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一个老股民的自白:面对科创板 我认怂

我今年41岁,股龄19年。2000年刚刚入市的时候,我意气风发,风格激进,手法凶悍,胆识过人,不到一年就亏了70多万。那时候腾讯还没有发达,小马哥因为缺钱差点把公司卖了,深圳的楼价一平米只要5000块钱,很多人觉得贵,都在观望,而那时候我一口气亏完70多万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简直是个没心没肺的二逼青年。

1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我不开通科创板不是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有科创板这事儿。

其实,我的券商客服已经多次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开通科创板。那位声音很好听的客服妹子以为我是因为不会用手机操作才迟迟未开通的,她甚至还一再问我,需不需要她来手把手教我一下,但我还是婉拒了。

我告诉她,其实我会用APP操作,我也了解科创板目前的各种政策,但我更了解我自己,我觉得我根本不适合玩科创板。

客服妹子完全不认同我的观点,她说:“不会呀!您怎么会不合适投资科创板呢?您这股龄都快20年了,资金量也完全达标,当年创业板、融资融券、新三板,这些新事物您都是我们这里第一批开通的老客户呢!……”

我苦笑不已,长叹一声说:“妹子,对不起,我老了……”

我想她可能对我很失望。其实,我对自己也多少有一些失望的,有些青春逝去不再来的惆怅。

我今年41岁,股龄19年。2000年刚刚入市的时候,我意气风发,风格激进,手法凶悍,胆识过人,不到一年就亏了70多万。那时候腾讯还没有发达,小马哥因为缺钱差点把公司卖了,深圳的楼价一平米只要5000块钱,很多人觉得贵,都在观望,而那时候我一口气亏完70多万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简直是个没心没肺的二逼青年。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太白的这几句诗,就是我当年真实的内心写照。

那时候我很年轻,家境又很不错,对未来满怀憧憬,总觉得自己没准有一天也能成为一个超级富豪。我心想,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每天啥正事儿都不想干,就在全国各地到处装逼卖萌,告诉大家“有钱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明明只想炒一点小股票的。”

刚入市就亏了70多万,我老爹骂我是败家子,要把我手上的钱都扣住,我当场怼回去说:“我一定在股市赚个一千万给你瞧瞧!”

我说到做到,后来股市还没涨到6000点,我已经赚够一千万了。

那些年我在股市里彪悍无比,天天打板。530一波腰斩,我身边的许多人都怂了,要落袋为安,唯有我,去银行贷款出来继续血战到底,一波反杀干到5000多点。

那段时间我的现实生活简直平淡得像白开水一样,但是我每天都在股市里出生入死。

我虽然交易频繁,经常换股,但我内心里坚信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垃圾股我是看不上的,我只买那些财报特别好看,券商一致看多的白马蓝筹。

中字头的股票最威风,中国铝业、中国远洋,都是那时候A股最当红的炸子鸡,我场外配资,一波就完成了一变四,四变八。

价值投资的滋味,真是好得不要不要的。

那时候我年少轻狂,不可一世,但运气却好得离谱。2007年高位的时候,恰好我要结婚成家,除了一部分底仓之外,卖了大部分股票,换了好车,买了大房,又去度蜜月。年少多金,鲜衣怒马,醇酒美人,人生快意莫过于此。

2008年,股市暴跌,我当初留下的一点底仓从高位算下来,市值亏了80%多。钱虽然不算很多,但我在股票上投入了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内心的幻灭感不比那些崩盘跳楼的股民差多少。

所谓价值投资,不过如此。

从此后,我再也没买过蓝筹股,而且我还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但凡券商研报一致看多的股,我就直接略过了,一眼都不想多看。我对中国的分析师们,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无论是新财富的大咖,还是电视上的大师,心中并无半分敬意。但我理解他们,大家都是为了生活。

再后来,我从职业股民变成了半职业股民。我是家里的独子,老爹年纪大了,家里的生意还是必须要接手的。虽然生意上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但对于股市,我总是情有独钟。我总觉得股市才是我的事业,而公司的生意就像家里包办的婚姻,相敬如宾,却终究没有爱情的味道。

2

我说句心里话,中国的价值投资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个笑话。

不要跟我提茅台,在我看来,茅台只是时候未到,但那一天总会到的。

我已经不是价投派了,我是纯粹的交易投机派。在我看来,这个市场里所有的股票都是一样的,根本没有什么好股票坏股票之分。

在股民眼里,涨的都是好股票,跌的都是坏股票,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真有坏股票,监管层为什么不让它们退市滚蛋呢?在我看来,那是因为在监管层看来,即便那只股票做了一些坏事,都应该给它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没有什么坏股票是不能改过自新的,如果一次不行,那就两次好了。只要有理想,扇贝都还有游回来的那一天呢!

易经有云,否极泰来。坏到极点就是好,坏股票烂到极点的时候,通常它就要好起来了。秉承这一思路,2008年以后我专买ST股。

这是一个水很深的领域,每一只ST股票的背后,都有一个冗长的狗血剧,拍一个50集以上的国产电视剧绰绰有余。

买ST股的逻辑和价值投资完全不同。

财报就不用看了,要是财报数据好,压根不会ST。PE、PB什么的全是浮云,根本不用去想。但是,你要深入地了解ST的世界,会发现一个巨大的新世界。

大股东之间的博弈,你一定要看得懂,而且你得深谙中国社会的各种潜规则。有些看似凶险无比的举措,实际上并无风险;有些看似平淡的抉择,却往往意味着博弈势力的此消彼长,有时候它会让一波如箭在弦的上涨戛然而止,推迟到几年之后。

