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不作不死!18年来 华为如何一步步在美陷入困境

华为遭美出口管制后,该公司的很多重要供应链被切断。华为为何会“众叛亲离”,本文盘点十八年来,华为犯下的种种劣迹,最终导致该公司面临当前的困境。

华为遭美出口管制后,其很多重要生产供应链几近被切断,华为是如何走到“众叛亲离”的境地的呢?图为华为深圳总部。

华为遭美出口管制后,该公司的很多重要供应链被切断。华为为何会“众叛亲离”,本文盘点十八年来,华为犯下的种种劣迹,最终导致该公司面临当前的困境。

自前中共军方工程师任正非于1987年创立以来,华为在中共大量补贴支持下,发展迅速,全球员工18万人。然而这种“成功”在美国市场几乎无法找到蛛丝马迹,自华为进到美国之后,一直是美国焦虑的中心。如今,华为已是类似焦虑的典型代表,且该公司目前正处于一场全球风暴的心眼位置。

华为在美国的问题由来已久,在其与美国路由器公司开始竞争后不久就受到怀疑,并在此后不断遇到障碍。2003年,思科(Cisco)网络公司指控华为窃取知识产权。2008年,由于对华为和中共关系的担忧,华为与3Com的协议破裂。2014年,T-Mobile起诉华为窃取了包括部分机器人手臂在内的技术。

但是在2017年,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特朗普)上任,此后美国针对华为采取的行动迅速而激烈。因为华为及其设备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风险,今年5月15日,川普总统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有效禁止华为进入美国供应链,这是至今为止对该公司采取的最强烈行动。

不到一周,谷歌取消了华为的安卓(Android)许可证。在川普政府允许现有用户有一个合理的宽限期后,华为未来出产的手机将被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操作系统安卓和谷歌世界所隔绝。来自英国的供应商,如芯片制造商ARM,也对华为断供。

华为最终命运目前尚不明朗。川普在5月23日表示华为“非常危险”,但也说华为问题或可在美中贸易协议中得到解决。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场摊牌决战走到这一步很耗时。本文综合《石英》(QUARTZ)杂志网站题为“华为如何成为美科技首敌”(How Huawei became America’s tech enemy No.1)文章和其它资料,列数华为自2001年到今年5月在美国的种种劣迹和面临的种种问题。

2001年

华为公司在美国开设了办事处,还在英国开设了第一个办事处。

2003年

1月:美国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控告华为涉嫌侵犯其智慧财产权,指控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的路由器及交换机等产品的原始代码,至少侵犯思科五项专利,并且抄袭思科产品的使用者手册。2003年6月,美国德州法院裁定,华为必须暂时停止使用被指控的产品,并需自行修改该等产品。2004年中期,双方达成和解。外界解读这项和解意味着华为承认抄袭思科专利。

11月:华为与总部位于加州的网络公司3Com合资,开始生产和销售路由器和交换机。

2005年

华为与中共军队有联系的担心在美国空军委托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一份报告中占据显着位置。该智库在报告中指出,像华为这样的主要IT企业看起来是独立的私营企业,但“很多这些电子公司都是(中共)国家研究机构面向公众的代表,并从国家单位中崛起,或者与国家研究机构有大量的合作研究”。

报告中还提到:“华为与中共军方保持着深厚的联系,中共军方以多重身份出现,既是华为的重要客户,也是华为的政治保护人和研发伙伴。”

此外,华为的海外销售额首次超过国内收入。

2007年

7月:联邦调查局约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涉及华为可能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

2008年

由于美国国会议员对华为可能与中共军方有关系的担忧,华为被迫放弃收购3Com公司16%股权的努力。3Com除了提供其它服务外,也是美国军方反黑客软件提供商。焦虑的国会议员引用了兰德2005年的报告。

2009年

2月:在巴塞罗那的世界移动大会上,华为在谷歌的许可下发布了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

10月:华为聘请英国电信(British Telecom)的美国人马特‧布罗斯(Matt Bross)担任其首席技术官,并帮助其真正进军美国市场。布罗斯于2012年离开了华为。

11月:华为在德克萨斯州普莱诺签署租约,为其北美销售和营销总部提供1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

2010年

5月:华为投资200万美元收购3Leaf公司的部分资产,但是一直到11月才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交收购申请案。

7月:手机制造商摩托罗拉起诉,指控华为公司从事间谍活动,后来两者达成和解。

8月:八名美国联邦参议员联名写信给部分联邦政府首长,要求政府部门及基础设施应禁用具有国安风险的华为设备,并阻止其成为通信运营商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Nextel Corp)的网络设备供应商。参议员在信中提到,中共军方积极发展网络战能力及其与华为的关系,以及接受中共大量资金资助的华为,在产品价格方面具有竞争优势。

11月:斯普林特公司排除华为和中兴通讯竞购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以实现其网络现代化。华为一直希望这将成为其在美国首个主要的设备合约。2013年,日商软银收购斯普林特公司公司,并宣称不会使用华为设备。

2011年

2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要求华为出售破产初创公司3Leaf Systems的资产,该资产是华为在前一年收购的。华为表示,没有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声明交易,是因为它只收购了3Leaf的部分资产,但该委员会小组决定进行追溯审查。

4月:华为在硅谷开设了占地20万平方英尺的研发中心。

11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会对包括华为在内的外国公司进行调查。

2012年

10月:众议院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52页的报告,警告不要使用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报告指出,华为及中兴通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表示这两家公司在配合调查方面不够坦诚。华为虽辩称其不会受到中共政府的控制,但是提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国会议员在报告中建议,联邦政府持续对华为的网络设备保持戒心,并且强烈鼓励私营公司在考虑购买华为网络设备时要有“长期安全风险”的考虑。报告总结道,如果华为想要在美国开展业务,必须要“更加透明,以及遵守美国的法律”。

