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孙立平:人人都想当人上人的畸形社会

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广告,尤其是房地产广告,就发现都是这样的词儿,什么帝景、王府、豪宅、尊贵、至尊等等,都是这样的。衡量小孩成功往往按照高考来衡量,好像只要你考不上北大清华,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失败。所以考上最好的大学、挣到最多的钱、住到最好的房子里、开上最好的汽车,然后受到社会的高度羡慕和尊重,就成了人们努力追求的目标。

【本文为《孙立平课堂》103讲的文字整理稿。承蒙热心网友整理成文字,在发表时作者本人做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改。老实说,促使我把这一讲用文字的方式发表出来,是因为下面的这件事。昨天,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则截图,一个年轻的母亲,为了孩子能上一个好学校,不惜和那个学校的校长上床。被丈夫发现要求离婚后,她非常委屈。她说,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为了孩子的未来,家长做点牺牲有什么不应该的?看了这则截图之后,让我沉思良久。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社会的恶性竞争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而这样的事情是个别的吗?恐怕不是,那些我们经常见到的不惜出卖自己尊严往上爬的人,与这个年轻的母亲有什么实质性的差别吗?】

大家好。今天我们想谈一个话题,就是都想当人上人的畸形社会。

其实,这个话题我已经想了好几年了。为什么会想这样一个话题呢,是来自于一种对生活的感触,就是:为什么我们没钱的时候活不好,有钱了也活不好?

大家都知道,在过去改革开放这三四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创造了很多的财富,中国社会也由一个很贫困的社会进入一个相对来说富裕一点的社会。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这个社会确实财富比原来多了,按道理来说人们应该生活得更好、更幸福。但在现实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时不是幸福在增加,而是焦虑和烦恼在增加了。

前几天我们讨论过996这个问题。按道理说,科学技术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人们理应生活得更轻松一点,更自由一点。但是我们能看到的是什么呢?能看到的是,在我们的社会当中,就是哪怕是那些属于精英阶层的人,可能现在要有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和正常的个人生活都非常困难。问题还不仅仅在这,而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好像还觉得心甘情愿,还觉得很自豪。自豪什么呢?我还能有996的机会,你连996的机会都没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996,好像意味着是一种成功的标志。

各位不要小看由此有关的这样一种思维,这种思维,就是一心一意的想成为人上人、把成为人上人当作自己成功标志的思维。可以说,这是我们社会当中很多问题的一种病根。

刚才我看到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讲到:中国人奴性的本源是什么?就是都想成为人上人,从而放弃了自由和尊严。老实说,刚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还很难马上把奴性和想成为人上人这两个东西联系起来,后来想想,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我们后面再说。

我们还是接着说人上人这样一种思维和价值观。

大约十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中产阶层,不仅仅是一种位置,也是一个家园》。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一般都要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几十年,但是怎么生活呢?首先得有一个让你能够心安理得的家园,你呆在这个地方是舒服的。

这个家园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状态,我能够争取到这样一种状态,在这样一种状态当中,我生活中那些需求、那些目标,能够得到基本的满足,我的一些最基本的想法能够得到实现。这样的一种状态,其实就是一种生活的家园。

当然,为了得到这样的家园,能够得到这样的状态,你需要去努力,甚至需要去竞争。因为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资源是稀缺的,你不竞争可能就得不到。但是我们应当知道,这个竞争实际上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标。

在那篇文章中,我尤其讲到,生活不是一种体育比赛。在体育比赛当中,一个最基本的目标,你得战胜别人。所以体育比赛往往要设一二三等奖,奖越高,名额越少,竞争越激烈。而且在体育比赛当中,还有一个因素,就是需要以别人的挫折感,甚至是很多人的挫折感,来衬托成功者的成功,尤其是衬托冠军的成功。

但是我们知道,体育比赛是游戏的一种,它的真正的意义不仅仅是在于这些参与者本身的成功与否,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比赛来娱乐观看这个比赛的人。或者换句话来说,体育比赛的实质是由运动员、由参与者的成功与失败所交织的这样的一种过程来娱乐观看这个过程的观众。而得到这种娱乐的人,可能远远要超过体育比赛的参与者。

但是社会生活不是这样的。对于社会生活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参与者,而且我们参与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娱乐别人、娱乐观看者,而是说生活本身就是目的,我们要通过对生活的参与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实现自己的目标。假如说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理解,一个好的社会,一个比较正常的社会,应该让大多数人有一种成就感,至少有一种最基本的满足感。

但是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好像这个行不通,在我们的社会当中,人们往往把体育当中那样的原则搬到生活里来,你得战胜别人,你得超过别人,你得比别人强,也就是说,这种满足感或是成功的标准不是客观的,而是相对的,他只要比别人强。我比所有人都强,我一定要比所有人都强,这就是好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广告,尤其是房地产广告,就发现都是这样的词儿,什么帝景、王府、豪宅、尊贵、至尊等等,都是这样的。衡量小孩成功往往按照高考来衡量,好像只要你考不上北大清华,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失败。所以考上最好的大学、挣到最多的钱、住到最好的房子里、开上最好的汽车,然后受到社会的高度羡慕和尊重,就成了人们努力追求的目标。

但是我不知道这时候你们意识到没有,这样一来,实际上就把无数的人逼上了一种成功的死胡同,或是烦恼的不归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十几亿人口,你要真正想成为人上人,这个概率有多大?所以人一走到这条路上来,就相当于进入了一个赌场,在进行一场豪赌,成功的概率是很小的,但是你要为这样一个很小的概率不懈奋斗,这就是无数人焦虑的来源。

为什么人们都很难免走上这样的一条路呢?我觉得这里有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缺少一种内在的价值。就是说,什么东西是有价值的,我不是从和别人的比较当中,而是说我自己就认定说这个东西是适合我的,对我来说是有价值的,我能争取这样一种状态,就是很好的,就是我的成功。记得有一次,好像是在北欧,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北欧的小伙子,我们问他,你今年人生有什么目标吗?他很轻松很高兴地说,我今年的目标就是想攒一个去度假的钱。你看他就是把这样一个东西,当做一个价值,当作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能实现它,我就很高兴。但是我们很多人不是。我们不是为了达到一个具体的什么东西,而是说我在通过这个东西能够使我成为人上人。

第二个因素,为什么强调人上人呢,和我们这个社会当中比较讲究整体、群体,讲究人际关系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人们对自己的很多判断,实际上是来自于别人的评价,特别是和他关系比较密切的人的评价,而不是说他自己就有一个标准。所以我想,这个社会人们往往都把成为人上人当做自己的目标,是和这样两个因素有直接关系的。

当然,这个原因要罗列下去,还会有,比如过去乃至现在仍然存在的资源的稀缺性导致的竞争的加剧等,但是,不管客观原因是什么,这个现象的发生与存在,都与我们的内心世界有着直接的关系。

接着的问题是,既然这么大的努力已经做了,这么大的代价也已经付了,他就能够容忍更多的代价和牺牲。所以为什么有的人到最后,连最基本的尊严他都不要了呢?因为在这样的一场豪赌当中,特别是他已经付出了很大的成本和代价的时候,他已经把继续付出的,比如说尊严、自由等这样的成本看淡了。相反,他可能会觉得,我以前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那如果现在我顾忌尊严、自由这些东西,不继续赌下去,那原来那么多的成本不是白付了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就可以理解刚才那篇文章说的问题,说我们这个奴性是怎么来的,实际上就是把成为人上人作为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奴性都是为了实现这样一个最高目标可以付出的代价。大家可以想想是不是有这个道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立平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