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不让步 已有数十位美国人质被川普营救回国

据多个人权组织及专家表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海外美国人质问题的关注和营救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已经有数十位美国人质被川普救回国。

图:2018年10月13日,星期六,华盛顿,唐纳德•川普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美国牧师安德鲁•布鲁森一起祈祷。布鲁森在周五从土耳其近两年的拘留中被释放后,于中午返回美国。

据多个人权组织及专家表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海外美国人质问题的关注和营救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已经有数十位美国人质被川普救回国。

据福克斯新闻网(Foxnews)报导,迄今为止,在川普的第一个任期内,外界已知的就至少有21名被关押在海外的美国人质获释回国。其中包括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萨布丽娜•德索萨(Sabrinade Sousa),应意大利检察官的要求,她在葡萄牙被关押了18个多月;还有一名埃及裔美国慈善工作者阿亚•希贾齐(Aya Hijazi),她在开罗被关押了三年。然后是从中国获释的美国女商人桑迪•潘-吉利斯(Sandy Phan-Gillis);凯特琳•科尔曼(Caitlin Coleman)和她的家人于2017年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地区被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释放。

自川普总统于两年半前上台以来,他一直表示自己会让那些被不公地关押在国外的美国公民回到祖国——并将该问题描述为前任奥巴马政府无法有效实施行动的遗留问题。

撇开党派和政治问题不谈——很多美国家庭、立法者和社会及人权活动家们都认为,川普总统在重点营救美国人问题上的强硬路线正在产生效果。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执行主任、《我们想谈判:绑架、人质和赎金的秘密世界》(We Want to Negotiate:The Secret World of Kidnapping,Hostage sand Ransom)一书的作者乔尔•西蒙(Joel Simon)对福克斯新闻频道表示:“发生了改变的是川普总统个人对该问题的重视和参与程度。川普本人此前也已经明确表示,他会把营救美国人质视为首要任务”。“我与那些获得营救的人质家庭交谈过,他们都非常感谢总统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但一些政策专家也担心,同样的关注可能会增加风险,因为它会明确美国人质的潜在价值。”

与此同时,美国的约书亚•霍尔特(Joshua Holt)在委内瑞拉监狱服刑多年后获释;牧师安德鲁•布鲁森(Pastor Andrew Brunson)在土耳其获释;最近,美国宇航局科学家塞尔坎•戈尔奇(Serkan Golge)在今年5月下旬获释。此外,今年早些时候,金伯利•恩迪科特(Kimberly Endicott)和她的导游在乌干达被绑架,仅仅五天后,通过乌干达官员和美国官员之间私下沟通,这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祖母就被迅速释放。

捍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FDD)高级副总裁乔纳森•尚泽(Jonathan Schanzer)也对川普表示支持,他说:“川普政府一直在积极争取释放被不公平拘留或抓获的美国公民”。“他通过与埃及或朝鲜等外国领导人直接接触、通过代理人间接接触(如阿联酋帮助释放了也门的一名人质)以及对土耳其部长实施制裁等等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川普总统显然比其他历任总统更重视这个问题。”

上个月底,詹姆斯•福利遗产基金会(James Foley Legacy Foundation)发布的一项研究进一步表明,除了越来越多的被关押在海外的美国公民成功获得自由之外,美国家庭在与美国政府打交道以获取他们的爱人和亲属的信息方面,也取得了显着的进步。此项研究参与者进一步指出,家属们提出的案件被放在高级别上,有更高前的优先处理次序。

据支持和关注人质问题的组织“美国人质”(Hostage US)透露,平均每年有200至300名美国人——从救援人员、记者到游客、学生、商人和双国籍公民——被犯罪集团或恐怖分子等非国家组织绑架,或被不友好的国家政府关押在国外。这些绑架中的大多数是出于金钱的原因,或者是为了寻求媒体关注或某种形式的承认和让步,但同时,也总会有少部分人被关押成为了流氓政权的政治谈判筹码。

但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的政策曾在2014年末开始发生变化——将被绑架人质的家庭筹集赎金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并允许政府与劫持人质者之间进行更广泛的沟通。之后,已经有多名美国记者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扣押并在镜头前遭斩首,而他们的许多西方记者同伴都被各自的政府救出,这引发了美国国内越来越多的不满。

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2001年至2016年间,美国人占被绑架者遭杀害的人质总数的45%。

前联邦调查局人质谈判专家克里斯•沃斯(Chris Voss)指出:“我喜欢川普总统在囚犯和非法拘留问题上的做法。他采取了一种更加自信的方式,表现出愿意与诚实的中间人打交道,并从整体上看问题。”

沃斯也是《永不妥协》(Never Split the Difference)一书的合著者。他表示:“总统对说空话和浪费时间的行为也表现出了极低的容忍度,而这正是你希望从国家领导人那里得到的。”

自2018年5月以来,律师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一直担任美国总统人质事务特使。他的办公室旨在指导和协调有关人质和政治犯的外交努力,“使高级别官员始终关注人质事务,并与外国合作伙伴接触,协助人质的救援,坚持强有力的‘不让步’政策。”

川普政府的官员们已明确对外表示,“不让步”并不意味着“不沟通”。

人权组织“自由倡议”(The Freedom Initiative)的创始人穆罕默德•索尔坦(Mohamed Soltan)表示:“有一点是肯定的,本届政府在让美国人回家方面的工作非常有效”。“自由倡议”是一个关注政治犯的人权组织,创始人本人也曾是埃及的一名政治犯。他补充说:“我们希望看到这一趋势继续增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