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沉寂30年 千张六四新照将面世

——六四屠杀30周年之际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转变

30年前的5月底,他和朋友们一起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搭起脚手架,竖起了一座自由女神像,支持在广场上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年轻的他,带着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和对政府的幻想,爬上脚手架,希望用照片来见证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组照片真的成为具有历史意义的绝照,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上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发动的最为凶残的大屠杀。

1989年6月4日前夕,中央美院的大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修建了一座自由女神像。图为摄影师从自由女神像的脚手架上,拍摄的民众和平抗议的场景。几天后这里被中共军队变成血淋淋的杀戮场。(Jian Liu提供)

30年前的5月底,他和朋友们一起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搭起脚手架,竖起了一座自由女神像,支持在广场上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年轻的他,带着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和对政府的幻想,爬上脚手架,希望用照片来见证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组照片真的成为具有历史意义的绝照,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上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发动的最为凶残的大屠杀。

他叫刘建,当年19岁的他是北京的大学生。自由女神像立起后几天,在中共的指令下,解放军开着坦克、架着机关枪,闯进了天安门广场。扫射的枪弹粉碎了成千上万年轻学子的热血身躯,冰冷的坦克碾碎了无数中国民众对中共最后的幻想。他,亲身参与了那一年爱国学生的和平抗议活动,并用相机见证了随后的“六四大屠杀”。

刘建说,从4月16日北京市民和大学生悼念倾向民主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到期间大学生们从悼念活动转向要求政府反腐败及推行民主的和平抗议,最终遭遇中共下令六四大屠杀,自己是全程参与,用相机全程记录。

在国内,他认为共产党没迫害他,不需要揭露它。2016年到海外后,接触自由的资讯,他明白自己被洗脑了。“不能抹掉历史!没有哪一个政府能抹掉历史。”“我们作为中国人,作为亲历者,有义务告诉人真相,要让后代知道真相。”

出于对大纪元和新唐人的信任,刘建日前接受两家媒体的专访,拿出了沉寂三十年的两千张“六四”照片,授权大纪元和新唐人发表,纪念那段至今仍遭中共尘封的沉重历史。

1989年六四前,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抗议。(Jian Liu提供)

天安门广场上曾竖起自由女神像

“这些照片都是我的朋友刚刚从国内带出来的。当时,包括彩色的都是我们自己手工洗出来的底片,在家里放了30年。”

刘建说,这组照片的独特和珍贵之处,在于其中一些是从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竖立的一座自由女神像的角度拍摄的。

“当时在天安门有个自由女神像,是中央美院的学生做的。当时我们搭脚手架就搭了三四天,能上去的就两个人,只有我和我的朋友。在脚手架上拍的照片。”

“记得当时有个法国人(在那里)说了半天,拍了一些照片还有视频,就再也没人能从脚手架那个角度拍了。”“5月底建的自由女神(像),没几天军队就进来了,就被销毁了。”

1989年六四前,中央美院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竖起自由女神像。(Jian Liu提供)

“这些都是罪证”

1989年6月3日晚,中共指使戒严部队对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进行大屠杀。

之前,年仅19岁的刘建几乎未见过死人。但在次日,6月4日早上,他见到了,而且是很多很多血淋淋的尸体。

刘建指着当初他拍摄的、那些遭中共屠杀的六四遇难者的遗体照片说:“这些都是罪证。”

“就在木樨地,城乡贸易中心附近,三环和长安街交界处的一个水利部医院里面”,“都是平板车推过来的”。“太惨了,打在身上,全是子弹打的”,“3日晚上死的,血迹还没完全干”。

刘建说自己拍了几张就跑出来了,“我受不了”。

刘建说:“六四之后根本不能洗这些照片,全没收,直接就收了,警察在那里盯着。当时自己这些照片也是放了半年左右才开始洗的。所以,几乎没有多少留下来。”

刘建说:“这些照片是非常完整的。(可以看到镇压前)社会秩序维持得非常好。”

1989年六四前夕,天安门广场上,和平抗议的民众聚集在自由女神像旁,秩序良好。(Jian Liu提供)

沉寂三十年 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心路

沉寂三十年的照片,为何现在想要拿出来?刘建回顾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他说自己思考了一些问题,思想经历了很大的触动,最终决定让这些照片面世,还原真相,保留历史

