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警暴加黑帮恐袭 中共打何算盘?大变局 香港成中国人方向火车头?

——

黑帮21日两次血洗元朗,港警淡化为“政见纠纷”与“一场打斗”, 众港星纷纷发声谴责。 港共动员黑道反「反送中」不小心红包露了底,现场散落利是封 。台湾政论作家分析,中共为何挑元朗下手?把黑帮当军队和港警来用。香港共军不出动,2周末港警黑帮轮番上,攻击市民,是大变局和中共穷途末路先兆。导演、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叶健行忧心直呼:“香港警察同黑社会正式联手!中共式武斗正式揭幕!香港正式沦陷!” 演员杜汶泽表示:“一个手段如此卑劣的政权,你打一代人,你打不死他们,他们就会成长!你只有死路一条!”

禁书最多作家阎连科无畏宣告:盼香港成为14亿中国人的火车头

中央社报道,“禁书最多”的知名中国作家阎连科最近在香港对年轻读者表示,要有反叛心理,读一读“学校不让读的书”;他并盼望香港成为14亿中国人往前走的火车头。

报道引述香港星岛日报21日报道,中国大陆老中青三代文化界代表人物阎连科、许知远和蒋方舟20日齐聚香港书展,聚焦讨论当下的“时代困境”。

有“荒诞现实主义大师”之誉的阎连科今年出版了新作“速求共眠”,但他表示此行不是卖书,并向读者打趣“你们能买到的都是不值得一看的”,而是希望“说点想说的话”。

阎连科对年轻读者表示,要有反叛心理,读一读“学校不让读的书”。他还寄语香港,希望香港成为14亿中国人往前走的火车头。

阎连科并试着以新闻来解释“困境”一词,例如中国大陆去年初发生的“张扣扣为母报仇”案以及91岁老人被当成扫黑除恶的目标等。他为这些人不甘,但又无可奈何,“今天在这个荒诞、复杂、不可思议的世界里,最痛苦的人是有良知的人”。

在问答的部分,一名大学新生问起如何改变周遭环境,阎连科回答时建议,“你还特别小,不要想太多”,但一定要有反叛心理,“比如学校不让你读的书你也偏偏要读一下,这就是好学生”。

他还特别向香港读者赞许了香港的自由开放,以及最近针对反逃犯条例修例游行时,绝大多数港人有礼貌和有秩序。

港共动员黑道反「反送中」不小心红包露了底

曾长期在香港居住的台湾政论作家林保华在《新头壳》撰文分析,这次反送中,民众多是穿黑衣来「送终」,为了「分清敌我」,一向穿黑衣的黑道这时穿上白衣。在前一天的7月20日,就已经有一批白衣人在金钟集会,撑警察执法,为滥权打气。结束后所遗下的垃圾里就有「利是封」,也就是红包,说明这些人是拿钱做事的。这次再由白衣人出来殴打反对警察滥权者,其脉络也就很清楚了。

港警和黑社会及建制派的新界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表现,都可以看出这场事件与上星期官方在沙田布下陷阱,使散场民众因为地铁与港铁不停站而无法回家,被警察赶到商场里面「关门打狗」,都是类似的招数。这是在解放军不出兵情况下政府对暴力的使用。

到了动用黑社会施暴,也是到了快要穷途末路的时候了。这点台湾人看得应该很清楚。1983年动用黑社会在旧金山暗杀作家江南,太阳花运动期间白狼出来「勤马」,都是社会大改变的先兆。

中共为何挑元朗下手?把黑帮当军队和港警来用

林保华介绍,选择元朗来作恶,也可以理解。元朗在新界西部晚开发地区。从历史来看,新界不同香港、九龙是割让给英国的,而是满清政府租给英国99年,也就是1997年收回的由来。因为是租的,所以港英政府为表示尊重期间,那里保留了《大清律例》,也就是重男轻女的特权,如男丁有继承权,女性没有。他们因为有大量农地,所以新界开发时,政府都以优裕价格征收,这些仕绅都坐地发家。

他们本来是中共眼里的土豪劣绅,但是中共决定收回香港时,首先收买他们。1984年几个月内,邓小平首先发话3次,声称黑社会也有爱国者;只要香港收回,奴隶主治港、封建主治港都可以。于是允许新界的土豪劣绅保留他们的特权。所以1980年代中英谈判时,他们是第一批英国殖民统治下的「爱国者」表示欢迎中国收回,当时的新界王刘皇发更是红得发紫,后来利用价值逐渐失去则是后话了。

