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小小印章垄断背后竟是大黑幕

——广东印章价格这么高的原因找到了

刻章吗?塑料印章也要260块那种。

广东的印章市场因为长期处于非正常的垄断局面,也因此导致了印章价格畸高。但这种情况,将随着广东“印章大王”陈锦昌的倒台以及背后势力的消失而改变。

不久前,深圳市的谢寒、贾开玖两名官员的倒台,牵出了广东省印章行业的垄断黑幕。随着案情一步步揭开,人们终于了解了广东多年来印章价格畸高的原因——谢寒、贾开玖这两名官员的推动下,深圳创业印章公司垄断清远、韶关、河源、梅州、云浮、湛江、深圳等7个市的铜章加工。

从下游制作加工,上游的研发和材料市场,到中游的材料采购系统和信息系统,再捆绑高价销售印章设备、印章材料……从深圳到广东全省,创业印章公司在两人的帮助下一步一步控制广东全省印章市场。

1.垄断广东7市印章市场

每个公司设立的时候,刻印章是必经的流程。一枚最便宜的合成材料印章,在北京最低的只需要80元,在物价最高的上海,也只需要100元,但在广东,在创业印章公司的控制下,一枚最便宜的合成材料印章高达180元。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原支队长谢寒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原因是谢寒纵容深圳市创业印章公司利用公权力在印章业形成行业垄断,扰乱行业管理秩序;同时,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原政秘处主任贾开玖涉贿一案近日开庭审理,其中,贾开玖被检方指控收受深圳创业印章公司68万港币贿款。

正是这两个官员,以权力寻租,一步一步扶植了一个广东“印章大王”陈锦昌,蚕食垄断广东全省的印章市场。

深圳市创业印章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锦昌,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该公司在广东全省设有200余家门店。据新华社,陈锦昌目前已被公安部门拘捕。不过,该公司在深圳的一些门店仍在营业中。

创业印章公司有据可查的垄断行为从9年前已经开始。

2010年,创业印章公司承建深圳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并负责运行维护。从这时开始,创业印章公司就掌控了深圳市公章系统渠道,通过这个渠道去掌控下游的制作、加工等环节,攫取暴利。这些暴利,成本最终都转嫁到那些需要刻章的初创企业身上。

“赛道”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创业印章公司开始“制定规则”,向印章企业收取每枚印章65元的专利技术费。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2018年的8年里面,深圳全市大约刻制了900万枚网络印章,以每枚印章缴纳65元计算,仅仅所谓“专利技术使用费”这一项,陈锦昌已经获利高达5.85亿元。

除了不合理的专利费,创业印章的收费也不低。记者走访创业印章在福田区的门店发现,合成材料印章价格为每枚230元至280元;铜质章为每枚280元至480元;镀金貔貅每枚888元……在该门店入门处的一排橱窗内,摆放着各种章材样本。其中,一块青玉石印章标价11800元,一块寿山石印章标价18000元。

创业印章公司不顾市场价值规律高价售卖印章,也许是跟他们从谢寒、贾开玖处获得的“特权”有关。创业印章公司门店服务人员称,该店印章植入的芯片与公安系统联网,“其他店的印章不是公安系统认证的,不具有权威性”。

时代周报记者从陆先生处了解到,他在深圳注册公司时,只能去创业印章的门店篆刻公司印章,因为没有其他选择。但是创业印章的收费特别高,他选择最便宜的一款塑料材质的印章也要260元,要是选择高一个档次的,要400、500元。

陆先生表示:“在深圳,经常能看到创业印章的门店。每刻一个印章他们还要收65块的专利费,印章有什么专利技术?”

记者从某电商平台看到,塑料材质印章售价甚至不到10元,可见印章的成本并不高。

创业印章公司的手渐渐从深圳伸到了广东省其他市。

根据多家印章公司的说法,创业印章在清远、韶关、河源、梅州、云浮、湛江、深圳7个市垄断了铜质印章的加工,这7个市的其他印章公司不能制作铜章,只能制作利润相对较低的合成材料印章。印章行业常用的印章材料主要有合成材料、铜质印章、镀金印章几种,其中最便宜的是合成材料印章,利润空间也最低。

