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生死兄弟情!长机顶着受损僚机 一路推离敌区

李斯纳是韩战时期的空战王牌,他的生平经历相当传奇

在韩战期间,美国空军F-86战机飞行员罗比‧李斯纳(Robbie Risner)与飞行员乔‧罗根(Joe Logan)在北韩上空作战,结果罗根的战机被高炮击中,完全丧失燃料,但是此时还在敌区上空,弃机跳伞也可能被俘!于是李斯纳将自己战机的机头顶着罗根的机尾,就这样在空中一路推着,两架战机都飞离了敌区。

航空极客俱乐部(The Aviation Geek Club)介绍这个不可思议的袍泽之情。1952年9月15日,李斯纳的F-86战机中队为一批 F-84战机进行护航,这批F-84进行对地攻击任务,袭击在鸭绿江沿岸一家化工厂,同时,李斯纳也遭遇前来迎战的中共空军MiG-15,李斯纳说,他遇到一个很强的对手,不过最终李斯纳击败了他,这是李斯纳空战生涯的第2个击坠纪录。

就在回航的战上,李斯纳的僚机,罗根中尉的F-86战机突然爆炸了,可能是在空战中受损,也可能是被地面高炮所击中,不管原因为何,此时燃料和液压油不断从洛根的战机腹部涌出,只剩下五分钟的燃料,情况不容乐观,因为此时他们仍在北韩敌区,没人知道北韩人会怎么对待被俘的美军飞行员。

1998年的空军杂志中,John L. Frisbee写了李斯纳用战机推战机的故事,这是唯一可供参考的插图。(图/Air Force Magazine)

李斯纳觉得,最接近的美军阵营是他们所在位置以南约110公里的乔杜岛(Cho Do island,现为北韩领土),当地有一个美国救援分队,然而途中有很多的高炮阵地,但是他决定赌一把,尝试一些以前从未成功过的事情。

李斯纳告诉罗根,关闭他的引擎,以滑翔的方式,罗根照做了。然后李斯纳轻轻地F-86的机鼻,也就是进气口的上唇部分插进罗根F-86的尾管中,等于是机头与机尾对接,推着罗根战机保持一定的速度。

李斯纳回忆说:「只要我们都保持稳定的飞行,理论上就能稳定的锁定在那里,但乔的飞机造成的湍流,使得我非常困难保持稳定飞行,等于一直在上升气流和下降气流之间搏斗。」

每次的颠簸,两架战机就会分离,仍然李斯纳不放弃,仍然多次对接,然而每一次接触都是一个潜在的灾难,罗根的战机持续漏油,油会漏在李斯纳的座舱玻璃上,这有点像是在一场大雾中,一辆车以100公里的速度推另一辆车,但是李斯纳更困难,那可是在飞行。

就这么一路推,真的将罗根的F-86推到了乔杜岛附近,罗根于是弹射逃身,很遗憾的,罗根还是没逃过死劫,虽然罗根是一名强壮的游泳运动员,但是当救援人员赶到他所在地之前,他被自己的降落伞缠住并淹死了。但英雄行为的衡量标准不在于成功,而在于愿意冒险去做。

李斯纳的韩战生涯期间,执行了108次任务,并击落8架米格-15,是美国空军在韩战期间第20位王牌飞行员(flying ace,击坠5架以上者)。

空军准将时期的李斯纳。(图/美国空军)

韩战之后,李斯纳持续在美国空军服务,在越战期间,驾驶F-105战机执行对地轰炸任务,1965年座机遭到击落,被俘关押在河内火炉监狱,也就是臭名昭着的「河内希尔顿」,在关的7年半期间,遇到各种非人道酷刑与折磨,只能靠信仰与对家人的怀念来支持,终于在1973年2月12日得到释放,可惜母亲与哥哥在他被俘期间过世。

李斯纳在1975年被升为准将,在内利斯空军基地担任战术战斗机武器中心副司令,并于1976年8月1日从空军退役,退休后撰写越战回忆录《昨日长夜:越战被俘7年经历》(The Passing of the Night: My Seven Years as a Prisoner of the North Vietnamese),于2013年10月22日过世,享年88岁。

文章来源:This F-86 Pilot Pushed his Wingman’s Crippled Sabre for60 Miles to keep him out of Enemy Hand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时电子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