从近期来看,新界逐渐成为继续开发的重点地区而加剧利益争夺,原来的地痞流氓加上新的角逐者,元朗就成为黑道活跃的地区。这又不能不归功于上一任特首的梁振英。他是地下党员,深明「群众斗群众」对他们统治的重要。于是将建制派的人也组织团体与民主派上街对抗,虽然人少,因为得到官方与警察的暗中支持而加强了影响力。

有些官方难以解决的问题,尤其涉及新界的土地纠纷与利益冲突,还有年轻人反对中国水客扰乱市镇生活秩序的「光复」行动,梁振英就怂恿黑道出来。当时已经初具规模,现在当然「招之即来,来之能战」,当警察与军队来用。

黑帮两次血洗元朗  港警淡化为“政见纠纷”与“一场打斗”

林忌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说,在以往的“反送中”游行过后,店铺几近没有任何损失,第二日商铺可以照常营业(如沙田新城市广场);但在警察口中的“一场打斗”、“政见冲突”,由“撑警察”的白衫搞完一晚后,人心惶惶,没有人再敢上街。事实正说明了“暴徒”,就是那些口中“撑警察”的人;而正是警察包庇这些暴徒,才令香港经济受到真正的伤害;警贼难分,警黑勾结,市民对警察已完全失去信心,令香港万劫不复的,正是港共政权与香港黑警。

林忌还披露,警察收队离开元朗站后,约在凌晨时白衫的“撑警者”去而复返,再次见人就打。

白衫暴徒继续手持木棍与铁通在村口叫骂市民与记者,警察不但没有入内阻止,反过来搜查在村外围观市民的身份证;在对峙超过两个半小时后,警察终于在凌晨3时多入村调查,5时多向传媒交待行动,把白衫暴徒无差别攻击港铁站内外的市民,淡化为“政见纠纷”与“一场打斗”;被问到为何对持武器的白衣者不采取行动,警察竟辩称自己看不见有武器──即使镜头清楚见到警察与持武器者拍膊头谈判。

香港元朗区变死城?疑被黑道恐吓9成商店关门

自由时报综合报道,22日下午,有社工团体及元朗民众约600多人集体到元朗警署「报案」及投诉,要求警方严惩打人白衣暴徒,接着网上再传,黑帮打手可能再于元朗滋事、包围朗屏站、可能蔓延到天水围等地,更有流传要大家下午4点到10点不到元朗…黑帮的气焰相当嚣张,但市民根本找不到可以证实的管道,只有港警指是谣言。

但是,元朗人根本不相信警方,几乎都被吓坏了,一位住元朗逾20年的民众表示,从小看到黑帮嚣张,但是大规模在地铁站乃至车厢、商场内打人事件,还是第一次,而可恶的是,警方都没有到场协助市民;市民自求多福,昨天下午,元朗市面约9成店铺提早关门,员工提早回家,还有人购买大量面包回家囤货,原本人流熙攘的街头,变得冷清,有如死城。

包括一般商店、便利店、百货商场及沿街商店、酒楼、茶餐厅、银行、投注站、球场、游泳池…等,几乎全部提早打烊或关门,连小巴都无人敢搭,车流顿时稀少。

港星纷纷发声谴责 杜汶泽:你只有死路一条

图:21日晚,元朗白衣人群殴反送中的市民,一众港星纷纷谴责中共输出暴力。图为(从左至右)杜汶泽、邓达智、王喜资料照。

港星杜汶泽在脸书揭示,“其实2014年10月3日港共政权已经试过找黑社会帮手,所以衍生出‘鱼蛋革命’,以武抗暴。今日元朗,警黑合作,并不是新闻。”

受访时杜汶泽嘲讽道:“为什么港府每天指责示威者的时候,就说要维护(香港的)法治?我真的想问一下:元朗的法治在哪里?难道元朗独立了吗?不受特区政府管辖?”

叶德娴叮嘱:“各位市民要保护自己安全。大量白衣人已在元朗四处打人,切记不要硬碰。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保卫香港!”

电台节目主持人邓达智是元朗原居民,家住屏山,21日在金钟一带参加游行后,他在傍晚已返回住所。受访时他表示:“我晚上在家看到新闻,这样打人,好恐怖的打法。所有任何种类暴力都要谴责!”

叶蕴仪和黄耀明在Instagram转发消息,并呼吁市民不要前往元朗,避免受伤。黄耀明还转贴告示,若有人担心安全,晚上可以到湾仔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投宿及休息。

知名歌手蓝奕邦在脸书写道:“元朗有黑社会打人,警察去晒边(警察去了哪里)?”

王喜反问港府:“元朗是香港政府管辖范围内吗?”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