业来说,无差别的要求员工超时工作,其实是严重透支行业的竞争力。中国科技行业的“血汗工厂”化,它其实是严重透支了整个行业的前途。

在被中共扼杀了创造力的中国,沦为“血汗工厂”的又何止是科技行业,其鼻祖不正是制造业吗?中国制造业对劳工的盘剥、且低效,早已臭名远播。就连中国社科院的专家也不得不承认,“发展了几十年,中国制造业的效率只相当于美国的19.8%、日本的21.3%、德国的24.8%”。更为讽刺的是,中国制造业“接近六成从业者每天超时工作”,“情况最为严重”。这完全符合上述“无差别的要求员工超时工作”必将导致“社会的创造力在枯竭”,并最终“透支了整个行业的前途”的逻辑分析。

缺乏创造力的中国劳动者们,每天都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简单、机械、重复的劳动。他们生产不出“品牌最多,技术最高,利润也最高”、“在世界上稳坐头把交椅”的日本机床;更研发不出“全世界最先进的日本碳纤维复合材料生产、成型技术”;掌握不了“嵌合隙间仅仅为2微米”、“和细菌是同一数量级”的日本金属切割工艺;即便照着日本Hardlock公司公开的图纸,也生产不出“中国高铁离不开”的“永不松动的螺母”。

可见,中国人的勤劳、努力和奔忙不仅无法实现个人价值,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也不能为整个国家有实力、有前途的发展做出任何贡献。因此,中国劳动者边玩手机、边加班之后,迎来的只能是一个“去库存”的“盛世”。中共吹嘘的“经济腾飞”不过是虚假繁荣而已;如今,它已不出意外的露出了“昙花一现”的端倪。

中国人的“穷忙”不仅能从虚假繁荣中找到依据,还可从“国富民穷”中追根究底。当我们对“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在逐步回落”感到无奈时,“一项最新的研究表明,中国顶端群体的财政收入,过去几十年来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占国民收入总体的比例几乎翻倍,成为中国收入增长的最大受益者”。

正是由于中共资本家们发起的“经济掠夺”,中国人的“穷”似乎早已注定。但仍有不少人还未意识到,自己的窘迫也与陷入了透支生命健康、且盲目、低效的“穷忙”有关。更可悲的是,为了掩盖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维护自身利益,中共必将让中国人继续“穷忙”下去,决不会顾及老百姓的死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