控制广东7个城市的铜质印章的下游制作加工环节,似乎还是不能满足陈锦昌等人的“胃口”。

2.深度控制全省印章行业上中下游

印章行业和典当行业一样,是特种行业,从2017年1月开始,国务院取消公章刻制审批,实行备案管理,印章刻制已经变成一个自由市场。2018年,创业印章公司还进一步控制印章行业的上中下游,尽管彼时,印章行业已经从特种行业变成了自由市场。

不久前,创业印章公司被广东省内200多家同业公司联名投诉,原因是创业印章涉嫌垄断市场,大幅抬高公章市场价格。

2018年5月,创业印章公司中标承建广东全省推广统一版本的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掌握了系统,创业印章公司似乎就掌握了行业的“生杀予夺大权”。通过这个系统,创业印章公司进一步垄断了全省的印章市场,向全省印章企业强征芯片“专利技术使用费”,拉高全省印章行业价格。

收取65元一枚的专利费似乎也不能满足创业印章公司的“胃口”,多家刻章企业反映,创业印章公司通过控制系统强迫其他印章企业与其合作,该系统上线后,印章行业出现普遍性“刻出来的印章备案屡屡通不过”的情况。

河源市一刻章店负责人告诉记者说,与创业印章公司合作的,刻章备案能一次性通过;没有合作的,在备案时会遇到种种“技术性阻挠”,且创业印章公司还可找出各种理由随时切断信息系统,让企业做不成生意。

行业中游材料采购系统也实际受创业印章公司的控制。不听话的上游厂商,没办法进入印章原材料卖不出去,不听话的下游厂商,拿不到材料,生意无法开展。

印章行业通过“印章材料商城”这一相关部门指定的平台采购原料,但平台背后的实际控制者其实也是创业印章公司。广东省多地印章公司反映,向该公司下单总是拿不到货,被以各种理由拖延。受创业印章公司钳制的名单里面,甚至包括广东省印章协会会长、广州市印章协会会长等,可见创业印章公司在广东省印章市场的“特权”有多大。

广州市印章协会会长曾献明开办的广州市祥光印章有限公司经营了20多年,因买不到原材料面临倒闭。广东省印章协会会长梁少峰开办的东莞市惠峰商业有限公司是印章材料生产商,也因无法进入省印章材料采购平台,面临生存困境。

不满足于收取专利费,控制全省印章管理系统的创业印章公司还抬高了全行业的价格。

自2018年10月份以来,创业印章公司停收65元的“专利技术使用费”,但全省所有的印章店都强制到统一的“印章材料商城”购买带芯片的印章材料,每枚印章收取20元的芯片“研发和技术服务费”,导致全省的印章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以前的材料价格为每枚6元,到指定的平台购买后,每枚价格涨至36元以上,其中包括20元的芯片费。”一名清远印章公司的老板告诉记者。但所谓的芯片材料基本没有技术含量,成本不足1元。

此外,其他公司还被“强制”向创业印章公司购买材料和机器。清远市多家刻章店老板说,创业印章公司强行要求购买其公司的机器与材料。“清远市有40多家印章店,每一家都必须向创业印章公司买机器,不买机器就刻不了章备不了案。一台机器要4万元,加上高拍仪、读卡器则要4.3万元。”

印章刻制的上游的印章研发和材料市场、中游的采购系统和备案信息系统,以及下游的制作加工全产业链条,都被两名官员“卖”给了创业印章公司,广东全省的印章生意,都掌控在创业印章公司手中。

在广东,印章生意似乎已经变成陈锦昌的“独市生意”。根据天眼查显示,创业印章公司的陈锦昌名下有54家公司,其中大部分都是印章行业相关的公司,陈锦昌在天眼查的简介中显示,陈锦昌名下还有一个国际印章文化产业园。同时陈的名下还有五金、矿业、房地产等公司。

记者了解发现,创业印章还跟深圳市书法院达成战略协议,通过举办篆刻活动等方式,把印章生意延伸到学生市场。同时,有网友反映去创业印章刻制新企业公章,留了电话号码,不出一个小时,各种问需不需要办业务的电话就持续不停,因此该网友怀疑该公司的信息系统存在漏洞或者,该公司疑似盗卖客户信息。

通过权力寻租垄断印章行业的独市生意似乎不仅仅广东一处。有多名网友评论说,这种垄断高价的印章生意,在全国各地都很常见。独家掌握全省印章行业的“供货+备案”两条“生命线”,独揽“变相审批”大权,绝非运气好那么简单。没有一些人的支持与纵容,这对于一家民间企业来说无异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时代周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