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专访“六·四坦克人”摄影师(6): 为什么全世界都喜欢这张照片

30年前发生在中国北京的镇压学生事件中,有一张照片诞生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全世界,之后成为“史上最难忘的十大照片”之一,这就是《坦克人》。本台记者采访了《坦克人》照片的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听他讲述这张照片是怎么拍摄到的,以及前后的故事。

八九“六·四”坦克人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近照。

今年是八九“六·四”30周年,在30年前发生在中国北京的镇压学生事件中,有一张照片诞生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全世界,之后更是成为“史上最难忘的十大照片”之一,这张照片就是《坦克人》。本台记者采访了《坦克人》照片的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听他讲述这张照片是怎么拍摄到的,以及前后的故事。

弱者对强者的经典故事是大家都喜欢的

据说,当时有最少五位摄影师和摄像师拍摄到了那名年轻男子阻挡中共坦克车队的情景,但是杰夫·魏德纳先生的《坦克人》是迄今为止最著名、传播最广泛、最受全世界喜爱的版本。这张照片让他获得普利策奖提名,还被《时代》杂志评为“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0幅影像”之一,被美国在线(America On Line)评为“史上最难忘的十大照片”之一。

八九“六·四”标志性照片《坦克人》。摄影师杰夫·魏德纳 Jeff Widener先生。

那么,这张照片为什么那么成功?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这张照片呢?

杰夫告诉记者,因为这张照片的内容反应了一个很经典的“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这是《旧约圣经》里的一个故事,就是一个牧羊少年大卫,打败了巨人歌利亚。少年对巨人的故事,是人生奋斗中的经典篇章,所以大家都喜欢这样的故事。

这张照片成名之后,有人会来找杰夫说,他的亲人要去世了,正在跟死神搏斗,他希望拿到杰夫的这张照片去鼓励他的亲人。

还有一个非赢利组织,也专门来找杰夫说,他们希望拿到这张照片去鼓励安哥拉的非洲青年。于是杰夫就对他们说,让他自己亲自去,和安哥拉的青年们谈谈,他也可以去那边拍些照片。那个组织就同意让杰夫飞去了。那个时候安哥拉还处在战乱中,是不让摄影记者去的,而杰夫就因为这张照片的缘故而专门去了一趟,并在那里做了很多工作。

八九“六·四”标志性照片《坦克人》的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在安哥拉。(照片由本人提供)

总而言之,《坦克人》这张照片反应的就是弱者对强者的经典的人生故事。

这张照片也帮助杰夫找到现在的妻子

杰夫说,这张照片确实给他打开了很多扇门,其中包括帮助他找到了现在的妻子。

那是2009年,也就是八九“六·四”20年之后,杰夫在北京给BBC拍一个记录片时,他在长安街上碰到了一个来自于德国的年轻女子,她当时是在中国大陆徒步旅行。杰夫就跟这位德国女孩搭讪,“你知道那张《坦克人》的照片吗?”这样通过这张照片,杰夫风趣地说,他就跟那位女孩搭讪上了。

杰夫还记得那天下雨,他们坐在一个运河边上的茶馆里,有三个女招待,外面下着阴雨,茶馆里的茶难喝极了,他们在那儿喝了5个小时的茶,他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取悦那个德国女孩。5个小时之后,杰夫对女孩说,“看来咱们有缘啊”。那个女孩就点点头说,“好象是的”。

第二年,他们就在夏威夷结婚了,后来他们搬到德国汉堡去生活。从那以后,就是他们俩人快乐的爱情生活了。

后来再到中国大陆去有麻烦吗?

再回到1989年6月的北京,“六·四”过后一个星期,杰夫就离开了北京,因为美联社北京办公室有了从日本东京来的摄影编辑来接班。

于是记者问杰夫,你当时做得那么出色,为什么他们要把你撤走呢?

杰夫说他那时其实已经是病怏怏的了,他当时得了重感冒。美联社也知道他身体不好。另外他被石头砸了头部那次,砸到神经了,他后来其实是有“创伤后综合症”的。在“六·四”那种情况下,他的同事、其他记者根本连美联社总部的批准都没有,就都拔腿跑了。杰夫是等到一个星期之后,美联社把他撤回去,同时又派了很多记者过来,有几个日本记者,几个美国记者,这样美联社驻北京的办公室可以继续工作。

那么记者又问杰夫,后来再回中国大陆有麻烦吗?

杰夫说,没有什么麻烦,但是有点不同。在他前面的旅客一般60秒钟就可以进关了,而到了杰夫这儿,总是要花25到30分钟,给他检查文件的海关官员在那儿要么笑啊,要么严肃啊,各种各样的表情要持续20-30分钟,他们在那儿查来查去的。杰夫就知道了,他们知道他是谁。

《坦克人》照片很长时间以来在中国大陆几乎无人知道而在世界上几乎无人不知

记者提到自己的经历,第一次在美国看到这张照片是在1993年,那时就意识到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是没有人看到过这张照片的,可是到美国来之后,却发现没有人不知道这张照片。于是,记者问杰夫,他怎么看待这个不同?

