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公子沈:共产党员分析共产党不可信 一切不久即见分晓

——改革开放前后两代中国人的命运

《桃花扇》中有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一代人从小到大见到的,天天都是“起朱楼”和“宴宾客”,全都是“越来越美好”和“越来越富裕”。现代化都市中的高楼、轻轨和小资场所目不暇接,使他们对自身与世界的认知陷入到盲目的乐观当中。正是基于他们的乐观判断和成功学训练,他们不再像上一个世代处处求稳,宁肯拒绝铁饭碗,去追求自己的岁月静好和小确幸。

最近我的微信公众号“北美最前线”被封,早已在我预料之中。

我自己肉身已经离开中国,留下了我的读者们,好自为之。

我的大多数读者都属于城市中产,而城市中产将是大时代变迁中最容易受益、也最容易倒霉的群体。

可惜的是,能够有居安思危意识的人只属于极少数。从历史上看,大多数人都将成为时代的炮灰。

我粗略将这些人分为两个世代:

旧世代:50年代至7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

他们在建国后出生,从小受到又红又专的教育,完全接受官方意识形态建构,相信宣传口号,喜欢看新闻联播。

由于他们亲身感受到改革前后的巨大变化,所以认为已经走上正轨,对未来充满希望,内心有一个“强国梦”。

他们以过来人自居,多少都经历用粮票换口粮的日子,用他们的话说:“以后生活再差也不会比过去差”。

他们大多在体制内工作,比如国企、央企、科教文卫、机关公务员等等,多多少少受惠于体制,所以倾向于维护体制的稳定,绝不希望他们的既得利益受到任何伤害。

即使有些人后来在80、90年代下海经商,也仍然要依靠体制发财,属于半红顶暴发户,思想根基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多了一点投机性。

新世代:80后、90后和00后。

这代人在改革年代出生和长大,他们的人生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时代的波涛巨浪。

《桃花扇》中有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一代人从小到大见到的,天天都是“起朱楼”和“宴宾客”,全都是“越来越美好”和“越来越富裕”。

现代化都市中的高楼、轻轨和小资场所目不暇接,使他们对自身与世界的认知陷入到盲目的乐观当中。

正是基于他们的乐观判断和成功学训练,他们不再像上一个世代处处求稳,宁肯拒绝铁饭碗,去追求自己的岁月静好和小确幸。

他们的社科学识停留在中学课本的水平,再加上城市独生子女的优越感,他们误认为,他们所享受到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越来越蓬勃的经济和越来越强大的祖国,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不会有任何意外。

他们之所以相信世界上存在着所谓的“中国道路”,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本身正是“中国道路”的产物。

他们部分接受了旧世代的民族主义情绪,为《战狼》欢呼,甚至愿意加入抵制乐天的行列,但同时又无法割舍留学镀金、外企待遇、进口汽车乃至苹果手机的诱惑。

他们相信走捷径也能成功,不用付出多少成本也能获得很大的回报。

而伴随他们成长的祖国,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短短的四十年间一飞冲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超越了拥有上百年积累的欧美世界。

在这一代人的字典里,没有危机,没有战乱,没有饥荒,没有屠杀,他们似乎活在电影《小时代》里。

他们能想象到的“负能量”,顶多就是办公室里的心机婊和不要轻易去搀扶的街头老头老太太。

他们当中还有极少数年轻人比较好学、善于批判性思考,认为经过自己苦口婆心的规劝与谏言,中国在不断富裕的同时,还将逐渐改好,最后与欧美价值观同步,打造出一个接受普世价值的公民社会。

总之,一些人既想收获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又拒绝资本主义的种子和基因;而另一些人看到了资本主义的一部分文明成果,幻想能够反向挖掘出资本主义的种子和基因。

可惜他们都是徒劳的,都属于“走最短的路,最后无路可走”。

披着羊皮的狼,披多久也变不成羊,最终还是会被戳破;在沙土上盖楼,房屋装修的再豪华,也只会是昙花一现。

以上这两个世代,虽然有如上的差别,但是他们都属于城市中产的代表,殊途同归。

他们是大厦将倾时被牺牲掉的同一拨人,与时代一同潮起潮落。

最后,我想回答一下来自三四线城市社会底层的问题。

我想说,面对无产阶级同胞,我给不出好的建议。

他们大多是农村出身的大中小城市打工仔,除了老家的留守儿童和老人,几乎一无所有,没有什么资本可以失去的。

对他们来说,与其苟活在透不过气的制度之下,换一个天地未尝不可。

在乱世中,社会底层的一些人反而有机会出头。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够狠、抱团、要钱不要命,再加上运气好。

从底层直达龙椅的,也许只有朱重八、李闯王等少数几个人,但是靠两把菜刀做到开国元勋或称霸一方的,就远不止贺龙和张献忠了。

最后我想说,我写的不是宿命论,更不是末日论,而是在分析时代演化过程中的可能路径。

能够“眼看他楼塌了”的人,一定是跳脱出了时代羁绊和束缚的人,而不是正在宴席上欢笑的宾客。

正如所有以共产党党员或体制内公务员的身份,对共产党进行评价与分析的人,几乎都不可信。

站在更远的视角来审视,40年的改革开放扭转不了3000年的历史逻辑。

只不过40年的高楼宴客太过真实,以至于大多数人都在这昙花一现的美梦中迷失了方向。

一切将见分晓,就在不远的将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推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