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政党 > 正文

王丹:对台湾的考验开始了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周一,国民党总统大选初选结果揭晓,毫不令人意外的,高雄市长韩国瑜获得胜利,将代表国民党出马角逐2020年的总统大位。不到一年的时间,韩国瑜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政客,登上了他的政治顶峰。且不论他是否能够当选,他的出线本身,就代表着对台湾的考验开始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韩国瑜代表的,是两条对台湾未来发展影响重大的路线。这一点,美联社的评论已经非常直白地点了出来,那就是“亲北京和民粹”。

首先,韩国瑜代表的很明显是倾中路线。考虑到今天的中国,除了中共之外,根本没有国人参与政治的空间,所以这里的“倾中”,严格地说就是“亲共”。韩国瑜的所谓“发大财”,其核心内容就是争取中国对台湾的农业订单;他刚刚上任,就到香港中联办与北京方面进行沟通,这一切都证实他确实希望依靠中共的支持。

台湾虽小,在中美大国关系中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进党的蔡英文亲美,国民党的韩国瑜亲共,谁当选,就代表着台湾人民对未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道路选择。亲美,其基础是安全和价值;亲共,其基础是所谓的“发大财”的愿望。台湾人要选择发大财,还是选择民主,这当然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其次,韩国瑜代表的,是一种民粹主义的社会倾向。韩国瑜从参选高雄市长以来,就没有提出过什么经得起考验的具有建设性的政策,他的胜利建立在所谓的“钢铁韩粉”对他的盲目支持上。凡是对韩国瑜提出批评的,韩粉就一拥而上,在网络上进行围攻甚至以暴力威胁。韩粉甚至喊出了韩国瑜就是“救世主”,就是“民族的大救星”这些我们在中国的“文革”时代耳熟能详的个人崇拜的口号。这种对领袖的盲目维护,这种不愿讨论具体政策,只陶醉于空洞的口号的情绪,就是典型的民粹主义的表现。

民粹主义席卷全球,但台湾的民粹主义却别辟蹊径;当全球的民粹主义体现在反移民的态度上的时候,台湾的民粹主义却具有浓厚的反智特征。这样的民粹主义会不会通过韩国瑜的胜选,主导台湾社会未来的发展,这当然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这样一个提不出具体可行的政策、煽动义和团一般的韩粉狂热的政客,能够走到今天,说明台湾的民主发展和社会进步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当年金改革损害了军公教集团的利益,使得他们成为钢铁韩粉的时候;当婚姻平权得罪了保守势力和宗教团体,使得他们强烈反对改革路线的政党的时候;当中共的势力通过媒体和网络、通过台商和政党,全面渗透到台湾并积极影响选举风向的时候,台湾面对的考验是非常严峻的。

虽然目前我们可以看到,年轻世代几乎一面倒反对韩国瑜,但是即使所有年轻世代都支持民进党,他们在选票上所占的比例也还是有限的。更何况,台湾本土力量之间也还需要更多的整合。而台湾社会根深蒂固的对于“发财”的集体迷幻心理,更是韩国瑜可以崛起的重要社会基础。

在这样的情况下,至少目前来看,没有人可以预测台湾人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对于台湾本土力量来说,掉以轻心会是选举大忌。现在,民进党和国民党的候选人都已经确定,对台湾的考验真的开始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