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林辉:抗共而逝的香港前主播让亲共港媒汗颜

亲身经历六七暴动的资深传媒人程翔表示,六七暴动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共的介入。梁振英将香港特区的最高荣誉奖——大紫荆勋章奖给当时六七暴动的策划者,歌颂暴动。而对反暴动者却给予贬低。(李逸/大纪元)

为反对港府审议修订祸港的《逃犯条例》,香港民众近日展开了一系列抗议活动,并震惊了世界和北京政权。从6月9日的百万人大游行,到12日的举行罢工、罢课、罢市集会,并集结在港府和立法会前,要求撤回恶法,再到16日的二百万人游行以及20日的上万人包围立法会,香港民众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捍卫香港自由和法治的决心。期间,一名梁姓港人甚至选择了不惜以牺牲生命抗争。

对于香港民众的诉求和勇气,大陆几乎所有媒体在中宣部的禁令下,选择了噤声,而貌似享有自由度的港媒,则完全可以从其报导的取向上,看出其背景。比如很多亲中媒体,刻意忽视港人令人震撼的大游行,刻意忽视港人喊出的口号,而将报导焦点集中在冲突、港府的态度和中央政府的说辞上。单从这一个方面就可以看出,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包括对媒体的渗透有多么严重。

不知道那些为这些亲中媒体效力、良心和道义尚存的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是否从香港人的抗争精神中有所感悟,并意识到自己的所为其实是在间接帮助中共祸港、乱港,混淆视听,而最终自身也会深受其害。五十多年前,一位香港电台主播为了捍卫香港的自由,选择了勇敢“抗共”,乃至遇害。在他面前,今天所有的亲共港媒都应该感到汗颜。

1966年文革爆发后,香港也受到了波及。1967年4月中旬,香港新蒲岗塑料花厂发生工潮,香港中共地下党介入,开展了“反英抗暴”行动,中共地下党公开呼吁左派人士走上街头,使用暴力与英国政府抗争。一些左派暴徒还在街上放置土制炸弹,并使香港市民受到了伤害。6月24日,香港海陆空交通以及纺织、船坞等26个行业一齐罢工;到6月29日,63个卖粮油、百货、土产、药材、家禽的组织大罢市,有20万小贩、小店东等“响应”﹙有些因为大陆无副食品供应,不得不罢﹚。大罢市持续了4天,到7月2日晚宣布‘胜利结束’。

面对中共与亲共人士暗中挑起的暴行,香港商业广播电台制作了一个旨在减少市民惶恐的“时事评论”节目,林彬担任主播。1930年出生的林彬,原名林少坡,是一名孤儿,是在姑母的照顾下长大成人的。长大后,文雅帅气的他参加了中联影业公司艺员训练班的培训,1957年加入香港电台。1959年香港商业广播电台开播,林彬又加入其中,其广播大受欢迎。1961年,他与当选的工展小姐郑洁梅结婚,婚姻十分幸福,婚后育有三个孩子。

在节目中,林彬猛烈批评发动该次暴动的左派人士,指他们扰乱香港秩序,并强烈谴责香港左派极端分子。

此外,该电台还推出了一个半小时的名为《欲罢不能》的广播剧,嘲讽左派的行为和“想休兵也不行”的心理。林彬、尹芳玲等播音员,每日将暴徒所做的恶事通过广播传递给大众,揭露他们的丑恶面目。声情并茂的广播,将一个个恶徒的嘴脸曝光在大众面前,引发大众开怀大笑。林彬每日还加插一段评论,对左派行为加以痛骂。据说,每天全香港至少有100万人收听该节目。

林彬的言论引起了中共和亲共人士的仇视,他不断受到恐吓信和恐吓电话。8月20日下午,两个分别是8岁和2岁的姐弟俩在街上玩耍时被炸弹炸死,港民骂声四起。林彬当即痛骂为野兽行为,指斥左派人士丧尽天良,骂他们是“无耻无良、低能邋遢、下流贱格的左派暴徒”。恨之入骨的亲共媒体《文汇报》将林彬的名字改为“临殡”,并公开声称要将其置之死地。

悲剧很快发生。1967年8月24日上午八时四十五分,林彬驾车回电台,途中被两名伪装成修路工人的凶徒拦截。凶徒纵火,林彬全身着火,次日伤重死亡,终年37岁,与其同车的堂弟林光海则昏迷留医至8月30日亦不治身亡。后据报章披露,林彬脸部烧焦,头发烧光。他在救护车曾一度苏醒,并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林彬遇害案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商业电台董事总经理何佐芝以及市民普遍谴责这种暗杀行为。而其后有自称“锄奸突击司令部”的匿名者承认是凶手,谋杀是“执行民族纪律”,并声称仍会继续“制裁其他败类”。当时警方悬赏五万元缉凶,商业电台立则增加十万元,但凶手迄今仍未被缉捕归案。目前,此案仍是悬案,但中共无疑被高度怀疑是背后的鬼影。

关于凶手的真正身份,香港梁慕娴撰写的《回忆林彬兄弟惨案》及张家伟的著作《六七暴动:香港战后历史的分水岭》均有透露一点线索。梁慕娴指出,凶徒为“××总商会斗委会”属下的“战斗队”成员,其中一名成员于行凶后移居澳洲;而张家伟的著作则指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之人士向张氏透露,其中一名凶徒姓许,来自福建,是该知情人士的同乡,犯案时年约20岁,事后逃到福建南安市官桥镇老家。

林彬,成为香港第一位因言论而受到暴力袭击的广播从业员。据悉,在林彬去世的当晚,商业电台在播到林彬之死的悲痛情况时,所有播音员大哭起来,而商业电台的办公室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一直挂有林彬及林光海的遗像,以告诫员工不要忘记他们的牺牲。

林彬的妻子郑洁梅及三名年幼女儿,在商台及市民捐助下,于同年9月17日赴台湾,三个女儿完成学业后移居加拿大,郑洁梅后定居法国。而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将林彬封为烈士,灵位供奉于台北忠烈祠。

对于林彬这样敢于反抗中共暴政的勇士,亲共港媒的媒体人不妨扪心自问。如果他们真正的爱香港,真正珍惜自由的空间,希望享有不同于大陆人的生活,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那么他们就要与勇敢的香港民众站在一起。一个人的力量虽然微弱,但一群人的力量带来的改变或许将改写历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