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北京反悔谈判崩盘 英文大纪元专访揭内幕

“贸易战”,人们只注重第一个词,即“贸易”,但这场“战争”真的不仅仅关乎贸易,而是关乎我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中共所做的一切,是将自己(党文化)的影响力广泛融入到其经济学中。因此,我们在美国接收到的不仅是(来自中国的)货物,还有(党文化)理念。

6月3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史帕丁(Robert Spalding)接受了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的专访。(视频截图)

中共在贸易谈判的最后一刻,为何忽然反悔?为什么中美“贸易战”针对的不仅仅是“贸易”?中共称要停止对美国的稀土出口,是再出昏招?华尔街为何要游说美国资本投入中共金融市场?

6月3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史帕丁(Robert Spalding)接受了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的专访,他从独特的角度解答了上述问题。史帕丁曾任美国空军准将、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中国战略顾问,以及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战略规划师。

记者:让我们谈谈现在每个人都关心的美中贸易战,我们为什么要参加这场贸易战?

史帕丁:“贸易战”,人们只注重第一个词,即“贸易”,但这场“战争”真的不仅仅关乎贸易,而是关乎我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中共所做的一切,是将自己(党文化)的影响力广泛融入到其经济学中。因此,我们在美国接收到的不仅是(来自中国的)货物,还有(党文化)理念。

记者:我们会受到什么(中共带来的)危险?

史帕丁:我们的自由受到威胁,我们国家建立的原则、国际秩序规则等,正逐渐被(中共通过)全球化和互联网所侵蚀。中共明白“开放”的好处,即不仅在经济方面得到大幅发展,同时也向外推广它的“限制自由的(党文化)规范”。

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组织,实际上是与苏联和纳粹的杂交品种,当你在全球化的、互联网驱动的世界中看到这一点时,会发现,中共通过不易察觉的方式,把意识形态和经济捆绑在一起,通过(在全球)压迫自由、宗教和言论等,压制中国(中共)统治面临的任何挑战。

记者:中共代表在贸易谈判协议将要达成的时刻,忽然反悔,你怎么看?

史帕丁: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中共)已劫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利用其为自己服务。现在川普要停止中共的所为,如果从北京的战略角度来看,它们真的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进一步改革和开放。

但中共领导层却不这么想,摆在它们面前的是:是否想要走这条(更加开放的)道路。但是就像1989年6月4日那样,它们决定要采取另外一条相反的道路。

现在的川普政府强制中共执行协议,这种强制执行的结果只能是抛弃中共(体制)——因为那(中共)是你(这个协议)的敌人。所以我认为中共赌的是,通过给美国经济带来足够的伤害,让川普在2020年败选。

记者:我们看到,中共试图通过向特定地区施加压力,来影响川普的2020大选。

史帕丁:它们要影响一些地区,一些行业,你看看威斯康星州的富士康工厂,看看西弗吉尼亚州的国家天然气协议,都是中共在这些地区的经济中引入政治筹码。

它们对这些地区施压,然后说是(川普)总统的错误导致经济变糟,是(川普)总统的错误导致这数十亿美元的承诺投资无法实现。事实上,很多投资它们永远不会兑现。很多例子证明,中共同意在某些地方投资数十亿美元,都是空头支票。

记者:中共威胁要停止对美国的稀土出口,你怎么看?

史帕丁:这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可怕的错误。问题是,共产党无法自控地认为,自己受到攻击。真实情况是,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在国际社会捍卫美国人民和美国公司。中共就受不了了。

它们认为,它们就应该进入美国经济,就应该使用美国的创新技术,美国怎么敢进行捍卫?美国政府怎么敢捍卫?

我们美国想要保护自己的主权,但中共认为我们试图控制中共,或阻止中国发展,这种认识是彻底错误的。

中共的说辞是“美国正在攻击我们,因此我们必须捍卫自己”。如果我是中国人,我捍卫自己的方式是进行更大范围的开放和改革,但它们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意味着中共会失去了控制权。

因此,它们会通过更加严控来保证(政权)。想像一下,如果你把果冻放在掌心,然后慢慢开始握紧,会发生什么情况?握得越紧,果冻就会从你的手指间溢出越多。

这就是中共正在干的,它们越来越多地进行严控,实际上越来越失去了控制。如果(中国产的)稀土不进入美国,美国就会不得不寻找其它替代方法,这对中国经济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破坏中国的稀土市场。

记者:过去几十年在中共进入全球经济体系过程中,华尔街发挥了什么作用?

