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国工厂临存亡"紧张和绝望" 白宫透露5月谈判破局内幕 向松祚分析中国根本问题

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9日透露,美中贸易谈判5月破局的内情。全球最大的消费品供应商利丰表示,美国零售商在紧张的贸易局势下加速移出中国,中国的工厂正变得「紧张和绝望」,面临存亡危机。对于美国要遏制世界老二的说法,有分析指并不成立中国著名学者向松祚分析:中国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

美国政府周二9日表示,将免除110项中国商品的25%关税,包括医疗设备、关键电容器等。

供应商因贸易战外移,利丰警告中国工厂面临存亡危机

美国放宽对中国的限制,并未放慢外商撤离中国的速度。彭博社报道,全球最大的消费品供应商表示,由于担心美国零售商在紧张的贸易局势下加速从中国外迁,中国的工厂正变得“紧张和绝望”。利丰行政总裁冯裕钧说,其美国客户正在敦促该公司将生产转出中国。这家总部位于香港的供应链和物流供应商,很大程度上依赖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来赚钱。2015年,该公司的中国采购量占比为59%,今年将首次降至不到一半。

香港利丰公司行政总裁冯裕钧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贸易战打乱了现有的全球供应链,美国客户对中美贸易战非常担心,因为利润已经非常微薄,而且大部分货源来自中国,倘若美国对中国货品加征25%的关税,他们不得不将供应链移离中国。

冯裕钧续称,美国零售商目前已经拿下了越南所有的制造产能,由于越南的制造业规模尚不足,暂时无法完全替代中国的制造能力;近期数据显示,越南今年以来获得的外资投资以及其对美国出口额都大幅提高,也侧面证实了越南正在成为美资的投资重点。

中国很多外贸工厂的订单也愈来愈少,不得不降低价格,这为欧洲和日本的消费品牌创造机会,利丰建议非美国客户抓住机会,以较低成本,享受中国较成熟的供应链。

图为中国一制造业工厂的女工

贸易谈判重启美国要遏制中共崛起?

人在香港的原中国大陆《华夏时报》金融部主任、首席记者贺江兵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说美国发动贸易战是为了“打老二”、遏制中国发展,是一种惰性思维,也是不负责任的、害人的思维:

贺江兵说:“其实美国这个贸易战,跟以前‘打老二’都不一样。中国在2009年就超过日本,(经济上)成为(世界)老二了。为什么那时候不打?胡温时代不打?那时候中国韬光养晦做得还蛮好,也不希望去输出独裁体制、搞关系、贿赂,不监控全世界。那时候胡温他没有这个思路。所以美国可以容忍。”

白宫透露5月贸易谈判破局内情

大纪元编译报道,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周二(7月9日)接受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媒体采访,透露美中贸易谈判5月破局的内情——中共想用行政法规代替修改法律完成协议承诺,而美方不能同意这个方案。

“5月谈判破裂,我们认为中共撤回很多之前达成的协议内容。我们以为我们达成了协议,但这些承诺又被中共删除了。”他说。

中共抗拒修法来完成中美协议承诺

5月初,美方收到的中共电报,中共明确撤回之前已谈妥的大部分承诺,这被外界视为中共悔棋的又一例证。

白宫官员首次透露5月谈判破裂的内情。

“我们的团队一次又一次地要求中共改变中国的法律(完成协议承诺),而对方在此问题上却越来越抗拒。”库德洛补充说,“他们似乎相信,仅仅国务院安全委员会或政治局颁布法规就足够了,而我们不能同意这个。”

库德洛解释说,中共确实有法院、有法律,过去美国也被中共告知它们会加强法治,但这事并没有发生。

“我们认为,我们已就某些问题和监管机制达成了一致意见,结果并非如此。”库德洛说。“在执法机制上,跟这也同出一辙。”

库德洛还列举美中贸易谈判几个棘手问题,美国除了不满意中共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国内保护条款,同样也不满意中共在强制技术转让、网络入侵、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以及执法方面缺乏补救措施。

他总结说,就是所谓的结构性问题加上商品问题。

中共为何不肯修法完成贸易承诺?

在中国,中共的行政令和暗箱程序的权力往往比立法效用还大,且更有效,但在美方要中共以立法方式兑现承诺,为何中共这次却不肯走立法这条路呢?

专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达成中美贸易协定,一方面是领导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着中共必须按照国际规则,透明公开行事,同时中共也害怕诱发体制性变革。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告诉《华尔街日报》,如果中共的承诺被明确列入贸易协议中,“这将削弱中国(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地位”。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则认为:“领导人面子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修法,就变成按照国际规则行事,透明公开,那是中共玩不起的,而且还可能引发体制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中共不愿通过立法来解决贸易争端有其现实考量。中共立法向来是宜粗不宜细,这样它就有很多解释和运用的空间可钻;但美国要求中共改的都是具体问题,每一条都逐文逐字抠得非常细,连翻译的差异都考虑进去,这让中共丧失任意解释法律的余地。

“中共立法是限制别人,或者限制中国民众,但是这次如果按照美国要求这么细地去立法、去修法,那等于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愿意。”横河说。

“且当法律属于涉外,如果明目张胆地破坏法律会有后果,尤其是在美国放弃了绥靖政策以后,美国会虎视眈眈地盯着中共对这些法律的执行情况。”他补充说。

若中共遵守规则协议,不构成任何威慑或障碍

库德洛在周二的采访中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点,若中共遵守规则,美中贸易协议根本不会对其构成任何威慑或障碍。

库德洛说,中共现在在使用其不同的权力机构回应美方。比如上周末,中共还想把他们要的包装成“公平、公正的协议”。

向松祚: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

中国大陆著名学者,中共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向松祚,曾撰文分析中国大陆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

向松祚认为中国的学界,政界,媒体界人士不应该过分热心参与中美关系的讨论,更不能跟着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扬镳,什么中国挑战美国,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什么我们要取代美国引领世界,什么美国已经衰落,什么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什么中国已经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向松祚分析,是不是世界领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心,是不是引领世界和人类进步,这需要世界人民来公认,需要人类历史来检验,需要具体真实的国际新秩序为基础,需要具体务实的各项政策来实施,需要新的国际治理体系和架构来保障,这并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气势如虹的语言来渲染能够起作用的,反而适得其反。

现在中国媒体包括一些学者几乎一边倒地说美国衰落,中国已经是世界舞台中心,无异于自找麻烦,自己主动树敌,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和言论。

我们再看看美国,美国其实在19世纪后期已经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第一制造科技工业大国,但美国真正引领世界是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也就是说,从美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到她引领和主导世界,等了半个多世纪,当然还有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提供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美国的精英们是有战略思维的。

美国赢得两次世界大战,赢得和苏联的冷战,不是靠高大上的语言来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军事经济实力,背后则是她的制度,尤其是宪法法治的巨大优势。

美国文化教育价值观的优势更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国精英仍然忙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读书,这不就说明一切问题了吗?

离开北上广几个特大城市,到广阔农村看看吧,离开北京市中心,去六环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进城务工人员不能上学就医的孩子们吧,去看看许多农村家徒四壁的贫穷状况吧。再看看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状况吧。

他最后得出结论说,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我们的根本目标也不是取代美国引领世界,更不是和美国叫板颠覆美国,我们的根本目标是让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因此,真诚奉劝我们的那些学者,媒体,官员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观客观再客观。不要逞一时意气,给国家添乱,给民族添乱,给子孙后代添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