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谎言的代价超400颗广岛原子弹 造成27万癌症患者

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上百位亲历这场灾难的人,并写成了一本《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她后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书的开篇,她引用了白俄罗斯百科全书说:‌‌“今天,每五个白俄罗斯人中就有一个住在受辐射污染的地区。‌‌”这场事故中受辐射伤害最大的,除了电站内的员工,就是第一时间到场灭火的消防员。这些消防员在火场工作了5个小时。在随后3个月内,有28人死于急性放射病。这是一个关于谎言的代价的故事。

刚刚播出了第一集,豆瓣评分已经达到了9.6,烂番茄新鲜度也高达95%,可以说是口碑爆棚好评如潮。

顾名思义,本剧将围绕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故这场世纪性的重大灾难展开——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些勇敢的人们如何牺牲自己、拯救处于灾难中的欧洲……第一集就直接从核泄露当晚开始叙述,50多分钟里节奏紧凑全程高能,真的推荐大家去看。《切尔诺贝利》共5集,由《绝命毒师》导演Johan Renck执导。

从名字可知,《切尔诺贝利》讲的是1986年前苏联发生的那场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关于严重程度,我们找来一组数据:核泄漏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以上。

27万人患上癌症;死亡人数口径不一,有官方说是4千人,第三方说达到了3万-6万人。

受影响范围:前苏联西部部分地区、西欧、东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不列颠群岛和北美东部部分地区。

超过33.6万居民被迫撤离,事故发生后,这些人一度被封闭在了‌‌“平安无事‌‌”的谎言里。

谈到拍摄这部剧的原因时,导演Craig Mazin如此说道:

‌‌“在切尔诺贝利,真正危险的并不是核辐射,而是人的谎言。‌‌”

●事故的发生

时间是1986年4月26日凌晨,夜空中突然闪起一团异常的光亮。在核电站的控制室里,人们面面相觑。一个人拿出辐射测量仪,数值直接爆表。堆芯已经被完全炸开

……...

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外界依然对核泄漏的发生一无所知。赶来的消防队,以为是在救火。死神就在他们身边,但整个现场无人知晓。

●谎言赢了

官员们赶到厂长处听取事故情况汇报。厂长向官员们保证,事故已经被控制住。有人在来的路上看到不少呕吐、灼伤的人。他建议立刻开始撤离群众。

但老领导发话了:国家告诉我们情况不危险,国家的问题交给国家。对于这场戏,导演解释说:‌‌“在灾难的另一头,你看到国家仍在拒绝接受并试图压制真相。他们的第一直觉是:不要告诉任何人。那位老领导代表的是某种可以一直追溯到俄国革命的哲学。‌‌”

但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可以压制信息,但你无法阻挡核同位素。‌‌”

●谎言的漏洞

一位反应堆专家被通知加入中央任命的事故处理委员会。

他仍然被告知只产生了轻微污染,辐射只有3.6伦琴。但他说,‌‌“这已经很严重了,应该通知疏散‌‌”。这时,对方打断了他:‌‌“你在这个委员会中的作用就是应对反应堆产生的功能问题,没有其他任务。‌‌”‌‌“政策更不是你可以讨论的问题,明白吗?‌‌”

死亡来了,新一天来了。市民们依然毫不知情,他们像往常一样赶去上班,孩子们在上学路上三两成群,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们没注意到载着核物质的云朵已逼近市区。在其下方,一整片森林正快速地死去。

●都飘到瑞典了

事故发生后的很长时间内,莫斯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等到临时应急委员会来到事发地,已经是爆炸发生20小时后的事了。

普里皮亚季市离核电站最近。当天,被蒙在鼓里的市民还在庆祝五一节。有些机警的人察觉到危险,他们想要离开,却发现出城的路都设了路障,已经出不去了。直到第二天下午,市民才收到撤离通知。又过了2天,核电站方圆30公里内的居民才开始撤离。

放射性尘埃随风飘散,但苏联没有对外发出任何警报。等到事情暴露,已经是两天后了。最早察觉端倪的是瑞典Forsmark核电站。他们例行检测员工身上的辐射值时,发现了问题,并推测出辐射是从苏联飘过来的。

在外交压力下,那天晚上,苏联的电视台发布了一条20秒的官方声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一起事故,一座核反应堆遭到破坏。我们正在弥补事故造成的影响,所有受影响的人都已得到帮助,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

因为苏联政府遮遮掩掩,谣言和恐慌在国际上如病毒般传播。作为应对,苏联政府伪造了一段切尔诺贝利电站的现场视频,告诉国民:‌‌“你们看,事情根本不是西方人说的那样,切尔诺贝利一切正常。‌‌”

民众被稳住了。疏散范围也没有再扩大,停在了核电站方圆30公里。但事实上,辐射所影响的范围远超30公里,有数百万人没有被疏散,留在了污染区内。

‌‌“曾经有一个月,可以买到辐射剂量计,然后就买不到了……‌‌”‌‌“你不能写有关的报道……‌‌”有一个记者回忆当时领导对他说的话,‌‌“‌‌‘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敌人,在大海的另一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能报道好事。‌‌”

‌‌“这相当于三百五十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他们应该讲物理学,谈物理定律,而他们却反倒归咎敌国,开始寻找敌人。‌‌”白俄罗斯前核能研究所主任涅斯捷连科说道。

●谎言的代价

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电站周围30公里的地方被辟为隔离区,严格限制车辆进入。当时发生爆炸的四号机组现在被钢筋混凝土封存,下面仍有约200吨核燃料。即使在30多年后,这个‌‌“石棺‌‌”外的辐射强度,仍然远高于安全值。

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上百位亲历这场灾难的人,并写成了一本《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她后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书的开篇,她引用了白俄罗斯百科全书说:‌‌“今天,每五个白俄罗斯人中就有一个住在受辐射污染的地区。‌‌”这场事故中受辐射伤害最大的,除了电站内的员工,就是第一时间到场灭火的消防员。这些消防员在火场工作了5个小时。在随后3个月内,有28人死于急性放射病。

这是一个关于谎言的代价的故事。当一群人选择去撒谎,而另一群人选择去相信,当所有参与者都消极地传播这个谎言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谎言是可以得逞的。但真相不管这些。在最后,它还是会追上你。

HBO的《切尔诺贝利》刚出来,推荐看这本《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各种幸存者的口述回忆录。获得了15年诺贝尔文学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WeLen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