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阿炳吸毒 因嫖娼患梅毒 因梅毒而瞎 《二泉映月》是淫曲

阿炳的眼晴不是被日本宪兵用硝镪水弄瞎的,而是嫖堂子,得了花柳病(梅毒发作)!《二泉映月》并非阿炳创作,源出风月场中婊子和嫖客调情时,唱的淫曲《知心客》!尤其不能说,1949年前,阿炳靠一把叫化胡琴,马马虎虎还能混得下去;中共一来,政府雷厉风行,严加禁毒,他抽了三十多年鸦片,难以戒绝,烟瘾发作,又无经济来源,只得自行了断……

咱们中国人编写的历史,存在着严重的“怨妇心态”,其中有一个重要特点,是想方设法将一切国民的苦难,都归罪于“日本侵略者”。其中,瞎子阿炳的故事,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记得小时候的音乐课本,是这样介绍《二泉映月》这首二胡曲子的:

“这首《二泉映月》,是无锡籍民间音乐家瞎子阿炳所写下的在日寇的铁蹄下的苦难人生”。

于是,更是有了出生于伪满洲国的日寇后代小泽征尔“跪下来听《二泉映月》”的“感人”一幕。

那么,事实上,瞎子阿炳的眼睛,到底是怎么瞎的?而“日寇”,又对阿炳实施了什么样的迫害?

我们先来听听瞎子阿炳生前的朋友——无锡人阚献之的说法。

王亚法在其文章《我知道的瞎子阿炳》一文中,收录了阚献之这样的证言:

“……舅公(阚献之)最愿意给我讲故事,讲得最多的,要算瞎子阿炳的事。他说瞎子阿炳原名华均彦,因命中五运缺火,取小名叫阿炳……阿炳长大后,因交友不慎,染上梅毒和阿芙蓉癖。他的双眼也因梅毒而失明,从此人们叫他‘瞎子阿炳’,他也乐意接受……”

可见,依据阚献之的说法,瞎子阿炳的失明,是因为感染了梅毒的缘故。我们继续往下看:

“……(阚献之说)瞎子阿炳的人缘好,敌伪时期,汪伪搞清乡,一到黄昏,城门就关闭。守门的伪军喜欢听阿炳拉二胡,所以不管他多晚进城,只要听到他的胡琴声,卫兵就出来开门,让他进城……”

于是我们进一步知道,依据阚献之的证言,瞎子阿炳不但没有受到日寇的迫害,而且还受到了日寇伪军的优待。

梳理上述阚献之的证言,我们可以总结出以下三点:

1、阿炳吸毒;

2、阿炳嫖娼染上梅毒、因此导致失明;

3、阿炳和日伪军关系不错。

这不是我冯学荣捏造的文字,这是历史见证人——阿炳的无锡旧友——阚献之的证言。

大家都熟悉我的文风,我是从来不以孤证来谈历史的。我们再来看看旧中国无锡老记者华钰麟的证言:

“……在日寇侵占无锡期间,阿炳生活上的主要来源,是依靠在通运路(俗称马路上)和北塘一带旅社中卖唱所得。每晚要到十点钟左右才能进城回家,当时的城门在傍晚七点钟便要关闭,出入城门必须持日本宪兵队发出的特别通告证才得通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只要听到阿炳琴声,守城门的日本兵便会开一条门缝让阿炳进城,有时阿炳为日兵奏一二段乐曲作为答谢,用单弦拉出一些声音,阿炳随口说一句:“谢谢东洋先生……”

这篇证言,收录在《无锡新周刊》2007年4月29日版。

我们从这位历史见证人、旧中国无锡老记者华钰麟的笔下,印证了以下的一个事实:

