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六四35周年前夕 南加州“坦克人”雕塑遭损毁

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园内的“中共病毒塑像”,两年前曾被中共特务损毁;在“六四”敏感日到来之际,园内的坦克人雕塑又被中共特务或亲共者破坏;据估计,有多人参与了破坏行动。

之前未遭破坏的坦克人雕塑,摄于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园。

据公园创办人、雕塑家陈维明描述,坦克人雕塑的炮管被折断、掉落在地,坦克上用水泥制成的编号被铲掉,“坦克人”鼻子破损;一块写有“六四”字样的大石头,也被搬到坦克人旁边。另外,在园内制作天安门题材版画的两位画家,其油墨材料也被窃。

2024年5月27日,自由雕塑公园内坦克人雕塑的炮管被折断、掉落在地。(陈维明提供)

2024年5月27日,自由雕塑公园内“坦克人”鼻子破损。(陈维明提供)

坦克人雕塑的原型,来自1989年6月5日国际记者抓拍到的“坦克人”照片:在中共军人对天安门广场“清场”、用机枪坦克屠杀上万学生与市民的次日,一名示威者在东长安街独自阻挡坦克队伍的行进。这些照片成为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标志;陈维明创作的这组雕塑,自然也成为对六四讳莫如深的中共当局的眼中钉。

破坏者先踩点 深夜团伙犯案

陈维明表示,他上周日(26日)接近半夜12点才离开公园。第二天下午他接到报告,得知雕塑被破坏。根据推测,事件发生在周一凌晨12点至早上9点之间。

回想过去几天,陈维明意识到,破坏者曾来“踩点”。当时一辆车停在园内,车内有男有女,一直在观察周遭。陈维明等人以为是游客,就上前准备询问其是否需要帮助;不料对方赶紧低头转脸、驾车离开。

“他们就是共产党雇的那些粉红吧!不是专业特务,估计是中领馆雇的留学生。”陈维明估计,有人在公园入口望风,另外几人进去作案,“如果有人进来,他们可以很快逃离”。

陈维明报警后,圣贝纳迪诺县警方赶到现场拍照并收集证据,还根据刑事犯罪调查的惯例,询问了修复雕塑的费用。另外,他也正在向FBI通报这起事件。

2024年5月27日,陈维明报警后,圣贝纳迪诺县警方赶到自由雕塑公园现场拍照并收集证据。(陈维明提供)

为防止公园在6月4日到来前再遭破坏,陈维明说,从周一开始,园内已安排义工持枪把守。

“只有中共才做得出”

在六四35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自由雕塑公园计划在周日(6月2日)举办纪念活动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届时,来自全美及加拿大、新西兰等国的众多人士都将与会。

“破坏也好,什么恐吓也好,都是蚍蜉撼大树。”陈维明说,“中共的破坏活动会影响到我们,但根本不可能改变我们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自由雕塑公园的作品会越来越多,来参观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他也感慨:“一件不会说话的雕塑,它们都要进行破坏;可以推测,对于那些能说话的人、在中国追求自由的那些人,它们的打压就更厉害。”他认为,这件事也能让海外华人、美国人进一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西方国家,哪有政府去把艺术家批评它们的东西给毁掉的?听都没听说过。”陈维明说,“只有中共才做得出这种事。”

洛杉矶中国民主平台负责人杨晓,自2019年就在自由雕塑公园做义工,对公园深有感情,听说再有雕塑遭破坏,感到很难过也很气愤。

“这座公园是我们用雕塑记录共产主义罪行的实践,是我们反抗的方式,也是我们跟自由世界对话的方式。”她说,“我们付出很多劳动,是为了惊醒世界:中共为了稳住政权,置人的生死于不顾。”

在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园内工作的义工们。(义工提供)

中共每次的破坏效果适得其反

上周六,作为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执行长、纽约州和加州持证律师的陈闯创,在洛杉矶丁胖子民主广场组织了曝光中共跨国迫害的集会。他表示,没想到集会刚结束就发生这样的事。

2024年5月25日,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在洛杉矶丁胖子民主广场举办的抗议中共跨国镇压集会上演讲。(主办方提供)

陈闯创认为,中共每次的破坏只会适得其反,“对自由雕塑公园的每一次破坏,反而会激发热爱自由的人士去支持、保护雕塑公园的更大决心,而且丝毫不会减少反共人士的抗争勇气”。

陈闯创推测,破坏雕塑的凶手可能是以下两种人:奉党国之命来搞破坏的专业打手、特务;或是被洗脑严重而自发保卫党国的粉红。他不排除是中共当局直接指使,以此来恐吓反共人士。

“当事人如果是奉命行动,那下场就和纽约刘藩、洛杉矶陈军这种被捕的亲共侨领一样;如果是粉红自发破坏,那就像波士顿留学生吴啸雷那样。”陈闯创说。

刘藩因骚扰陈维明、参与破坏中共病毒塑像,于2022年3月被逮捕归案。陈军被认为是洛杉矶的侨界老大,因接受中共官员指挥试图诬陷法轮功而在去年5月被捕。中国留学生吴啸雷,因跟踪威胁贴民主传单的同学,被判监九个月。

“无论是哪一种人做的,都说明犯罪者未意识到自由世界对抗中共的决心,不知自己这么做会带来的严重后果。”陈闯创说,坦克人雕塑凝聚了很多义工日日夜夜夜的心血,“凶徒不仅会承担刑事责任,而且可以被民事索赔”。◇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陈德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9/206053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