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林彪没有死党 他自己就是毛的死党

最信任的人出了问题,老人家很尴尬嘛。所以主席表面上很旷达,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嘛,其实心头受到重创。历次被他打倒、整死的老干部,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反对他,要背叛他的,彭德怀至死都强调,我没有反对毛主席。而林彪对毛确有看法,笔记中称他为“老东”,说他一贯功劳归于自己,错误归于别人嘛。乳臭未干的林立果,竟直接对他动了杀心。刘少奇只是与他政见不同,从不敢公开批评他,而林立果主持的《571工程纪要》直接骂他是秦始皇、绞肉机、B52。

眼看又到“9.13”了。这两天血压比较稳定,和同志们谈谈林彪事件。42年了,今天看,这是一件大冤案嘛。

党内斗争林彪下场最惨

平反冤假错案,和改革一样,容易的早就平了,剩下的都是难平的。不算1979年以后,之前的冤案,至今没有平反的还有两个,一是高饶反党联盟,现在看,哪有什么联盟嘛,反高岗的倒是有一个联盟,刘、周、陈、邓嘛。第二个就是林彪反党集团。林彪和他手下的黄吴李邱,其实都是正常的工作关系,这么多年过去,没有发现政变的证据。所谓反党集团是捏造的嘛。

高岗与林彪很有渊源,115师就是红一方面军加陕北红军嘛。解放战争在东北,两人也配合默契,林彪会打仗,高岗善于组织后勤保障、搞经济建设,两人惺惺相惜嘛。高岗和彭德怀关系也很好,彭德怀说抗美援朝的胜利主要靠了两个麻子,一个高麻子高岗,一个洪麻子,就是志愿军的后勤司令洪学智嘛。后来高岗挨整,林彪、彭德怀心有戚戚,但毛主席吹了风嘛,所以都不再为高说话。六年后就轮到彭德怀倒霉了嘛,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被打成反党集团,林彪也上山批彭嘛。再过十二年,林彪也倒霉了,下场更惨,尸骨无存嘛。中国人形容下场最惨的有两句话,一句是“死无葬身之地”,二是“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这两条,林彪全占了嘛。一家三口,死在异国他乡,尸骨不全,惨绝人寰嘛。

林彪对党的功劳最大

军事将领中,林彪对党的功劳最大。主要体现在两个历史阶段,一是长征,他率领的一军团,对于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居功至伟,当然这时彭德怀也有大功嘛。二是占领东北,这对于我党夺取全国政权是决定性的。七大选出11名政治局委员,派去东北4个,陈云、彭真、张闻天、高岗,可见这个宝押得有多重。林彪这时只是中央委员,彭真是东北最高首长——东北局书记、东北联军政委,但后来局面不利嘛,毛下决心易帅,把东北交给林彪,任命他做东北局书记、东北联军总司令兼政委,彭真成了他的副职。这个决策在今天很难想象嘛,用一个中央委员当书记,用政治局委员当副书记。这就是战争年代,夺取胜利是第一位的,其它顾不了那么多嘛。事实证明,主席的这个宝押对了,林彪不负重望,拿下了东北,建立了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挥师百万大军入关,一直打到海南岛。

古语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林彪真正做到了这一条。东北战场,他干纲独断,谁的帐也不买,甚至在战略上坚持自己的判断,给中央发报说“请主席头脑清醒思考之”。这样的话,连彭德怀也不敢讲嘛。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美军仁川登陆,金日成招架不住,向主席求援。主席召集政治局会研究出兵,大家都不赞成。林彪明确反对嘛。主席心中的挂帅人选,第一是林彪,第二是粟裕,结果这两个人都称病。这件事主席对林彪产生了成见,多年后还说“给林彪发了转业费”嘛。

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要与主席分出是非曲直,这就犯了主席的大忌;而林彪在关键时刻,始终维护主席的威信,是毛的铁杆粉丝嘛。1958年主席头脑发热发动大跃进,造成大灾难,1959到1961年,农村饿死3000万,城市经济也出现严重困难。主席一看事情搞砸了嘛,宣布退二线,把刘少奇推上一线,1959年第二届全国人大,刘当选国家主席,从此中国两个主席并列嘛。经过三年整顿,实际上全面纠正了毛的大跃进错误,经济有了起色,建国以来第一次执政危机,成功化解了嘛。

