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中谈判重启前 中共高层权斗白热化

图为G20峰会合照时,习近平走过去和川普握手。

外媒报导说,中共领导层内部对美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要求存在的抵触情绪,存投降派与强硬派之分。专家表示,中共领导人面临的不是说服哪派的问题,而是任何个人或派系都面临同一个选择——“保党”还是“弃党”。

华尔街日报》周一(7月1日)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在5月13日举行的由20多名中共高层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批评了拟议中的中美协议。这些知情人士称,韩正及其他中共高级领导人对美国的一项坚持尤为不满,即美国不会因中共承诺改变就取消关税。

报导还说,在5月中美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针对中方的严厉行动坚定了北京在进一步让步问题上的态度。习近平虽然掌控了权力,但他仍然需要在中共官僚机构内部打造共识,而且不能向华盛顿做出被认为是妥协的举措。

中共官员对改革分两派

在5月的政治局会议后,中共官媒发动的一波宣传攻势已在中国国内将贸易谈判僵局的责任全部推给美方,还有一些官方媒体将那些主张与美国达成交易的人称为“投降派”。

《华日》报导说,中共官僚机构内部对美国所提要求的反对声浪正在增大。此前一些经济机构此前已开始讨论如何基于“竞争中性”概念,为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和外国公司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撤销国有企业的优待。

“竞争中性”概念是川普政府包含在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

但知情人士称,中共政府近期的讨论,一些负责监督国有企业以及电信等国企占主导地位的关键行业官员对“竞争中性”的概念提出反对意见,称这是西方的行事方式,不适合中国。

到目前为止,唯一对这一概念表示欢迎的是金融监管机构,该机构认为,允许外国投资者更多参与银行等金融领域可能有助于提高整个行业的竞争力。

中共央行行长易纲周一被媒体问到G20会议时,他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结果;可能比预期的还要好一点”。

中共官方媒体在周末的G20报导中没有提及川普对华为作出的决定或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消息,这通常表明中共政府希望控制对国内方面可能受到的影响。

分析师普遍认为,这项交易对中共而言,基本上算不上一场胜利。

目前为止,双方透露的谈判结果来看,美国前面加的税没减少,只是后续暂时不再加;华为也是暂时性部分解禁,也算缓解美企的游说压力;加上川普跟金正恩“意外”边境约见,让中共朝鲜牌再次失效!此外,中方同意购买美国农产品,这让川普的政治压力减轻了很多。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中国(中共)强硬派非常明确地表示,不想要一个自由市场,想要一个更加强势的中共。

贸易战下保党将无解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所长毛思迪(Steven W. Mosher)日前在英文大纪元刊登专栏题为“香港的示威活动是否可能意味着中共的终结?”的文章,他认为,无论习近平与川普的贸易谈判中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会在艰难应对的同时,碰上党内的反对者。

他表示,如果习同意美国的对等贸易的要求,这意味着中共要尊重财产权、遵守法治和建立公正的司法制度——这样势必会削弱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

而另一方面,如果习拒绝进行彻底的改革,川普无疑不会放过对所有中国产品提高关税。要是这种情况发生,那么中国经济的整个出口部门——按照市场原则运作的唯一部门,会跟着利润走——随着外国公司将工厂转移到其它国家以规避关税而消逝。

若习拒绝放松共产党对权力的束缚,将付出中国经济变得更弱的代价,而目前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紧张迹象。

“也许中国其它城市的居民也会要求自由,但更有可能的是中共党内其它派别策划,即便不是让习下台,也会利用他现有的弱点、减少他的影响。”他写道。

中共权斗早已演变为保党还是弃党选择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用西方的观念来看待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似乎总有一派是改革派,对面则是保守派(强硬派、反对派)。

横河分析说,所谓的强硬派,也是中共内外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它们和所谓的改革派一样也有自身无法克服的矛盾,只是表现不同而已,它们的全部利益来自中国经济的开放,即使是很不全面的自由经济。

而它们所要的那种强势的中国实际上就是这些超级权势集团全面控制的中国,但对美强硬只会削弱而不是强化它们的经济基础,而且加剧两极分化和社会动荡最终也会伤及它们自己的利益。

横河说,中共原来的改革之路已经走不通了,深化改革就是动中共的统治基础,中共在G20后内部面临的已不是改革保守之争。

“习近平面临的不是说服哪派的问题,而是中国的任何个人或派系面临的实质是保党还是弃党的选择问题。”他总结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