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拭目以待看大戏!外汇储备的不可描述… 补贴惊人 比亚迪盈利超四成靠它

纽约时报消息,中共拒绝在美中贸易谈判中回应美国关切的网络盗窃和产业补贴问题,中共对产业的补贴可能依然会存在。中国大陆汽车起义比亚迪盈利超四成都靠政府补贴。另外,一份报告显示,“一带一路”已经上马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的确缺乏可持续性,让借债国家和中国纷纷背上债务负担。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底,这几家银行的美元债务总额超过了美元资产总额。2019年就是验证外储成色的试金石,也是考验汇率的试金石,拭目以待看大戏吧!

大戏!关于中共外汇储备的不可描述……

据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底,这几家银行的美元债务总额超过了美元资产总额,这与几年前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2013年,这四大行的美元资产总额较美元负债总额高出约1250亿美元,但现如今,它们欠债权人和客户的美元数额已超过别人欠它们的美元数额。

而其中又以中国银行情况最为糟糕。中国银行持有的美元净资产规模一度比其他任何一家国内银行都多,但到2018年底,该行美元债务较美元资产多出约700亿美元。

这意味着,就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美元资产负债表来说,已经出现了资不抵债的情况。而不管是墨西哥金融微机还是东南亚金融微机,基本都是从外债无法偿还开始的。

署名“冷思维”的财经文章分析,有人说,不是有央妈吗?不是有印钞机吗?请注意,央妈的机器只能印「红币」,是绝不能印「绿币」的。遗憾的是,外债债主基本都是不收红币的,毕竟在国际上不好使,而且红笔印多了,贬值得更快,坏债的压力也会更大。

有人说,那就请央妈帮忙还绿币嘛!确实,央妈的外储还是有不少的,但是基本上都是账面上的,比如1万多亿的美债,基本上是属于人民民币印钞的抵押品,是不能轻易抛的。比如说1万多亿的外储,基本是外资企业30年在大陆投资的本金和利润,也是不能动的。还有数千亿援助俄国、委内瑞拉、非洲、伊朗、巴基斯坦等兄弟们的友谊费,大部分基本是有去无回的,比如委内瑞拉的600亿美元。所以除去这些,基本上可动用的美元不过4000亿左右。而这些手头的流动资金是需要用来购买粮食、晶元、发动机等战略物资的。

目前官方公布的外债,包含政府债券和企业债,是1.9万亿美元,这一数据非常非常保守。日本大和证券估计,如果计算官方未列入计算的项目,中国的外债可能高达3至3.5万亿美元!

就算以1.9万亿外债计算,这意味着中国3万亿外储中,首先要减扣1.9万亿外债。况且,62%的外债为风险很高的短期外债,也就是说今年必须至少偿还1.2万亿美元的外债;其次,外债增加速度异常迅速,2018年以来增加了14%,如果从2017年来看增加了35%。

四大行、房地产企业和阿里、腾讯等民企巨头,都是发债的主力军。大量的债务到账后基本都纳入了外储的统计口径,这才是这两年来顺差不断萎缩,但是外储不降反升的主要原因。

中国企业的不公平补贴难解决;比亚迪盈利超四成靠它

《自由时报》5月3日援引纽约时报消息报道,周四(5月2日),美国商会表示,中共拒绝在贸易谈判中回应美方一再强调的网路盗窃及产业补贴问题,而是坚持在另外的论坛上加以处理。

纽时报道称,预计美中贸易协定将要求中国加强对智慧财产权的保护,扩大汽车、银行、保险和证券的市场准入,提高货币管理的透明度,购买更多美国黄豆和天然气等商品。但美中协定不太可能解决美国对中国产业政策的担忧,例如中国政府对产业提供的补贴。

美国全国商会执行副总裁布列恩(Myron Brilliant)指出,协议文本预计将包括一些关于补贴透明度的措辞,指的是中共向美国披露其行业补贴情况。

美国商会中国中心主席王杰(Jeremie Waterman)则表示,虽然谈判代表在解决国家层面的补贴取得进展,但在解决“中国制造2025”方面,在省级和地方层级的补贴仍存在问题。

陆媒《经济观察网》4月30日报道,4月29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期公司营业收入303.04亿元,同比增长2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50亿元,同比增长631.98%,扣非后的净利润也实现了225.4%的同比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比亚迪2019年第一季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3.31亿元,占净利润(7.50亿元)比例为44%。

报告称“一带一路”很多项目难持续;形成债务负担

美国之音报道称,一份报告显示,“一带一路”已经上马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的确缺乏可持续性,让借债国家和中国纷纷背上债务负担。

这份由美国知名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发布的报告认为,一些以自然资源作抵押的借贷项目在实际操作中并没有成为北京得到借贷国偿还债务的有效保障。

委内瑞拉以石油作抵押的贷款项目就是例证之一。在乌克兰以农作物作抵押的项目中,北京最终选择国际仲裁,而不是没收乌克兰的作物,原因是缺乏执行能力。

但即使是这样,西方分析人士仍然担心,中共不够严格的国际放贷行为反而会加剧债务问题,因为这会导致没有经济意义的项目上马,并催生腐败。

荣鼎集团的报告显示,“一带一路”项目中很多债务减计都是在未经正式谈判的情况下作出的,意味着债务减免的目的并不是从经济角度出发,而是为了获得政治优势。报告说,北京通常单方面同意取消债务国的部分债务,即使有时几乎没有出现债务国发生财政吃紧的迹象。

荣鼎集团的报告认为,“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方向仍不明朗。随着中共在全球经济力量的拓展,一种可能是中共会对未来的国际融资项目设定更为苛刻的条款,而另一种可能则是放弃还款条款中有关扣押资产的要求。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