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徐佶周: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十八问

新晃一中老师邓世平,被校长及亲戚埋尸一案,在16年后一经曝出,天下哗然。疑为失踪人员邓世平的尸骸,从该校操场跑道下挖出。

邓世平原本在新晃一中从事工程质量监督,工程验收须由他签字把关。由于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承包的学校操场跑道做成了豆腐渣工程,拿水管一冲就倒塌,邓世平拒绝签字验收。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在操场失踪,16年来未曾破案。2019年4月,新晃侗族自治县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获杜少平团伙,杜少平交代自己于2003年1月将邓世平杀害,埋尸于校操场跑道之下。

此案的凶残暴烈,骇人听闻,令人恐怖,让我在酷热的夏季不寒而栗。

十六前发生的暴行,让一位正直的老师冤死于挖掘机铁爪之下,水泥一抹埋忠骨,心香三瓣吊雄魂。

但他的死过于骇人,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非要杀死他?又是怎么杀死了他?杀死他的人又在主席台上坐了十六年,直到退休后前往深圳,坐享他从别人尸骨中榨取的成果?

各种疑问,令人迷惑,不思不得其解——

1、为什么好人难寻?邓世平老师由新晃一中的校办仪器厂,调入学校后勤部门不过两年,行使的也不过是质量监督这个本职,就会被灭口埋尸长达十六年,谁还敢检举揭发坏人?那些拨地而起的高大建筑:楼房、桥梁、街道,下面有没有埋着一些敢较真的好人?这难道就是好人越来越少的原因?

2、新晃中学有任何一位老师,曾经站出来帮助过邓世平的家人,或者拿起电话报案,以及试图寻找过真相吗?当然没有,唯一一个敢对校长说不的人,已经被校长解决掉了,这样的学校怎么教书育人

3、谁把检举信透转发给了被检举人?

4、更加诡异的是,解决掉了提出问题的人之后,检举信里提出的问题就解决了,再也没有进行调查,而且这项豆腐渣工程就验收合格了,是谁在验收时签了字?校长手握公章几十年,此类案件还有多少起如石沉大海?此黑恶集团非法获利多少钱?又进行了多少次利益输送?

5、校长黄炳松参与了谋杀吗?据邓世平的儿子在检举信里说,校长在邓世平老师失踪的当日,晚上下起了很大的雨,挖掘机反常地冒雨连夜加班作业。次日,校长黄炳松亲自指挥挖掘机在日前由警方发掘出一具尸体的地方作业半小时。而且在邓世平家人找到校方要求报案时,校长解释已经报案。但三天后邓世平家人去派出所询问进展,才知道校方根本没有报案。校长还在邓世平失踪后一年,散布邓世平卷款潜逃的谣言。那么,校长是否参与了杀人?

6、为了自己亲戚的豆腐渣工程不达标,验收的老师没有签字就要杀人清除障碍,身为校长的黄炳松,还杀过别的人没有?杀了多少?

7、是活埋还是埋尸?邓世平老师尸骸被发掘出来时,发现他被反剪着双手,十六年里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他被埋前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亡?生前是否受过非人的折磨,而万分痛苦?到底是不是死亡后被挖掘机埋尸,或者压根就是活埋?

8、网络上甚至有新晃当地人留言说,传闻邓世平老师被埋前还被监禁过近一年,令人脊背发凉,毛骨悚然。真相如何?期待职能部门尽早给出权威通报。

9、抹掉一宗杀人案需要多少部门通力合作?黄炳松和杜少平的帮凶又是谁?

10、破案为何用了漫长的十六年?十六年里新晃一中和办案部门似乎进入了集体遗忘,如果不是挖掘机师傅为了立功减刑,邓世平老师就会凭空消失,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一样。而挖掘机师傅的招供,怎么就变成了杜少平的招供,是谁在体贴呵护杜少平?

11、邓世平老师的儿子,凭一己之力,四处奔走,竟然靠仅有的线索,把案情推理得分毫不差,甚至连埋尸地点都指定得非常准确了,而职能部门为何破不了案?并且匆匆以失踪了结?

12、如果说杜少平的保护伞是他的舅舅黄炳松校长,那么黄炳松校长的保护伞又是谁?校长的保护伞的保护伞又是谁?

13、“打网破伞”“深挖彻查”,这个网要打多宽?破伞要是把伞收一收还是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干脆把伞撕了?深挖能挖多深?敢不敢斩草除根?彻查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使这类奇冤大案尽可能的不再有发生的可能?

14、迟到的正义还算得上正义吗?邓世平老师家破人亡,远走他乡,有冤难伸,其妻几乎哭瞎了双眼,全家也被迫两次搬离县城,生活在痛苦与绝望冥冥之中而杀人恶魔却飞黄腾达,一直坐在主席台上。意外的破案称其为迟到的正义,这个意外还有何颜面假以正义之名?倒不如说成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近乎神迹,才更恰如其分?

15、邓世平被杀后为什么家人还要远走他乡?命案迟迟不能破,家属却在为担心二次迫害而远避,奔波流离,正义在哪里?

16、新晃一中是否可以改名为“邓世平中学”?唯其如此,才能让那些毫不知情的孩子们每天从英雄的头顶踩过时,有机会向这个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而付出了自己生命的老师表达敬意。英雄的胜利,才是真正的正义。

17、令人恐慌的杀人案仅仅是杀人案吗?杀人犯以极其凶残地方式夺取他人生命,同时也极大地破坏正义和良知的生存处境,让好人都活在恐怖之中。而有关部门破案时的不作为,和时隐时现的掩护,让层底民众彻底失去信心。杀人犯和背后的黑恶集团,这次有没有人会被判死刑?即使判了死刑,又会不会如孙小果一样,二十年后又独霸一方?透支的公信力如何恢复?

18、未来还会有正直的人吗?还会有吗?还敢有吗?如果有,正不压邪,他会不会一样埋骨操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徐佶周 爱派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