他首先提到的,是中共统治下的高压和洗脑的环境,“国内那种环境,不知道外边的资讯。共产党最注重的就是宣传、洗脑,以及给明白事的人制造恐怖。不知道的人觉得是一片平和。再一个呢,就是鼓励挣钱,别想别的,就想怎么挣钱吧!有各种好吃的、好玩的、热热闹闹的事情,想办法到处旅游、享受奢华生活,只要你不关心政治。”

刘建说,“因为政府洗脑,国内的普通人都以为六四是动乱,大家都不愿意提六四,要主动去遗忘它”,“我也一样”。

爱好摄影的他,任由那几大箱的胶卷底片,在家中随着时光慢慢沉寂,直到他来到美国。

“这3年时间在美国,我接触到的、看到的东西和资讯完全是在国内看不到的。”刘建说,“我原本以为自己并没有受到共产党的迫害。”

来到美国,接触到自由的资讯后,他发现中共的洗脑就是对民众的迫害,“其实都是中共的洗脑,它偷换概念,把爱国变成爱党。大家都要爱国,爱祖国,这没有错,但是党和国是两个概念,中共故意混淆党和国。中国人不可以骂党,不可以骂领导人,对他泼墨就会被抓。在美国,在自由国家,就没有这回事。”

脱离了中共封锁真相、愚民洗脑的环境后,刘建发现共产党并不是它在中国宣传的那个样子,“尤其是从川普(特朗普)跟中共的贸易战中,完完全全看出中共的一贯做法,完全是体制问题。”

“打个比方,认识一个人,看一个人的好或坏,看他的朋友就知道一二。你看中共的朋友都是叙利亚、委内瑞拉、朝鲜这些邪恶小兄弟。”

提到中共近年来鼓吹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刘建称中共“太自以为是加大言不惭了”。

经过思考,刘建认识到,“中共是个独裁体制,它必定是以高压、专制来维护统治,没有协商、沟通、纠错的体制。”

“虽然独裁统治看似高压、恐怖,但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天,就是‘树倒猢狲散’。所以共产党我觉得它自己也恐惧,非常恐惧。恐惧就更加大力度‘左转’,加强控制。”

1989年六四前,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绝食抗议。(Jian Liu提供)

“不能抹掉历史,中国人应该知道真相”

除了认清中共的心路变化外,还有一件事对刘建造成了很大的触动。

有一次我跟女儿聊天,女儿是要上大学的年纪。我问她,‘你知道什么是文化大革命吗?’她说,‘不知道。’我问她,‘知道六四吗?’她回答,‘没听说过。’”

“我还和女儿说,‘1989年6月4号,中共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杀人了!’女儿说,‘不可能。’”

“女儿的反应,就如同我父亲给我讲他们在‘五七干校’饿死人时,我的感受一样,当时我也不相信,我想象不到。”

因为中共一直在掩盖真相、篡改历史,共产党希望让时间抹去一切真相和记忆。刘建说,2000年后20岁以下的孩子对这些历史一无所知,“我们作为中国人,作为亲历者,有义务告诉人真相,要让后代知道真相。不能抹掉历史!没有哪一个政府能抹掉历史。”

“出来两年后,看到海外的自由资讯,我才醒过来。”刘建说,“今年初知道是六四30周年,才想起来有这些照片,之前都忘记了。所以,今年才从国内把照片弄出来。”

“我真的万幸我有这些东西,这些历史的东西应该发挥它的作用。用网路语说就是‘有图,有真相’。”

刘建说,“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一切,觉得好在我有这些照片,可能这些图片在共产党倒台后建纪念馆,更多的人能看到,能了解到那段历史。”

刘建希望与中国人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能够跟中国人产生共鸣,使人思考。“所以说,互联网一旦放开,共产党的谎言就垮了,就破了。它就是谎言治国。”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现场。(Jian Liu提供)

1989年6月,中共出动坦克、装甲车、冲锋枪镇压了要求中共反贪污、实行民主的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运动,令世界震惊。2014年美国白宫解密文件显示,六四期间,死伤民众高达4万人,其中约有10,454人死亡。中共当时将民众的和平抗议活动诬蔑为“反革命暴乱”,并否认军队开枪杀人,至今仍然封锁真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毕倩、何坚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