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部分脱钩 川普或下令抛售中国股票 高官院士曝科研惨况 共军向美军飞行员射激光

中美大战不断延烧,从关税战到科技战,到共军向美军飞行员射激光媒体说金融战,川普手中的筹码比比皆是。美国商务部长放话,若美中之间没有协议,总统乐意对北京继续征税。美国工程院院士教授直言,中共的“863计划”是败笔,无一成为在国际上成功的商业案例。中共工程院院士计算机专家表示,中国在芯片设计领域存在设计工具的“短板”,这一领域完全在美国掌控之下。香港知名维权投资人指出,下一步可能是川普下令美国基金抛售中国股票。多位美国专业人士说,美中“分手”已经成为部分现实。

美国商务部放话:若无贸易协议,川普乐意对中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星期天(6月16日)在巴黎航展上告诉CNCB,20国集团峰会不是“你能达成2500页协议的地方”,“我们最终将达成协议,但如果我们没有协议,总统会非常愿意继续征收关税并增加新的关税”。

图说:美商务部长罗斯

罗斯认为,川普总统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如果在本月的20国峰会上相遇,不太可能解决贸易争端,但可能会就大方向达成共识,“这就是我们所期望的”。他告诉《华尔街日报》,“我认为国峰会最大的成果可能就是恢复积极谈判”。

罗斯表示,如果会议召开,双方可能会建立“新的讨论基础规则和某些时间表,以便恢复谈判”。

“中共是促成危机的人,他们是那些必须让我们能回到谈判原点并结束纷争的那方”,罗斯补充说。

罗斯表示,执法问题将是美中之间任何潜在交易中最重要的因素。他强调,双方的争端最终会以谈判结束。

“即使真实的战争也会以谈判结束,最终将以谈判结束”,“无论需要10分钟,10周,10个月还是更长时间,都无法判断”,罗斯说。

共军向驻吉布提美军飞行员射激光

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美国高级军事情报官指责,中共军方对驻扎在吉布提非洲之角莱蒙尼耶营地的美军采取"不负责任的行动"。

图说:2017年8月1日共军在吉布提举行的中共新军事基地开幕式。

莱蒙尼耶营地是美国在该地区军事行动的大本营,也是美国在非洲大陆最大的军事基地。该基地靠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而且邻近地区一直是紧张局势的持续根源。

美国非洲司令部情报总监海蒂·伯格少将,在一次媒体电话圆桌会议上对一小批非洲记者说,中共试图通过禁止飞机飞越共军的军事基地来"限制国际领空",用地面激光照射美国飞行员的眼睛,并部署了旨在干扰美国飞行行动的无人机。

香港投资人:川普或下令抛售中国股票

美中贸易争端越演越烈之际,香港知名维权投资人韦伯(David Webb)表示,他认为贸易战的下一步,可能是川普政府下令美国基金抛售中国股票。

韦伯

《彭博》报导,韦伯17日受访时警告,若美中贸易战再度升级,美国能动用的武器不仅仅是关税,川普或许会利用美国财政部旗下的「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下令所有美国人抛售中国股票,类似于去年对俄罗斯铝业公司进行的制裁。

韦伯说:「当关税武器的效力用尽时,美国可能会转向总统通过财政部和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拥有的其他一些权力,资本战可能会开打,到那个时候形势可能会变得非常糟糕。」

韦伯表示,投资者应避免持有中国国有企业的股票,并表示他专注于有「强烈香港元素」或主要是私营部门的股票。

中南海尴尬被问科研创新,华裔院士两字回答

17日,中国青年报报导说,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李凯,经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认为中国计算机领域的高科技创新如何?