游资们也会在这里兴风作浪,各种江湖传言你要仔细地分析,里面会有八九分假,但也有那么一两分是比较靠谱的。

我用这种逻辑玩了很多年,总体来看,战绩比当初的价值投资理念的结果要好很多,也许是因为它更契合那个时代A股的气质。

这个路数的核心价值点在于博弈论,在A股市场里,你可以不相信规则,但要相信人性。

不过这个玩法这几年也越来越不行了。ST退市的股越来越多,做局做崩了的事情屡见不鲜,徐舵主都去吃牢饭了,游资的江湖也没有前途。这个模式正在死去,它和田园价值投资派一样没有前途。

水浅的池子里养不出蛟龙,只有一群食人鱼在池子里互相撕咬,对方的血肉就是它们延缓死亡的补给。

机构抱团白马,白马纷纷爆雷,它们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散户们一定要明白,这是当下市场的大环境,有或者没有某种新事物都不会改变这个大环境,倒是这个大环境,它最终能决定新事物的走向。

3

客服妹子说:“您以前很喜欢尝试新业务的呀!”

是的,以前我那么二,当然很喜欢这类新玩意儿的。

创业板推出的当天我就开了,现在创业板一地鸡毛。

新三板推出的当天我也开了,开户门槛500万,比科创板高,结果我现在新三板的市值已经快达不到科创板的开户条件了。

新三板最大的问题是,根本没人玩,交易量少得可怜。

在A股,流动性就是市场的命根子,没有流动性就意味着市场要死。2015年股灾的时候为什么狂跌?因为市场流动性没有了。后来救市资金不得不去买了许多垃圾股,造了一批“王的女人”,把流动性问题解决了,才终于救市成功。

但是,没有资金来救新三板,里面的资金早就哭晕在厕所了。顺便一提,新三板本来是为了救老三板市场才推出的,但现在,老三板都根本没人提了。

说来好笑,其实我开通新三板的时候,并没有打算参与新三板。那时候新三板门槛高,我开的时候纯粹是随手装逼,心想着,万一将来有机会呢?

但后来就不断有人来安利我,希望我去参与一把。2015年那会儿,我身边一堆小伙伴的公司都准备上新三板,不少人说要低价转给我一点股票,让我参与一把。那时候新三板的股权就好像中秋的月饼,生意场上的人谁都不爱吃,但依然要互赠一下,这算礼尚往来。一来二去的,我就这么入坑了。

2015年股灾的时候,我心想,新三板可能还恰好躲过了股灾。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全市场估值崩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新三板一样崩,而且受流动性制约,它崩得还更惨烈一些。

主板崩的时候还有人叫唤,新三板崩的时候连叫唤的声音都没有。大家好歹都是能拿得出500万来玩的人,打落牙合血吞,叫什么叫呢?亏得起这钱,丢不起这人!

我以前还真是很喜欢拥抱新事物来着。P2P红火的时候我也参与过呀,后来爆雷了,我也血本无归了。比特币红火的时候我也参与过呀,现在虽然还有盈利,但好像也没多大意思了,由它去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但是这一次,科创板出来了,我却没兴致去开户了。

据说,符合开户条件的投资者有320万户,其中290万户已经开了,其中270万户在打新。这个数据让我有点失落,本来我以为符合条件的至少有2000万户呢,没想到我太乐观了。

我一直以为中国股民们都很有钱,但没想到50万以上的账户才这么点,按照这资金标准,我算中国前1%的股民了,然而我一直把自己当散户韭菜看的。

当场子里的韭菜浓度高于99%的时候,它就是金融领域的贫民窟啊!真正能通过股市赚大钱的人,又有几个呢?

想到这一点,我就不想玩了,这个游戏已经变得索然寡味,这才是意兴阑珊的本质原因吧。

320万户的总量,开了290万户,说明像我这样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参与的人,我猜想啊,可能都是想去科创板收割韭菜的,只是没有想到,原来场子里只有镰刀,没有韭菜。当局面搞成这个样子的时候,通常的结果是,自己变成了韭菜。

4

尾声

我本来也可以开个科创板权限放着,或者打打新什么的,但是我是了解我自己的,我这人定力不太行,不然新三板也不会亏成这个样子。

所以我干脆,连科创板的权限都懒得开通了。唯有如此,才能从源头管住我自己的手。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这人如果说活到这岁数还有一点可取之处的话,大概也就是这点自知之明了。

当年我天天犯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成为超级富豪的呢,但是现在我不会这样想了。2000年的时候马化腾没我有钱呢,但是现在我的身家跟他相比就是个笑话。我知道我自己,再也不会成为超级富豪了,那是一场梦,现在该醒了。

我也不想成为中国巴菲特了,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炒股19年,回首往事,我现在终于明白,我能在股市里多少赚一些钱,完全是因为家底子厚,撑出了一个大心脏,所以才总是想玩心跳,仅此而已。

我要是当年听老爹的话,专心好好地做实业,我这会儿至少也超越了现在的自己。

而如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那么,我曾经经历的每一次回撤都足以家破人亡。

我现在经常劝我的员工别炒股,真的,我真心这么想,我觉得大多数人要是好好工作,应该比他炒股赚得多。要是老玩虚的,普通中国人注定都是一辈子做韭菜的命。

如果你一定要炒股票呢,我就建议你,熊市里千万别炒,牛市里捞一把就跑,长此以往你也就比大多数股民强了。

明天,科创板的新场子就要开业了,许多勇士都在磨镰刀,准备好好收割一番。在这个时点上,我上面写的这些话显得特别消沉,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没办法,我老了。

最后声明,此文只为A股的韭菜们所写,如果你自认为是一个天赋异禀的高手,那么就当我没说好了,真正的高手在什么市场里都能活下来。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自认为只是一个普通韭菜,那么我送你一句话:

“放开那个科创板,让高手们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