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海康威视股价暴跌 谁先知先觉套现百亿?

海康威视在中共大规模的监控系统中扮演关键角色。*

随着将被美国断供的消息出来,海康威视的股价一度触及跌停。但有多家外资先知先觉,提前卖出海康威视的股票,3天内套现8亿,然而最大的“套现王”却另有其人。

纽约时报》和彭博社先后报导,美国正在考虑切断包括海康威视(Hikvision)和浙江大华在内的5家中共影像监控设备公司的技术和零部件供应。针对海康威视的措施或将与对华为的要求类似。

5月22日《纽约时报》的消息一出来,在大陆引发又一波震动。海康威视早盘跳空大跌逾9%,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截至5月22日15时收盘,海康威视跌5.54%,报26.07元/股,市值缩水123亿。

海康威视是全球最大的视频监控产品制造商之一,也是中共图谋称霸全世界监控市场的核心要角。中共政府持有该公司42%的股份。

数据显示,境外收入也是海康威视的一大重要部分。通过天眼查查询,根据海康公司2018年财报,公司去年境内外分别实现营收356.46亿元(人民币,下同)和141.9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4.32%和24.79%。

股价一路下挫外资先知先觉

事实上,自今年4月以来,海康威视的股价一路下挫。自4月2日以来,海康威视股价已从37元/股跌至26元/股,短短一个多月之内,海康威视股价跌幅近1/3,市值蒸发近千亿。

早有资金有先知先觉。数据显示,5月17日、20日、21日,外资已经累计净卖出8.67亿元,可谓是在《纽约时报》消息出来前的精准卖出。

据悉,出逃的不止有外资。深股通资金在今年3月末持有海康威视8.79亿股,而截至5月21日,深股通资金持有海康威视股票数量减少至8.07亿股,共减少了逾7000万股。

从基金持股来看,2018年12月31日,持股海康威视的基金家数仍有605家,而今年一季度便仅剩259家;持股总数也从5.5亿股下降至4.1亿股。

然而比他们更有“先知先觉”的不是别人,海康威视的创始人龚虹嘉被称为真正的“A股套现王”。

从薄熙来手中拿下77亿大单

2001年11月,龚虹嘉出资245万元参与设立海康威视,拿到49%的股权,历任董事、副董事长。

随着中共对监控行业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海康威视也频频斩获大单,仅重庆就拿到了77亿元的大单。当时是2011年,正是薄熙来当政重庆时期。重庆也是大陆最开始进行大规模监控的城市,甚至中南海高层到重庆都会被监控。

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重庆代表团开放日上曾传出消息,重庆一次性投入170亿元建设数字化监控体系。

2011年8月9日,重庆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曾公开表示,重庆共投入近200亿元安装视频摄像头,预计至2012年将建成50万个视频镜头。

当时一度引发网民吐槽。一网友说,这跟监狱有什么区别呢?如果把这钱用在教育、医疗、老人上多好?

但后来随着2012年爆发王立军出逃、薄熙来落马事件,海康威视在重庆的这77亿元的项目进展并不顺利,大规模缩水。

不过在中共监控民众的大趋势下,这并不影响海康威视的扩张。

海康威视的官网显示,公司在中共大规模的监控系统中扮演关键角色,为中共的公安、监狱、劳教系统提供监控设备,业务包括影像分析、智慧监控系统、大数据中心、无人机侦察等等,规模庞大。2013年,海康威视曾获得所谓的“全国公安系统警用装备十佳品牌”。

记者随机打开其官方网页一篇介绍与云南监狱系统合作的文章,文章介绍:“海康威视在云南省监狱信息化建设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全省33家监狱,有近50%单位采用海康威视产品,从产品选型、方案设计到售后服务,海康威视都与用户建立了长期良性合作关系。”

海康威视与中共监狱系统合作密切。(官网截图)

近年来海康威视也逐渐拓展业务到海外市场,包括巴西世界杯足球赛、米兰的林纳特机场(Linate Airport)都已经使用海康威视的监控产品。海康威视也陆续在包括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拓展据点。

到2018年初,公司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元。

创始人成“A股套现王”

2010年5月28日,海康威视正式登陆A股。彼时,龚虹嘉持有1.24亿股,占比降至24.8%。

上市后,海康威视股东、高管迎来收获期,纷纷套现,其中又以龚虹嘉最为突出。2011年5月,龚虹嘉限售股解禁。当年8月,龚虹嘉即减持海康威视840万股,套现3.51亿元。

据自媒体“市界”公众号统计,海康威视上市截止2018年底,龚虹嘉个人通过减持股票,套现总额高达146.2亿元,被称为“套现王”。

2018年8月,《2018胡润套现企业家30强》榜单上,龚虹嘉、陈春梅夫妇以79亿元的套现金额占据第2位。同时,也是A股企业家的第1位。

“市界”去年12月31日的文章称,有意思的是,虽然龚虹嘉一路不断减持,但持股数却在不断增加。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之时,龚虹嘉持有1.24亿股。到2018年9月底,在大量减持后,龚虹嘉仍持有海康威视12.55亿股,占比13.6%,仍是海康威视第二大股东。

文章称,往往是龚虹嘉刚减持完,海康威视的大量送股又把“窟窿”补上了,龚虹嘉持股处于“常减常有”的状态。加上海康威视连年业绩高增长和股价上的良好表现,龚虹嘉在持股占比不断下降的同时,2018年以前财富规模却并未见明显缩水,甚至越来越大。

而减持并非龚虹嘉在海康威视获取财富的唯一路径。据Choice数据显示,上市至今,海康威视现金分红共计153.38亿元。仅按龚虹嘉9月底13.6%的持股计算,其累计拿到的分红也有20.86亿元。

截至2018年9月30日,龚虹嘉仍持有海康威视12.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60%。按照12月24日26.19元的收盘价计算,这部分股权市值仍高达328.68亿元。

“市界”文章称,海康威视成为龚虹嘉的“取款机”,海康威视股价“跌跌不休”,大量套现的龚虹嘉却未增持拯救股价,让普通投资者耿耿于怀之际,而龚虹嘉的投资早已走入下半场,开始寻找下一个“海康威视”。

******

海康威视只是中共大力扩大监控,在利益的驱使下制造的一个IT巨头的缩影。类似的公司还有很多。

同样制作监控摄像头的大华公司(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也在这次川普政府计划断供的“黑名单”当中。其创立者傅利泉,2002年以开发数码影像监控机为契机,开始了制作监控摄像头的事业。2017年大华的销售额为188亿元,纯利润达24亿元。

初创的人脸识别技术公司商汤科技(Sensetime),不到4年便有45亿美元的市价。

人权组织指责海康威视和大华都在协助中共迫害民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