七千人大会林彪保驾有功

按照党章,1961年应该召开党的九大了,但这时开九大,主席能不能保住领袖的位置,至少毛自己没有把握嘛。林彪笔记中分析毛,“他最大忧虑在于表决时能得到多数否”。从1961年1月开过八届九中全会后,五年里没有开过中央全会,更不要说党代表大会嘛。工作怎么布置呢?主席很聪明,他不开有法律效力的代表大会、中央全会,而是开“中央工作会议”。我们党历史上最有名的中央工作会议,要数1962年春节期间在北京开的“七千人大会”。全国的县委书记、厂矿书记都来了嘛。刘少奇作报告,反思三年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还说,过去总讲成绩是九个指头,缺点是一个指头,这次恐怕要反过来。彭真也说,毛主席有错误,也要检讨。关键时刻,林彪出来保驾嘛,他在大会上发言说,毛主席最实事求是,总是离实际不远,总是八九不离十,过去几年我们遇到困难,是因为没有按毛主席的意见办。主席带头起立鼓掌,说“讲得好”,还叫他整理成文章,发给全党学习。这次保驾,对主席至关重要嘛。毛四年后拿下刘少奇,决心也来自这个时候嘛。

主席发动文革,最坚强的盟友是林彪。主席有30年没有穿过军装了,1966年却穿上新军装,表明了他要依靠军队嘛。林彪1959年主持军委后,把军队变成毛卫队嘛,树立一个榜样叫雷锋,核心不是什么做好事助人为乐,而是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嘛。没有林彪,毛很难发动这样一场颠覆全党的政治运动。

林彪难逃兔死狗烹

李锐同志说过,毛主席最喜欢两个人,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林彪。这是很准确的。但再喜欢,也是工具,一旦用不着了,或者刺手了,就兔死狗烹嘛。九大以后,刘、邓、周的势力都受到致命打击,毛威望空前,成为红太阳,这个时候,林彪的抬轿子,没有太大意义了嘛。张春桥、姚文元比林彪更有理论高度,是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衣钵传人嘛。林彪对文革不理解,对文革派看不惯,党内军内威望也太高,这些都给他留下祸患。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讲话暗批张春桥、姚文元,开始主席不以为意嘛,后来各小组讨论一呼百应,张春桥和姚文元跑来求救,抱腿痛哭,把主席的裤子都弄湿了嘛。主席暗暗吃惊,林彪的势力超过了当年刘少奇嘛。这个时候,毛对林彪警觉了,不舒服了,想修理他嘛。但主席是策略大师,他写了一篇短文说“我和林彪同志一致认为”如何如何,麻痹林彪嘛。林一方面觉得毛出尔反尔,耍弄自己,心里有气,但又被毛迷惑,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拒不出席批黄吴李邱的“华北座谈会”,也不给毛写检讨。在党内,从不检讨的只有毛和林彪二人嘛。而主席特别喜欢别人写检讨,不仅高级干部,就连身边的警卫、护士出了小错,都要写检讨书,有时一次还不行,要反复检讨多次。在他看来,写检讨体现了一种思想上的臣服,检讨书放在保险柜里,就是一个把柄,什么时候要搞倒你,把检讨书公布出来就好了嘛。邓小平为了出来工作,向主席多次写检讨,毛后来允许他恢复工作,但前提是把邓的检讨书向全党公布了,里边说“永不翻案”等等,成为邓的紧箍咒,一直到死,他都不敢做赫鲁晓夫的报告嘛。

1971年五一节,林彪拒绝上城楼,周恩来亲自打电话,再三哀求他才出来。和主席坐在一张圆桌,两人互相不理睬嘛。没有几分钟他就回家了。后来他求见主席,主席就是不见嘛。直到这个时候,恐怕主席还认为林是个“娃娃”,没当回事。7月主席开始南巡,一路讲党史,讲纪律,旁敲侧击,一贯手法嘛。这个时候,林立果想暗杀毛,但也只是纸上谈兵,没有具体实施。后来传达文件说暗杀计划被毛挫败,不是事实嘛。

最诡异的,是林彪女儿林豆豆居然成了周恩来的卧底。我党的情报工作有光荣传统。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傅作义、陈布雷的女儿都是中共党员,关键时候发挥重大作用。这个法宝保留到建国之后,各领导人的秘书、司机、厨师、警卫都由中办安排,等于是中办的眼线,一举一动,主席都能了如指掌嘛。直到主席死后,李先念去玉泉山找叶帅谈话,叶帅都要打开收音机,就是防窃听嘛,可见他对身边环境警惕到什么程度。林豆豆爱父亲,痛恨母亲和弟弟,总理大概利用她这一点,要她保护林彪,有情况就要向中央报告。叶群、林立果商量事情都背着豆豆,让豆豆更加怀疑。其实没有豆豆报告,中央警卫团也早收到密令,对林的一举一动严密监视嘛。

