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中共教育双轨制成“陷阱” 教育变相危害社会

在近日北京大学举办的论坛上,北大教授渠敬东指出了大陆现行的教育体制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都造成影响。本台记者日前采访了曾在大陆广州市一小学任教的李老师,她指出,中共教育的本质是为了创收、赚钱,重分数,并为中共体制歌功颂德,这样的教育更对整个社会造成危害。

中共教育饱受诟病,其本质是为创收,并为中共体制歌功颂德(微博图片)

在近日北京大学举办的论坛上,北大教授渠敬东指出了大陆现行的教育体制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都造成影响。本台记者日前采访了曾在大陆广州市一小学任教的李老师,她指出,中共教育的本质是为了创收、赚钱,重分数,并为中共体制歌功颂德,这样的教育更对整个社会造成危害。

据媒体报导,渠敬东是北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社会学系教授。他在近日北京大学举办的第二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上批评,教育双轨制成了家庭资源无限投放的无底洞。

渠敬东指出了现行教育体制的一系列问题,学生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堪忧。他批评,国家教育机构掩耳盗铃,一出校门孩子们就马上被家长领着进各个辅导班。今天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国民教育里最好的资源都退出了教育。

他说,教育双轨制“一方面使得国家不再负责国家的职能和义务,另一方面又在用庞大的资本市场攫取了所有家长重要的经济资源。”“而且越是这样,越让孩子提早进入到一个残酷的竞争世界里,孩子从小就越明白,我拿高分是用资源换来的。”

现居美国、曾在广州任教的李老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共政府对教育的投资过少,导致教育资源匮乏,教师因工资不高而进行“有偿补课”,而最终买单的却是学生家长。

【录音】其实现在中国教育上来说,是一个乱象。大家都知道,教育是立国之本,也就是说一个国家对教育的投入,表明它(政府)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那么中国的教育可以说,它是在全世界投入最少的国家。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等于是中共把国家应该承担的教育费用转嫁到父母身上,老师就是有偿补课,本来是国家应该承担的,那说白了就是中共的这种教育体制,就是利用教育来从孩子的身上赚钱。这就是我看到的中国教育本质的东西。

李老师说,中共的教育制度摧毁了教师应秉承的师德,又把学生当成“摇钱树”进行多方牟利,家长们因缴纳不起昂贵的学费而导致的社会悲剧,近年不断上演。

【录音】既然是利用教育从孩子身上赚钱,那途径就很多了,一个就是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啊,它是以收费来牟利的;那么补课呢,就是开各种学习班赚钱。为了让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或者让孩子享有更好的教育,实际上(家长)就要花很多钱。你看中国大陆的教育,它收费包括大学每年(学费)都在长,那你想想,家长要负担这么大的费用!为了供一个孩子读书,一点都不夸张(地说)喔,学生考上大学,父母没钱给孩子上大学的费用就上吊自杀了,或者喝农药自杀了,因为他没有能力供这个孩子读大学。这在中国大陆尤其是农民的家庭,这是经常会出现的问题啊。这个孩子的教育说白了,它就是用钱堆叠起来的。

据陆媒报导,2016年底,湖北省郧西县西川村村民米元宝,因无钱支付一对儿女的学费,而上吊自杀。2006年6月,山西省榆社县西马乡新村村民陈东生(化名),因无力支付儿子高昂的大学费用,而服农药自杀;几乎同时,山西翼城县唐兴镇南官庄村村民李海明,也因女儿考上大学无钱付学费,而吊死在土窑的门框上……

而中共教育的弊端还不止于此,李老师说:

【录音】这些孩子在这无形当中,在家长付出(昂贵)经济的压力之下,那么他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以成绩来论英雄了,所以这个孩子的学习压力就非常大了,他不是为了兴趣,他也不是为了爱好,所以学生的课业负担无形就加重了嘛,为了考高分嘛,恶性循环,就影响到了他身心的健康了。所以说(中共教育)培养出来的这些孩子真的就是高分低能的,而且他很多为了成绩都得了抑郁症了……那实际上它根本就没有真正地从孩子的身心发展去负责。还有一点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说这个孩子到学校是越学越坏,不是越学越好,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教育它是以成绩来衡量标准,它不是以真正以品德来衡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学生其实他可能品德很低下,但是他考试考的成绩很高。如果培养出这样的学生,他对社会的危害有多大?它不重品德的教育,所以现在在学校“霸凌”的现象也是很严重的。

李老师表示,与中共教育相比,传统的中国教育重视对孩子人品的培育,因此会对社会健康发展起到良性促进作用。

【录音】我们现在要归宿到教育的本质的问题。其实教育就是造就人嘛,他究竟要造就人变成一个怎么样的“人”。那也就是说,教育的本质他就是教学生如何做人的问题。《弟子规》开篇就说,“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有余力,则学文。”那小孩子一开始就是要(教)孝顺、友爱,有余力才学文。四书经典《大学》开篇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是讲教育是教人不断提升道德的,他都是要求把如何学会做人、学习传统的普世价值,作为教育的首要目标的;衡量一个学生的好和坏,他是以学生的道德标准来衡量的。但是呢,现在中共体制下的教育偏差在于什么呢?它就是为了考试得高分,把它作为一个目标了。中国的考试啊,每年高考各省出的考题,那简直就是完全为了歌功颂德,迎合了中共体制的需要的,它不是为了真的育人。在这样的体制下,这种教育它不可能培育出道德高尚的孩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蕭晴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