我们伟大的民间音乐家瞎子阿炳,和侵华日军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是相当不错的。

这还不算呢。我们再来看第三个证人的说法:已故作家陆文夫。

《苏州杂志》2010年第2期,刊登了作家冬苗的文章《陆文夫一生的“阿炳情结”》。在这篇文章中,冬苗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老陆(陆文夫)又专程去过无锡两趟,访问了崇安寺雷尊殿的左邻右舍,以及瞎子阿炳的熟人、朋友四五人……(陆文夫说)我能说,阿炳的眼晴不是被日本宪兵用硝镪水弄瞎的,而是嫖堂子,得了花柳病(梅毒发作)!我能说,阿炳爱赌博、抽鸦片,败光了香火旺盛的雷尊殿,才弄得‘赤脚地皮光’!我能说,阿炳好端端的当家道士不做,自甘堕落,偏要做讨饭叫化子似的流浪艺人!我能说,阿炳拉胡琴并非勤学苦练,只靠悟性,同一曲子,每次拉都不一样,任凭他即兴发挥!我能说,《二泉映月》并非阿炳创作,源出风月场中婊子和嫖客调情时,唱的淫曲《知心客》!尤其不能说,1949年中共占领大陆前,阿炳靠一把叫化胡琴,马马虎虎还能混得下去;中共一建政,政府雷厉风行,严加禁毒,他抽了三十多年鸦片,难以戒绝,烟瘾发作,又无经济来源,只得自行了断……”

于是,我们从这位“阿炳研究专家”陆文夫的笔下,总结了以下的几点:

1、阿炳的失明,是感染性病的后果;

2、阿炳爱赌博、爱抽鸦片;

3、《二泉映月》的雏形,是一首江苏民间淫曲。

不得不说,陆文夫的说法,正印证了前面阚献之的说法。

还不算,我们再来看看无锡籍作家许墨林所编写的《华彦钧(阿炳)年谱》,其中记录了阿炳感染性病的内容:

1925年—1928年,33岁—36岁,父亲华清和辞世。阿炳继承父业,成为雷尊殿当家。因生活失检,阿炳染上吸毒宿娼之恶习,导致经济入不敷出,双目先后失明。为生活所迫,开始走上街头,以卖艺为生。

于是,我们从许墨林这个《华彦钧年谱》,也可以得出以下的说法:

1、阿炳吸毒;

2、阿炳嫖娼感染性病、因此导致双目失明。

最后,我们来看一本由新星出版社出版、黑陶所搜集整理的新书《二泉映月:十六位亲见者回忆阿炳》,这本书收录了十六位历史见证人的证言,其中白纸黑字地记录了:阿炳失明,是因为感染性病。

如果各位没有时间细读该书,也可以读一下作家老愚所写的书评文章《“民间艺人”与“人民艺术家”的距离有多远?》。

综上所述,我们从阚献之、华钰麟、陆文夫、许墨林、黑陶等人互相印证的说法,似乎可以梳理和总结出以下的基本历史事实:

1、阿炳吸毒;

2、阿炳嫖娼染上梅毒、因此导致失明;

3、阿炳和侵华日军的关系不错。

当然,证明感染性病最权威的证据,是医院出具的验血报告,但是,历史研究毕竟与刑事侦查不同,对于历史,我们只能“无限接近事实”。阿炳的失明原因,虽然没有医学上的证据,但是,众多历史见证人的证言,其证明力毕竟是相当强大的。

由此,我们可知:我们中小学音乐教材中《二泉映月》“是民间音乐家阿炳所写下的在日寇的铁蹄下的苦难人生”的说法,是很难成立的:阿炳个人的人生悲剧,主要是因为其个人的恶习,而不是因为日寇的迫害。事实上,阿炳得到了无锡日寇的优待,这是历史见证人留下的众口一词的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们中国的教材、电影、电视、纪录片等大多数关于阿炳的宣传资料中,“性病”两个字被刻意掩埋,而“日寇”二字,则被刻意放大。因此,《二泉映月》就和“铁蹄”联系上了。

这促发我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中华民族,是否必须要对我们的后代撒谎,否则就无法生存?

冯学荣2014年2月12日草于香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