“9.13”坠机没有悬疑

总理接到林豆豆报告说林彪要跑,打电话问叶群调专机干什么,让林立果和叶群惊惶失措,9月12日毛提前回到北京,在丰台又找人谈话,风声传到林彪那里,林立果和叶群更慌乱了,他们心里有鬼嘛。刘少奇没有二心都死那么惨,我们可是真正有二心的,一旦被主席发现,那还了得嘛。他们动员林彪跑,林彪并不情愿,但吃了安眠药,判断力与行动力都有问题,帽子都没有戴就跟着上车了,57号文件说“仓惶出逃”嘛。林豆豆后来一直坚持林彪是被林立果和叶群劫持走的,因此受到周恩来严厉批评,还坐了几年牢嘛,但她至今还坚持这个观点。

林彪的飞机究竟是如何掉下来的,版本很多。主要是我们信息不透明,官方说法缺乏公信力嘛。但这些年出版了许多著作,包括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都在香港出了回忆录嘛,应当说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特别是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当时都在一线处置,最了解情况,导弹击落的说法,子虚乌有嘛。苏联发射导弹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黄吴李邱都是9月24日才被捕的,之前一直参与军机,这时蒙古使馆工作人员已经看了现场,拍了大量照片送回国内,如果飞机是被击落的,当时就会有判断,但黄吴李邱也不知道有苏联导弹这回事。看来迫降失败坠毁,还是很可能的嘛。

有一种说法,说从黑匣子中听到飞行员潘景寅与地面的对话,论证飞机原来要飞广州,潘受汪东兴的指使,偷偷改变了航向,绕向北方,这是无稽之谈嘛。256号飞机的黑匣子至今被俄国密藏,中国怎么可能解读?如果当时有通话,吴、李都在空指,怎么会不知道?况且林彪警卫秘书李文普证明,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听到后边坐的林彪问:到伊尔库茨克有多远?可见预定的目的地就是苏联。从林彪特别是叶群和林立果的心理来看,既然逃了,就要逃到毛的控制范围之外,否则有何意义?王立军都明白这个道理嘛,林彪怎么会不懂?

林彪没有死党,他自己就是毛的死党

说黄吴李邱是林彪死党,广州军区也是林彪死党控制,都是瞎编嘛。林彪哪有死党?林彪本人就是毛的死党。空军司令吴法宪是林彪一手提拔的,得知林彪飞走后,他积极向周恩来建议派歼击机打下来嘛。海军政委李作鹏被指控放走林彪,事实上是周恩来一直不下命令封锁山海关机场,李作鹏说,只要封锁机场,十个林彪也跑不掉。他在牢里想了十年才明白,毛和周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他不跑嘛。总后部长邱会作,长征前负责掩埋物资,干完后差点被组织灭口,是周恩来救了他。黄吴李邱都是毛的信徒,周的粉丝,四个人都不知道林彪要逃,如果他们知道,没有一个会跟着走,在毛与林之间,他们只会选择毛。

主席的嫡系思想很重,他的嫡系就是“双一”嘛,红一方面军的红一军团。双一是主席从井冈山带出来的部队,是最亲的亲兵。黄吴李邱都是双一出身。而林彪是双一的代表,红一军团的创始军团长。历史上我军有四个山头嘛,朱毛的一方面军,贺龙、萧克的二方面军,张国焘、徐向前的四方面军,刘志丹、高岗的陕北红军,陕北红军后来合并到红一。长征后红一方面军只剩下五千多人,加上陕北红军共二万人,改编成115师,林彪当师长;二方面军二万人,改编成120师,贺龙当师长;四方面军经过长征和西征消耗,剩下的二万人,改编成129师,刘伯承当师长,原来的统帅徐向前,只是副师长。一、二、四方面军这三大山头,一直延续到文革,说到军队干部,首先要问是哪个方面军的。建国后几十年,主席一方面重用“双一”将领,他也懂得牵制的重要,有意用了一些四方面军的人做大军区司令,如武汉军区陈再道、南京军区许世友、沈阳军区陈锡联、北京军区李德生等,让这些人心怀感激,更懂报效嘛。林彪事件后,主席对“双一”不再倚重,反而重用四方面军的李德生、陈锡联。

