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中共是不是“敌人”? 美国专家有话说

在九十多名美国专家发表《中共不是敌人》的公开信后,一百多名美国各界人士上周联名签署了一封致特朗普总统的公开信,呼吁美国政府坚持目前采取的对抗中共的路线。

这封题为“在中共问题上坚持到底:致特朗普总统的公开信”的信函由退役海军上校、前美国太平洋舰队情报和信息行动主管詹姆斯·E·法内尔(James E. Fanell)执笔,获得了约130个签名,签名者包括美国退役军人、前情报官员、学者、教授、智库成员等人士。公开信写道:“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美国奉行与中共接触的开放政策,极大造成了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削弱。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公开信称中共没有成为信中这些专家们希望成为的样子。信中鼓励特朗普总统继续在中共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在此之前,包括前外交官在内的90多位美国亚洲事务专家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给特朗普总统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称“中共不是敌人”,并表示两国关系的恶化不符合美国及全世界的利益。

应该如何定位美中关系?对美国来说最好的美中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一些美国学者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当被问及对美国来说,中共到底是不是一个敌手时,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金德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她说:“毫无疑问中共政府和执政党处于对美国特别敌对的立场,所以是的。”

威尔逊中心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则认为,中共是美国“最严重的、长期的”战略挑战,但不是“敌人”。

他说:“我觉得‘敌人’这个用词还是不大合适。敌人应该是你死我才活的概念。这个就是说明最近有越来越多的强硬派是说中共对美国来讲是组成了一个生存性的威胁。我觉得这个有点儿夸张。如果我们说中共是美国最严重的长期的战略方面的挑战,这我是同意的。生存性的威胁我觉得不太对。而且如果我们采取这么一个态度的话,我们避免不了(导致)一个新的军备竞赛。这个是最危险不过(的情况),也是两个国家都付不起的,一个非常高的、新的(代价)。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还觉得,如果两个国家都是以他们的国家利益,而不是以他们的态度或者害怕为主导力量的话,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避免最糟糕的一个后果。可是如果我们要避免那个后果,我是说打仗,我们非得以国家利益而不是我们的态度和害怕为主。”

当被问及对美国来说,最好的美中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时,金德芳教授认为,理想的关系是美国和中共与世界其它国家一道解决世界当前的问题,但现实并非如此。

金德芳教授说:“理想上,美国和中国、日本、印度和所有其它国家都应该合作解决世界当前存在的问题。但那是我们希望中的中国,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共。”

戴博认为,对美国来说,最好的美中关系首先应该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另外透明、互惠也是关键的要素。

他说:“国家利益第一。另外我觉得和中共我们应该承认中共再也不是一个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所以不应该给它一些特殊的优惠。我们应该再要求中共在经贸关系上透明、互惠,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我是非常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助手的概念,就是再也不应该给中共特权。互惠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中共所不给予美国政策的这些投资或者做买卖的这些条件,美国也不应该付给(给予)中共(对等的)政策。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得很强硬地要求中共符合他所有世贸组织的有关的承诺。包括它对国企的直接或间接的补贴。也都是问题。当然美国也是要保护它所有的知识产权,可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透明、遵守所谓的国际规则,还有这些互惠。”

戴博还特别提到了公平的重要性。他说:“孟子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从事中美关系都快35年了,我觉得中国人和美国人对‘公平’这个词没有两个不同的概念。中方是很清楚它在哪些方面是占便宜、钻空子的。在这些方面美国应该是非常强硬。另外,我们美国也应该是反对中共所有的非自由的国际影响力。就是说中共经过它的投资,所谓的‘一带一路’的所有的这些项目,中共就是要扩张它的非自由的一些原则,变为国际的非自由原则。这些美国也应该反对。”

此外金德芳教授认为,美国一些人对中共存在误判。

她说:“一些人认为随着中国大陆富裕起来,这个国家将会更加民主。目前的情况是美国的相关政策是这些人制定的。但那种情形没有发生。中共已经变得更加专制。我们越快理解到这一点我们就能做的更好。”

在谈到美中两国是否能够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时,戴博认为,目前看来美中距离这一陷阱“稍微”更近了一些,但他认为两国能够避免陷入这一陷阱。而金德芳教授认为,美中关系的未来主要取决于中共能否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做出让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