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割韭菜”的私募基金 正在排队“爆雷”

“有没有踩雷诺亚财富的?”在一个私募基金人士聚集的微信群里,有人这样问道。不少人都回应称,踩雷了。

7月份,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一只为承兴国际控股提供的总额约34亿元的私募基金爆雷后,不少投资者每天都在微信群里要求诺亚尽早公开事件真相与自身应负的责任,但得到的回复如出一辙:相关案件正在经侦调查阶段,若有新的可公开的事件进展,将会及时告知。而这笔资金具体流向哪里,尚未查明。

这并非诺亚财富第一次爆雷,此前它已发生过多次踩雷事件,其风控模式也屡次遭到市场质疑。此次事件再度将私募基金投资乱象曝光于镁光灯下。

今年上半年以来,基金业协会公布了4批失联私募的名单,失联数量共计268家,较去年上半年的163家增加了64.42%。在协会登记一年以上管理规模为零的私募共有2496家,其中不少沦为了“僵尸私募”。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期更有多只号称投向地产类资产的私募基金发生逾期违约、自融、伪造公文等违规问题,如深圳市轩鸿金融控股集团、南京中乾中航工业园私募基金、新华财富、永柏资本、中融国晟投资管理基金有限公司、河北瑞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金城集团等。

“大多爆雷私募项目属于典型的高收益,项目对接的多是房地产、融资平台、基建项目、影视项目,或者是踩雷上市公司,最后演变成非法集资、挪用资金等乱象。”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表示,在股权私募中,相当一部分采用明股实债模式,被广泛运用于房地产投资领域。随着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去杠杆深入及对私募监管的加强,这种明股实债的投资方式在新产品发行门槛提升、缺乏新资金延续的情况下,前面的窟窿就暴露无遗。

诺亚财富爆雷 风险正在发酵

这是时代给的机会,不野蛮生长对不起这个时代。这就是私募基金的发展逻辑,如今则成了风险爆雷的高发区。

7月8日晚间,在美上市的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而承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该产品发生延期。

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内部信中解释称,承兴公司涉嫌刑事欺诈,因此相关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投资者则认为,诺亚财富在其中存在风控过失,理应补偿他们的投资损失。但34亿元资金已不知所踪。

诺亚财富的风控能力显然存在漏洞。尽管诺亚财富方面表示:近期风险事件出现后,公司立即对所有产品进行了统计与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但新的问题很快被曝光。

据安徽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消息,6月11日,有网友给局长信箱投信咨询:为什么诺亚融易通(芜湖)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能在北京地区放贷?导致北京至少上百家业主面临失去房产的风险?

安徽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回复道,2018年7月,在开展小额贷款公司日常监管工作时,发现诺亚融易通(芜湖)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存在违规跨区域发放贷款问题,立即发函致属地监管部门——芜湖市地方金融监管局,要求该局责令诺亚融易通(芜湖)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立即停止违规开展跨区域发放贷款业务,并抓紧清理清收现有的存量违规跨区域贷款。目前,芜湖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正在监督该公司开展相关整改工作,该公司也在配合开展违规贷款清收业务。

诺亚财富于2017年曾发布消息称,2016年诺亚融易通小贷定调房产抵押贷款产品为核心业务,开始大力推广。截至2016年12月26日,诺亚融易通小贷总放款额突破20亿元,业务增长率高达721%。

风险不止于此。记者在查阅诺亚财富私募基金产品时发现,歌斐资产还与王振华的新城控股有所牵扯。

2018年9月19日,新城控股公告称,其子公司苏州新城创佳置业有限公司,拟与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珠海歌斐云展股权投资基金。公告显示,歌斐云展目标募资总额不超过21.4亿元。其中,苏州新城创佳拟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6.42亿元。该基金设立完成后,将投向新城及新城子公司操盘或控股的房地产开发、运营企业、房地产行业相关企业进行投资。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珠海歌斐云展成立的时间是2017年9月25日,股东为歌斐资产(持股69.9977%)、苏州新城创佳置业(持股30%)、芜湖歌斐资产(持股0.00237%)。

2018年5月14日,如皋市亿晟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其股东信息显示为:珠海歌斐云展出资2.86亿元,持股70%;新城控股子公司常州新城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30%。

7月10日王振华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逮捕。7月15日,穆迪将新城发展和新城控股评级列入下调观察名单。

基金爆雷高发  

一位长期研究私募基金的投资分析师称,诺亚财富持续爆雷的背后,是近年来央行钱币政策宽松带来流动性泛滥和资产荒的成果。流动性泛滥导致资产收益率极低,大量资金找不到合意收益率的资产,为此不吝探求高风险项目,一旦流动性收紧,羁系趋严,潮流退去,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裸泳者不止诺亚财富。6月19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二十八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共计73家私募;截至2019年6月18日,协会已将703家机构列入失联公告名单。从失联私募机构注册地统计显示,深圳成为私募失联的“重灾区”。

3月初,素有“中国黑石”之称的中信资本旗下多个私募产品逾期,存续产品规模约46亿元。其中,5个产品已经违约,规模逾30亿元;还有2个产品未到期,但兑付风险极大。对于产品逾期的原因,中信资本回复称:“主要受 大陆市场流动性收紧及A股市场调整等因素影响。这些产品并非保底,相关风险已详加披露且投资者已确认了解。”

4月底,永柏资本深陷66亿元兑付危机。其中包括31亿元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有知情人士分析称,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有:自融,底层为永柏置业的地产项目;期限错配,其中10期基金投资周期最短3个月,最长3年,但是地产项目周期3个月内绝不可能完成;违规销售,出售产品时存在通过拼单、代持的方式绕过投资规定。

4月底,金诚集团旗下6家备案私募,运作354只产品,未能兑付的规模超170亿元,投向主要目标是PPP的“特色小镇”。金诚集团发售的私募政信类固收产品里,有些100万~300万元认购额的产品,年化收益率达9%,800万元以上认购额甚至高达9.8%,而产品期限只有18个月。但PPP项目实施期比较长,有分析称,金诚集团私募产品涉嫌将项目拆标和期限错配,很可能有非法的资金池。

5月份,深圳私募轩鸿金融控股集团约有20亿元的私募资金出现了逾期。这些产品均号称投向真实底层资产,如位于前海的公寓、坂田的美食城、滨海之窗房产等高档小区、学位房、人才公寓、赎楼基金等实物资产,但却都无法退出。众多投资人于5月中旬、6月初分别向经侦和证监局报案,报案书显示,轩鸿控股未兑付的理财产品共计26只,其中23只基金都以有限合伙形式募集,均没有备案。

新华财富亦有多个私募基金产品出现爆雷,暴露的问题有违规销售、资金挪用等,其中,新华财富掘金2号,募集资金8000万元,借款人是宁波爱晚他山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资金的名义用途是进行无人机项目的采购,实际则投向了宁波的养老休闲地产项目,而这个项目一直在亏钱,造成了产品的爆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房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