最信任的人出了问题,老人家很尴尬嘛。所以主席表面上很旷达,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嘛,其实心头受到重创。历次被他打倒、整死的老干部,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反对他,要背叛他的,彭德怀至死都强调,我没有反对毛主席。而林彪对毛确有看法,笔记中称他为“老东”,说他一贯功劳归于自己,错误归于别人嘛。乳臭未干的林立果,竟直接对他动了杀心。刘少奇只是与他政见不同,从不敢公开批评他,而林立果主持的《571工程纪要》直接骂他是秦始皇、绞肉机、B52。我相信主席看《571工程纪要》时,肯定有三国王朗的心情嘛。所以林彪事件之后,主席又惊又气又羞又悔,急火攻心,七二年一月,肺心病发作,突然休克,几乎一命呜呼。虽然抢救回来,但元气大伤,从此健康每况愈下。那个自信、潇洒、谈笑风生的毛泽东消失了,变成多疑、易怒、伤感、衰老的老人家。

林彪事件宣告文革破产

1971年的9.13,对中国可以说是天崩地裂。它在事实上宣告了文革破产,毛失去了最忠实、最可靠的盟友,也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面前出了大洋相嘛。毛自己深知这一点,要求对他的个人崇拜降温。文革中兴起的早请示、晚汇报停止了,各地的主席塑像大部分拆除了,一大批将帅恢复工作了,毛主席像章也不用戴了,只有总理,一直戴到死嘛。

从表面上看,林彪集团与江青集团是对立的,但江青背后是毛,江青的主张就是毛的主张。所以后来江青受审时说,我是主席的一条狗,并不是乱说的嘛。林彪找陈伯达起草九大政治报告,提出要发展生产力,被毛否定。林彪同情周恩来,曾要求军队系统支持总理的工作,九大后的政治局,一多半都是军人,大都很尊重周恩来嘛。林彪死后,军队系统对江青集团的权力制衡被打破,王洪文被作为接班人调入北京,十大成了副主席,四人帮正式形成,周恩来的日子从此更难过了嘛。他虽然跃升为党内二号人物,但这是最危险的位置,刘少奇、林彪的下场放在那里嘛。所以周恩来事实上成为四人帮,也就是主席的打击对象,这都是后话了。

文革十年,林彪事件恰好处于中间,前五年可以说是狂热发烧,后五年逐渐降温。林彪对文革是有责任的,首先他做了毛的坚强后盾,其次是把毛捧上神坛。在中国大历史上,他充其量是杨秀清、石达开,不大可能得到正面的评价,但对我党来说,他真是一个大功臣。党内不给他平反,让四野的干部寒心嘛。四人帮被抓后,黄吴李邱以为平反的时机到了,说我们一直和四人帮做斗争嘛,结果不但没有平反,还被送进了秦城,之前在北京卫戍部队监护,基层干部都很客气,现在正式成为囚犯,还要和四人帮同时受审。

权力中心就像绞肉机

林彪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人生的跌宕起伏嘛。林彪1907年出生,18岁考上黄埔四期,20岁参加南昌起义,23岁当军长,25岁当军团长,30岁任115师师长,指挥平型关战斗,39岁成为“东北王”,42岁成为“中南王”,48岁授元帅衔,51岁成为党的副主席,58岁被确定为毛的接班人,64岁葬身蒙古荒漠。林彪受过枪伤,身体不好,他也深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建国后以养病为由,蛰伏了十年。但毕竟是凡人嘛,按捺不住,想在政治舞台的中心表演一番,结果折戟沉沙嘛。

回头看这些开国将帅,凡能超脱的,或者早早就被边缘化的,都以高寿善终嘛,像朱德、徐向前、刘伯承、聂荣臻、叶剑英。原二方面军创始人萧克,只授了上将衔,1958年被彭德怀批判后赋闲,他与林彪同年生,但活到2008年,享年101岁,写了部长篇小说,得了茅盾文学奖嘛。而处于权力中心的,都被整得七荤八素,像彭德怀、贺龙、陈毅、罗瑞卿。风流上将黄永胜,建国后一直在广州军区,司令员当得好好的嘛,杨成武下台后调进北京任总长,主席对他极为器重,秋收起义的子弟兵嘛,筹备九大时让黄永胜参加人事小组,还提名他进常委,其中不排除有拉拢他牵制林彪的考虑,可以说一时风光无限嘛。可是不到三年,就关起来了。1981年公审后假释,已经是肝癌晚期,医院住了两年就死了。比萧克少活了30年。所以呀,权力中心固然风光,但也很危险嘛,在阶级斗争年代,就像林立果说的,权力就是一架绞肉机,今天绞别人,明天自己就被推进去了嘛。

我戎马一生,没有多大功劳,也没有多高的权位,但能坐在历史舞台下边观看一幕幕活剧,就很幸福嘛。现在除了血压高一点,没有其它毛病嘛。争取向萧克同志看齐,活到100岁嘛。

2013-09-16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