2013年

7月:美国前中情局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告诉澳大利亚媒体《澳洲金融评论报》(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华为对美国及澳大利亚构成重大国安风险,指出华为涉嫌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向中共当局提供外国电信系统的“敏感”信息。

路透社报导,一家与华为密切相关的香港公司试图向伊朗最大的手机运营商出售美国电脑设备,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该报导说,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曾在该香港公司的董事会任职。

2014年

3月:德国新闻杂志《明镜周刊》(Der Spiegel)及《纽约时报》引述被泄露的文件报导,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可能自2009年1月已经开始对华为展开“狙击巨人”(Shotgiant)计划,调查华为与中共的关系。

9月:T-Mobile向华为提起诉讼,指控其从该公司总部窃取技术,包括机器人手臂的一部分。该诉讼指控华为员工偷窥并偷走了机器人Tappy指尖,这是由T-Mobile于2006年开发的用于测试智能手机的机器人。华为承认其两名员工行为不当,并表示已将其解雇。

2015年

9月:华为和谷歌联手制造Nexus6P手机(一款谷歌在2015年推出,由华为代工的Android智能手机)。

2016年

6月: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出传票,以调查该公司是否在过去的五年里违反美国对古巴、朝鲜、叙利亚和苏丹出口或再出口美国技术的出口管制。这五个国家都是美国发出出口禁令的国家。

12月:美国财政部参与调查并发出自己的传票。该传票在美国政府限制美国技术销售给中兴通讯后不久发出,美国对中兴的限制是因为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美国官员还发布了中兴通讯的内部文件,详细说明了该公司是如何与伊朗做生意的,以及它如何模仿其竞争对手的行为。该竞争对手的公司名称并未在文件中出现,但其描述与华为相符。

2017年

西雅图陪审团在针对华为的案件中裁定支持T-Mobile,确定华为侵占了T-Mobile的商业机密,并违反了两家公司之间的手机供应合同,其中规定双方将保护通过合作伙伴关系而获得的商业机密。陪审团裁定T-Mobile获得因违约造成的损失480万美元,但不赔偿T-Mobile商业秘密被侵占的索赔。

2018年

1月:据报导,美国第二大无线运营商AT&T即将成为美国第一家提供华为手机的运营商。但在国会议员和联邦监管机构反对这一决定后,AT&T放弃了该计划。随着下一代无线技术的推出,美国对华为的担忧加深。一份被泄露的白宫5G备忘录称华为是战略威胁。一些议员希望AT&T切断与华为的所有商业联系,结束他们有关5G网络标准方面的合作。

2月:美国六大情报机构主管在参议院作证时,建议美国民众不要使用华为或中兴通讯的产品,因为存在安全风险。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美国企业若使用与美国价值观不符合的某些国家的电子设备,会对美国电信网络安全带来风险。

2月:美国运营商威瑞森无线(Verizon)决定放弃销售华为手机的计划。

3月:美国最大的电子连锁零售商百思买表示不再销售华为产品。

4月:华为允许了几名美国员工离职,其中包括其对外事务副总裁威廉‧普拉默(William Plummer),他是诺基亚的老将,2010年加入华为。普拉默后来写了一本叫《灰度》(Huidu)的回忆录,他在书中详细介绍了华为(以及他自己的一些)公关失误。

4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以5比0表决通过,禁止使用联邦资金自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公司购买网络设备。尽管禁令未提及厂家名字,但外界相信首要打击目标是华为和中兴通讯。

5月:五角大楼禁止在军事基地的商店出售华为和中兴手机,因担心中国(共)政府可能会命令这些公司追踪士兵的行动或监视他们的通讯。

8月:《国防授权法》生效,其中包括禁止政府机构购买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或服务的内容。

10月:两位美国著名议员,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人马克‧华纳(Mark Warner)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敦促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禁止华为帮助建立5G网络,表示这可能给美国网络带来危险。《华尔街日报》后来报导,这是美国努力让外国盟友避开使用华为战略的一部分,美国同时警告英国,比如可能被迫切断情报共享。11月,继澳大利亚当年早些时候的决策之后,新西兰禁止华为为该国的5G部署提供技术。

11月: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提出年度报告,点名华为及中兴通讯危及美国5G无线基础设施安全,并建议美国国会要求商务部重新评估美国军民两用科技出口控制政策。

12月: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美国执法部门的引渡要求下,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在加拿大被捕。此次逮捕被视为美国对华为行动的重大升级。

2019年

1月:媒体报导,美国商务部不会续签华为在美国硅谷子公司Futurewei Technologies的出口许可证。

1月:美国对华为提起刑事诉讼,指控其涉及密谋逃避美国制裁和窃取商业机密等二十多项指控,并正式寻求将孟晚舟从加拿大引渡到美国。与此同时,波兰逮捕了一名华为员工,因其涉嫌为中国(中共)从事间谍活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罕见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几次接受电视采访。

5月15日:美国总统川普5月15日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授权商务部阻止威胁国家安全的信息科技交易。随后,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公司及其68家子公司纳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Entity Lis)。此举严重打击华为的运营。

5月20日:限制措施暂时得到缓刑,美国商务部表示将允许华为在8月19日之前购买美国商品。但就在同一天,包括英特尔和高通在内的美国顶级芯片公司切断了华为的重要供应。

5月美国政府的举动对华为的未来构成了最严重冲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