史帕丁:数十亿美元流入中国的房地产,还有数十亿正在流入中国A股,流入深圳和上海股市。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因为华尔街在西方资本市场兜售中国的股票和债券,他们可以从其中赚取费用。

记者:听起来,这会让川普政府更难谈妥一个公平的贸易协定。

史帕丁:确实如此,如果美国退休基金、你和我的退休金都投资在中国,那我们的养老基金就会受到(贸易争端)影响。所以,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中共和华尔街喜欢把我们的利益跟中共捆绑,这让我们更难执行贸易政策。

现在大概有数千亿美元美国资金投入中国。如果你无法验证他们(中国公司)的财务报表,那你怎么知道投资情况?我们要求(中国企业)执行规则,要求股东信托责任的透明度,但根据中共的法律规定,这些信息属于秘密,不能告诉外界。基本上这就是整个中国债券市场的情况,也是中国(中共)利用全球化的方式之一。

实际上,中共需要美元来发展经济,因为它们需要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购买资源,从事生产、制造和建设。它们如何获得美元?一方面通过向美国和其它国家出口货物,但是现在,大多数公司因关税问题,把制造业转移到其它国家。

能获得美元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就是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出售金融工具。过去,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你可以去看财务报表,了解这家公司的所有资产,从而评估自己可能遭遇的最坏情况。而最近在中国的两家公司突然损失了60亿美元,他们本来向市场报告自己手头有60亿美元的现金,突然间又说不知道60亿去哪里了。然后你问,钱到哪里去了?没人知道。我们可以调查吗?不行,这是中国(中共)的国家安全数据,你无权接触。

记者:所以你说华尔街相信了这些中国公司(具有)的价值?真难以置信。

史帕丁:你看到电影“中国骗局”(The China Hustle)中,中国企业反向并购,空手套白狼,然后卷款离开,投资者最后输得盆光碗净。西方这样的傻子(投资者)每天都有,我们之所以这么傻,是因为华尔街告诉我们,在中国投资是划算的。

记者:所以那些我们认为值得投资的中国公司,实际上没价值?这在经济方面对我们有何影响?

史帕丁:还记得阿尔·卡彭(Al Capone,20世纪20~30年代芝加哥黑手党头子)吗,他最终是如何被迫认罪的?因为那个会计破译了他的账目。

中国公司的问题是,你不知道账目是什么,即使你拿到账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就是当前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整个情况。

中共的做法是,只要你不挑战中国共产党,你就可以在自己的范围内为所欲为。在中国内部,企业竞争是残酷的,但这也意味着你只要不得罪中共,就可以逃脱责任。

这一切说明,任何法律规则、任何信托责任、任何我们认为能够基于事实作出的评估,在中共的现行制度下完全无法实现,在现行体制下将永远无法实现。

华尔街帮助中共出售(金融资产)时的说辞是,中国经济多年都是两位数增长,现在是6.5%,你在那里投资是有保障的,此外,因为它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他们还暗示中共政权会保障你的投资。

而真实情况是,中国的银行坏帐、公司坏帐太多、无力偿还,就像我说的那个收紧的拳头,我认为下一步中共就会收紧西方公司的资产,(从而导致更大资产外流)。

记者:按你所说,中共企图阻止川普总统连任,那么现在的美国政府应该怎么做,来抵御中共的干涉?

史帕丁:我认为本届政府可以做的是,解释中共的经济行为与其企图渗透整个世界的关系。美国国务院现在在谈论人权、自由、普世价值等问题,特别要求中共对新疆的维吾尔人、以及其他宗教的暴行负责,这方面国务院做得很好,但他们还没有将这与中国经济的全球化联系起来。要知道,金融、贸易、投资、移民、互联网、媒体和政治交织在一起,中共想全方位进行渗透。

中共对我们在这个国家的立国原则感到深深的惧怕,对美国宪法深深惧怕,因为宪法防止任何一个人或实体获得绝对权力。如果中国人也认同这个理念,就好像一把利刃刺入中共的心脏。因此,为了保护政权,它必须压制这些自由,不仅仅压制本国自由,也压制国际自由。要知道,美国宪法比具体的人或军队强大得多,这是一种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表明“人类需要自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徐简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