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大饥荒中共零施粥 近七万饥民捣毁中共党委逃入苏联

伊塔事件,中方称“5·29反革命暴乱事件”,发生在1962年的初夏,三年困难时期刚结束。当时中国新疆约有6.7万中国公民,由于饥荒,通过以伊犁的霍尔果斯口岸和塔城的巴克图口岸为主的几个重要边境口岸越境前往邻国苏联,滚滚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在此期间,伊犁区党委遭破坏,中苏关系更加恶化。

@aolu2530001:我爷爷也是在1959年去世的。我爸爸说爷爷在最后一次住院回家时,给他带了馒头。那个馒头是医院里住院发的,爷爷舍不得吃,就带回家给爸爸。爸爸说,那个馒头的味道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忘记过,那成为他童年珍贵的回忆,并且也为此痛苦一生(爷爷省下馒头给他吃了,爷爷却活活被饿死)。

@段家卫锋:河南周口,我村总共400多口人,60年春天饿死27人,我家三个:我爷爷和他大哥,两岁的小姑。我父亲当时八岁,是亲历者。村食堂20多天不开伙,家里一粒粮食都没有,靠吃树皮,大家都是全身浮肿,在家等死,我爷爷当时30岁,正年轻,饭量大,差十天国家救济粮就下来了,没坚持过去。

周同宾著《古典的原野》:家家都自己煮野菜。没锅,就用脸盆、铁盒、陶罐代替。麻二爷找不到别的物件儿,就用便壶煮。留二奶信佛,藏一尊铜铸的半尺高佛像,佛像中空,饿急了,竟把它倒吊起当锅,边煮边说“罪过,罪过”。干部眼尖,白天,看见谁家冒烟,夜晚,看见谁家有火光,就去把煮菜的器皿砸碎,还要拉到群众会上批斗。干部也是乡亲。乡亲不顾乡亲,全不念阖族一个祖宗,全不念同村聚居几十年,一拃没有四指近。看见乡亲挨饿,一点儿也不同情。

@Vanessa_Zhang18:看过一些报导大饥荒的内容,从断粮到吃野菜、吃草根树皮、吃黏土、吃死人到最后饿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那是你无法想象的恐怖和痛苦,而中国那三年,是风调雨顺的三年。从前大清国饥荒年间的粥棚,布粥时在粥碗里立不住一根筷子的,布粥者就要被砍头的,可以说,中国共产党远不如外族的大清政府。

伊塔事件,中方称“5·29反革命暴乱事件”,发生在1962年的初夏,三年困难时期刚结束。当时中国新疆约有6.7万中国公民,由于饥荒,通过以伊犁的霍尔果斯口岸和塔城的巴克图口岸为主的几个重要边境口岸越境前往邻国苏联,滚滚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在此期间,伊犁区党委遭破坏,中苏关系更加恶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