杰夫回答说,这个问题确实是很有意思。他记得他有一次在俄亥俄大学教课的时候,在课上有一个中国大陆来的年轻女孩,那女孩就跑来对杰夫说:“魏德纳先生,非常谢谢你!你把这张照片拍出来了,让我看到,因为我从来不知道在我的国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杰夫回忆说,他当时感到非常震惊,我对那女孩说:“真的吗!?你们都不知道!确实真地发生了这个事,我拍的是实际的情况。”

杰夫说,回头看,这件事情发生了,但是中共政府就是不承认,也不承认这件事情存在,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幼稚的看法。

杰夫告诉记者他经常随身带着一个小版本的《坦克人》的照片,他记得在拉斯维加斯碰到一个华人,他就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给那个华人看,结果那个华人一看到照片转身就逃跑了。

但是有一次杰夫在挪威度假的时候,碰到一个中国的旅游团,那个导游就认出杰夫来了,他就跟他团里的中国游客说,这个人就是拍那个《坦克人》的记者,于是那些中国游客就围过来,很兴奋地跟他一起合影。

在2008年北京办奥运会的时候,杰夫碰到新华社的一大帮记者,他们发现杰夫是《坦克人》的摄影师后,也都是兴高采烈地跑来跟他拍合照。

还有一次在美国迈阿密,杰夫碰到一群美国海军,当他们听说杰夫是拍《坦克人》的记者的时候,他们也都认出了他,然后也是很高兴地都来跟他合影。

通过亲身碰到的这些情景,杰夫说,整个世界都知道这张照片,非常非常多的人知道,所以中共政府想把这件事情埋起来,藏起来,这是不可能的。

对“六·四”学生深怀敬意

记者问杰夫,现在是“六·四”30周年纪念日,回头看看,当初有什么感想呢?

杰夫说,他在美国这里,向中国人民送来他的问候,他非常希望中国人民一切都好。他对中国有很好的印象,他喜欢中国菜,喜欢中国很多的文化,他认为中国的紫禁城简直是不可思议。总而言之,他向中国送上他最好的祝福。

对他个人来说,他还在拍照,他去年到瑞士达沃斯担任摄影记者,拍了“达沃斯论坛”,拍了川普总统。他住在德国汉堡,他也希望将来有一天,再回到中国去,在那里继续他的摄影工作。

记者又问杰夫,对于当初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北京街头的学生,走过了八九“六·四”的学生,他有什么话说吗?

杰夫说他对那些学生深怀敬意,他想起当初他躲在美联社的北京办公室里喘气的时候,那些学生在外面面临枪林弹雨,这让他感觉很惭愧。所以他要对所有在那场劫难中闯过来的,能够活过来的人,他都要祝贺他们,他要对那些学生表达他最高的敬意。

“六·四”大屠杀后,北京市民展示一张有多具被杀害的抗议者的尸体的照片。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

想拍一部关于“六·四”的电影

在记者对杰夫的采访结束后,还继续和杰夫有一个聊天,杰夫谈到一个感受说,“六·四”过去30年了,好莱坞还没有拍出一部关于“六·四”影片,原因是什么呢?他在好莱坞的朋友跟他说,好莱坞的很多制片背后都是共产党的钱,中共的钱。所以杰夫在找没有共产党的钱,他想拍一部关于“六·四”的片子。

杰夫提到,英国的第四台拍过一个虚构的故事,表面上没有提“六·四”,但是大家都知道讲的是“六·四”的故事。但是在美国,生产出这么多影片的美国,却没有一部关于“六·四”的片子。从中就可以看出来,中共对这件事情的掩盖和对好莱坞的控制有多大。

记者后记:只有看到历史中的真相才能不重蹈覆辙

也许今天你可以完整地听到这个节目,或者看到这个系列报导,您有没有想到这背后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对于希望之声这个电台来说,我们要突破很多很多的障碍,经过很多很多的坚持,走过很多的困难,才能让这个电波一直在空中为您服务,给您带来当初“六·四”的故事,给您带来关于法轮功学员的故事,给您带来很多关于人性的、关于勇气的、不为人知的故事,但是却是中共拼命要掩埋的故事。

美国有这么一句话,“真相会带给你自由”,无论是人身的自由,还是心灵的自由。追寻真相,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本能,也是我们全社会的责任,因为只有看到历史中的真相,我们才能不重蹈覆辙。

(本系列全文结束)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方偉、子涵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