李凯直言:“不行。”

图说: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李凯

李凯以运转了28年的中共国家高科技战略“863计划”为例说:近年来中共国家每年投入的经费达到20亿美元,但是在高科技创新方面,尤其是在计算机领域,却找不到一个通过承担863项目产生核心知识产权,并且占领国际市场的成功商业案例。

李凯说,如果从培养人的角度来说,863计划是培养出了一批人才,但是从科研创新的角度而言,它是失败的。

李凯的评价基于世界工业界公认3个标准:1,是否产生颠覆性技术;2,是否在某个领域的国际市场上占据领头羊地位;3,是否通过核心知识产权创造出很高的毛利。

李凯说自己对科研与创新的联系有深入的思考和亲身的体会。在接受专访时,他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要想真正前进,发现新知识、创新,必须实事求是,而不是依照政府来评或者领域外的人来评。

中共前高官揭秘中国芯片产业真实现状

16日,中国经济周刊发表发改委前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的文章。

张国宝在文章中指,中国每年进口3000亿美元芯片,芯片是中国的第一大宗进口物资。

文章分析了中国芯片产业为什么不仅落后于美国,也落在了韩国和台湾地区后面。他认为,影响集成电路发展的主要有四大因素:人才、资金、体制和产业链配套能力。

6月12日,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发表,对中共工程院院士、中共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倪光南的专访。

倪光南说,目前在芯片制造领域,占有领军地位的企业大多来自美国、日本等国家,中国大陆芯片制造厂80%的装备需要从国外进口。

倪光南说,中国大陆在芯片设计领域存在设计工具方面的“短板”。芯片设计需要依赖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这一工具使设计者能用计算机进行逻辑编译、化简、分割、综合、优化、布局、布线和仿真等工作,最终完成芯片设计。不过,提供该软件服务的主要是三家美国公司。

在芯片制造领域,包括制造工艺和制造装备方面,中国能力尚弱。此外,芯片制造所需的材料也大量依赖进口,有的材料如光刻胶需全部进口。

倪光南还说,到目前为止,虽然中国大陆有华为海思、中芯国际等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企业,但相较国际一流水平还有较大差距。“从供应链安全的角度来看,一旦供应链的某个环节‘断供’,就会使整个行业陷入被动。”

美中“分手”已成部分现实

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资深贸易和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说,美国政府中有坚持美中“分离”的一派,主要是来自国家安全界,主要理由是不能再支持中国的军事发展。

美国之音报道,史剑道说,川普总统不属于“分离”一派。总统更接近财政部长姆努钦一派,主张从与中国接触中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史剑道说,一旦川普总统达不到他的目的,他可能会把美中向分离的道路上推得更远。

他解释说:“总统希望向中国出口更多的产品,这不是‘分离’,是‘接触’。对国家安全的考虑是第二位的。他当然希望(与中国建立)不同的关系,但不是分离或是脱钩,他希望更大的关系,美国从中获利更多。问题是,如果他得不到他想要的,他会进一步将我们推到分离的道路上。‘分离’并不是他的战略。他是在想,我要与你做交易,如果你不是好的伙伴,我就走开。”

图说:谷歌公司在北京的办公室外面有谷歌的品牌标志

新美国安全中心负责能源、经济与安全项的研究员伊丽莎白·罗森博格说,虽然川普总统可能会干预这些计划的实施,比如,他曾松口救中兴,但是,却改变不了这些措施造成的向分离发展的趋势。

她说:“考虑建立两个不同的供应链,研发中心,以避免自己受技术控制、贸易控制、制裁以及货币控制,能源以及其他资源现状的风险影响。这些确实会加速这种分离或是分手的速度。”

罗森博格强调说,这种分离并不仅仅限于美中双边企业,也会影响到其他跨国公司。

Image result for 李维斯

牛仔裤制造商李维斯则制定了罗森博格所说的分离的供应链。他们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分别都建立了供应链。

如果川普政府对在中国制造的服饰征收关税,该公司可以向美国消费者销售在越南、柬埔寨或其他国家制造的牛仔裤。它在三十多个国家都有供应商。李维斯在中国仍然保留了很多产品,只是不会拿到美国销售。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