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临沂监狱这么害怕一位女士! 上百便衣 众目睽睽之下记者被殴打

——王全璋经历了什么?!见李文足时恐惧焦虑 判若两人

李文足中午带着儿子和王全璋的姐姐到监狱大门时,场面一度混乱,有一群人声称都是来探监的,用雨伞遮挡镜头并将李文足等人团团围住。现场有日本记者被多人推倒在地,东西也差点遭抢夺。

6月28日下午,李文足经历近四年的艰苦抗争,终于和儿子以及王全璋的姐姐会见到了丈夫。(视频截图)

6月28日下午,历经近四年的抗争,李文足终于见到了丈夫王全璋。李文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王全璋表现出极度恐惧,极度焦虑,记忆力出问题,这让她心里很难过。

李文足27日上午收到山东临沂监狱通知称,28日下午可以和王全璋会面。王全璋是中共对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中,最后一名开庭审理的人。有将近4年时间未能与家人和律师见面。

李文足中午带着儿子和王全璋的姐姐到监狱大门时,场面一度混乱,有一群人声称都是来探监的,用雨伞遮挡镜头并将李文足等人团团围住。现场有日本记者被多人推倒在地,东西也差点遭抢夺。

极度恐惧焦虑 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此次见到他后,心里非常难过,很难受。”李文足对大纪元说,王全璋走路正常,声音没变,皮肤很黑,就是苍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认不得他了。

李文足说:“全璋的状态不好,表现出极度的焦虑,极度的恐惧,没有办法交谈沟通。”“他一直非常担心我的安全,担心被抓,担心孩子有没有在上学。”

李文足说,开始他看到6岁的儿子泉泉时是很高兴、很开心,但接下来就很担心、很忧愁。“他让我什么都不要做了,怕我被抓,让我带好孩子,还让我近两个月不要再去看他了,让她姐姐去就可以了。”

李文足说,“我想他在里面是不是一直受到威胁和恐吓,拿我们的安全在威胁他。”

李文足安抚王全璋不要着急,慢慢说。“我跟他说:‘我很好,我跟孩子的状况也很好,你看嘛,我们都很好。’他就是不相信,很担心。”

李文足还问了些王全璋在里面的情况(大意):

问:在里面怎么样?

答:一直很好。

问:怎么好?

答:监狱里一直很照顾。

问:吃得好不好?中午吃的什么?

答:啊……(急躁,一下子就想不起来了,不停地摸头。)

李文足表示,他的记忆力严重衰退。“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全璋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我们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会发脾气,不会很急躁,跟我说话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李文足还透露,在会见的过程当中,王全璋身旁始终坐着一个警察拿着本子,全程记录王全璋都说了什么,还有一个警察全程拍摄,家属的身后站了五六个警察,会见时间有半个小时。

受访最后李文足表示,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给予的关注。“现在我觉得王全璋的状态极度不好,还有很长时间,他才能获得自由,所以盼望这段时间,大家持续关注。”

(网页截图)

当局如临大敌随行记者被殴

官方通知李文足28日下午2点会见,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中午刚过,许多支持者网络留言,在线等待现场的消息。

直到15时许,陪同李文足的709家属王峭岭通过朋友转发出来消息说:监狱附近信号不好,微信上不去,视频发不出来,有跟随记者被殴打。而临沂当局派出上百名便衣及他们雇用的人,在监狱四周布控,并拉上警戒线。

消息说,文足在监狱会见大门口跟着许多人排队,队伍里有很多大汉手里举着伞故意遮挡住文足和峭岭,不让她们拍照,还把文足挤到了一边,文足很生气,当场就把王全璋的事情说了。这时,门口的警察冲着文足威胁她说:你再说,我就取消你会见。文足愤而转身,面对着会见的民众,说起了王全璋!

人权律师王全璋曾代理过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过1,400天,生死不明,当局禁止家属及律师与他会见,外界质疑王全璋因拒绝认罪而遭受了严重酷刑和虐待。李文足始终不放弃,顶着当局的巨大压力,为营救丈夫四处奔走呼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