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红拂:跑道下挖出的不仅是冤骨 更是我们每个人的噩梦

16年前,湖南怀化新晃一中后勤教工邓世平举报学校操场豆渣工程后便人间蒸发。邓世平是家中顶梁柱,他的出事对家人而言不啻晴天霹雳。

16年后,新晃一中操场地下发掘出一具遗骸,原来这么多年,妻子儿女苦苦找寻的丈夫和父亲邓世平竟然早已长眠地下。他是被人杀害的,害他的就是当时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和体育工程包工头杜少平。

16年来,他妻子思念担忧丈夫,日日以泪洗面,哭到双目接近失明。他一双儿女已长大成人,一直在为找寻父亲的下落而奔波。

16年前,他被害死,加害者黄炳松四处撒布谣言,说他携款潜逃,离家出走,在广州、深圳打工有人看见。同事一场,为了隐瞒贪赃,说杀人就杀人,杀完眼皮都不眨接着撒谎栽赃死者冤魂。比天空更辽阔的是人的胸怀,比毒药更歹毒的也是人的心肠啊。

16年来,他尸骨已寒,他的旧同事和加害者黄炳松校长却春风得意,一直干到退休。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中,年逾古稀的黄前校长正在参加同学会,面对一屋银发精神焕发满屋周旋,又是朗诵又是唱京戏,告别时他邀请同学去玩,一声“我在深圳等你们”,余音袅袅,似乎岁月未央、人生还长,生平做过的黑心事对他美好愉悦的心情从未有过影响。

这一幕让我看得浑身一激灵,倒吸一口凉气,所谓好人不长久、祸害活千年,原来是因为好人常受良知折磨,而坏人没心没肺没人性,也就能跟无知禽兽般颐养天年。

但这一切并非这一冤案叫人最不寒而栗的地方。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将父亲的案情写了一篇5000字长文,读完后我仰天长叹。跑道下挖出的何止是16年的冤骨,也是我们每个人的噩梦啊。

我们的噩梦是什么呢?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是恶人春风得意,好人寸步难行,是强横步步紧逼,弱善苦苦呻吟。

16年来,为查找邓世平下落还事件以真相,他的家人亲友跑断了腿。人在学校不翼而飞,学校该负责,家人让学校报-案,黄既拖着不报,也拒登寻人启事。家属找到伦大戴表,才报上案,有司却仅仅备案而不立案。

孩子的姨妈找到县正珐委杨书记,书记对姨妈说:“邓世平是离家出走,家属负主要责任。”尼玛,案情疑点重重,却没人立案,凭黄一面之词,就认定家属负主要责任,民脂民膏,养活尔等,还不如养狗。

邓世平妻子找到县剪查院,剪查官对她说:“黄炳松当了十多年校长,交际非常广,跟许多ZF官员包括检长关系都非常好,在新晃没人敢帮你们。”其实,黄何止交际广泛,他还有个当县正邪办公室主任的妻子、当县正珐委副X记的堂兄、当正珐委科级干部的小舅子、在怀化市经委工作的弟弟。

我一看这关系网就一声长叹,我是小地方出身,又在大机关呆过,跟地方上打过交道,深深了解在县城,一个关系网如此四通八达的校长,会有多大的能量,光望子成龙的学生家长就足以织成一张厚实的保护网,更何况他自家人又都是地方霸王?此后邓家人将案情一直往上反映,上面倒是非常重视,但发到下面去查,又是不了了之。个中窍门,皆因这张在当地无所不能的关系网。

所以,我越看这关系网就越感佩邓世平的正直和勇气。能进学校管后勤,邓世平的智商和社会经验肯定差不了,知道谁能得罪谁得罪不起。但当工程质量不达标,当黄伙同包工头杜少平私改原工厂合同,将原工程款80万改付140万,他竟然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公开向灵道提出异议,引起杜不满,威胁说要干掉他。在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他又将一切如实向教育X匿名上报。这是何等的较真与坚持。

有人读到这里可能会笑他傻,但社会若想求文明求进步,绝少不了这样的傻人。鲁迅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正史’,也掩盖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邓虽人微言轻,却一身脊梁的正与勇,可敬可佩可赞可叹而绝不可笑。但这样一个脊梁挺直的好人,却终于死于八十一难,而没心没肺没人性的坏人,却春风得意到今天。

一个本该死刑的人多活了16年,一个本该活着的人却已死了16年,孙小果的奇迹生存已经叫我们噩梦不断,邓世平的冤情未了更叫我们噩梦连连。白茫茫六月天下起了大雪,每一片雪花都写着冤冤冤,诉说着21世纪的今天做一个平凡而正直的人竟然这么难。

我不相信所谓迟到的正义,我但愿世上的正义从不迟到,因为正义迟到一秒,对无辜者就是一生含冤。但我依然要为正直的勇士邓世平呐喊,请为他查明X情,请揪出残害他的凶犯和包庇凶犯的所有人渣,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该罚的罚,惩恶扬善,以告慰一个正直的灵魂,以安顿活在现实恐惧中的人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