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次子涉足中共监控技术 拜登被批不适任总统

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及其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与中共的关系以及投资中国监控技术公司,近期引发热议。一调查记者说,拜登“会向外国势力妥协,不适任总统”。

拜登护子曾威胁乌克兰总统解雇检察官

福克斯新闻报导,拜登已宣布争取民主党提名参选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其次子亨特支持的投资基金是中国一家监控技术公司的幕后金主之一。

拜登儿子亨特在前奥巴马政府应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东部之际,成为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瑞斯玛(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会成员。据了解,在乌克兰调查布瑞斯玛是否涉及腐败行为时,拜登曾威胁乌克兰总统解雇一名负责调查的检察官。

“拦截”(Intercept)网站报导,过去十年,亨特的投资触角延伸到中国。根据中共官方记录,亨特是私募股权公司渤海华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简称BHR)董事会成员。

BHR是旷视科技(Face++)的重要投资人之一,中共资助建立Face++移动电话应用程序,用来大规模监视人民,包括在新疆的维吾尔人。

调查记者:拜登不适任总统

调查记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深入调查拜登家族与中共政府的商业交易后得出的结论是,拜登“会向外国势力妥协,不适合担任总统”。

施韦泽指出亨特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属中共政府的一个部门)获得了10亿美元资金,与前国务卿约翰・克里(Christopher Heinz)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创立BHR。

福克斯新闻节目主持人史蒂芬・希尔顿(Steve Hilton)表示,拜登是“不折不扣的内部腐败人士”。

“中共对美国的威胁大于俄罗斯,而拜登与中共的关系,……更令人担忧。”希尔顿补充道。

拜登2013年 访问中国大陆或为私利背弃盟国

希尔顿回忆起拜登以副总统身份在2013年12月访问中国,当时随行的亨特,正在与好友也是商业伙伴的海因兹(Heinz Ketchup家族财产继承人,国务卿约翰·克里的继子)一起筹建BHR。

当年虽然有东海争议,但是拜登在与中共领导层会面时语气温和,释出善意,令东海区域盟友(如日本)极度失望。希尔顿认为,当时拜登的脑海中,除了全球权力平衡之外,可能还盘算着其它问题,比如亨特在中国的商业交易。

巧合的是,在拜登离开中国后十天,亨特与海因兹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与中国银行签署了一笔10亿美元的独家协议,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创建了BHR。

施韦泽在其著作《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揭露这些利益冲突。他在书中写道:“中国(中共)政府实际上是在资助由华府两名强大决策者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这就是名符其实的向外国势力妥协的情况。”

媒体主持人:拜登出身蓝领却沦为中共傀儡

“拜登显然疼爱孩子,并且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我也是如此”,希尔顿在节目中说,“但是,在担任副总统时,不能因为要帮儿子赚钱,就支持美国敌人的立场。”

希尔顿认为,拜登在美国劳工和捐赠者之间,选择了捐赠者,在美国工薪阶层和中国(中共)政权之间,选择了中共。

“拜登可能是一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镇的蓝领男孩,但是他最终却沦为北京的一位沼泽傀儡。

“乔・拜登成了‘乔・中共’,他绝对不能再被允许接近白宫。”他说。

拜登称中共不是竞争对手川普批“太天真”

5月1日,拜登说:“中国(中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拜托!”

“事实是,它们(中共)搞不定在南海和西部山区的巨大分歧,也搞不清楚要怎么处理体制内的贪污。它们不是坏家伙……它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拜登说。

拜登之语引起同党竞争对手的批评,表达参选意愿的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发推文说,自从2000年与中国达成其入世双边协议后,美国已流失了300万个制造业工作。

反对该协议的桑德斯继续写道:“推定中国(中共)不是我们主要的经济竞争对手之一是错误的,在我们入主白宫后,我们将调整贸易政策。”

对拜登的此番言论,川普表示,拜登称中共不是问题,实在太天真,非常愚蠢。

美国国防部负责亚洲政策助理副部长的兰德尔・施里弗(Randall Schriver)5月3日在一次简报会上说:“(中国)共产党正在利用公安部队,在‘集中营’对中国穆斯林进行大规模监禁。被拘留的穆斯林人数可能接近300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