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孙维邦:没有“暴政文化” 何来暴徒?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上说了《没有无原因的后果》,今还是这同一个命题。不同的是上节是把因果性当做“原则”来阐明,以证明它做为原则是先天的不是经验的。今天讲的是有实际内容的因果性。

让我们先介绍几个暴徒案例

1968年火烧“英代办”;全中国的墙上都写“红色恐怖万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这些行为是不是暴徒?以这一理由判处遇罗克死刑,画家张郎郎也差点与他一同见闫王;四名警察死刑前强奸张志新,又割断喉管(辽宁省有二十多起割喉案),是不是暴行?

聂树斌、呼吉格勒图、雷阳、孙志刚……话摘器官……是不是暴行?方志敏的奶奶与爸爸跪地哭嚎要求不要杀他五叔,他却“坚决地”杀死了自己的亲叔,这不是暴徒还能是内圣之德?30年毛泽东指示李韶九发动富田镇反以反AB团为名杀死7万多红军骨干,还有改组派二万多,社会民主党人六千二百多;

张国焘31年于白雀园镇反三个月就杀红三军主要骨干六千二百多,杀死周围的群众没法统计;而夏曦在洪湖先杀死一万多,后又装麻袋沉入洪湖二万多人、老百姓都不敢捕鱼,捞上的全是尸体……这不是暴徒,还能是“绘画绣花作文章?”共产党是不是推行暴徒文化的社会势力?毛泽东喊的“革命是暴动,是暴烈的行动”,以及用来做注释的“跳到地主老财小姐、姨太太床上去打个滚”是不是酿制暴徒的文化?

《共产党宣言》、《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及“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就是暴徒文化的宣言书!45年党的七大讨论到除奸政策时,有位代表发言说:“除奸要十分稳重是完全正确的,左倾教条宗派在江西苏区杀人太多了。”这句话立即震动了全场。不少代表纷纷接著说:“杀人多,杀得惨,把许多好干部都杀掉了!”

有代表控诉:“在内战时期,老根据地的人口减少了近20%。人哪去了?战争牺牲是主要的,但我们自己杀了不少自己的好同志。共产党杀的甚至比国民党杀的还要多。许多好干部都是自己杀的呀!”此是共产党自己“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白共产党中央的控诉!这些行为能不是暴徒?哪个忠诚于党的高级干部敢说不是,请伸出脖子来享受享受党的这种关怀与爱护!“共产党杀自己同志比国民党杀的还多呀!此话是扬尚昆向吳盛荣讲的,(档案中被删)。

而且最大小学生刚进常委时就建议消毁对他们(不是对党)不利的档案,到党倒台便于逃避人民的清算。连小学生都随时想逃到党外,难道中央委员里有一个忠诚于党的人吗?共产党只有向世界证明了“以上事实不是暴徒行径”,才能说自己不是暴徒。但这些已由两《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定》所记载。

现已有许多史料可证89年的64大屠杀就是邓小平、李鹏们玩的阴谋。邓小平说“杀他二十万,保二十年平安”还能是温柔乡里轻歌燕舞?以上事实已写在共党党史。不需老村夫来重复,人人知道。

我要说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就是宣扬并鼓吹暴徒文化的宣言书,要知道这些文献的功能是用来创立社会制度的,而制度是人往下活所遵守的规范,人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落在了这一文化中,一睁眼那刻就泡在这一文化毒液里,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是中国人生存的条件与环境啊,是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对国民发生剌激,处在其中的人是时时,事事都不自觉地被播种这一文化,被共产主义这一暴徒文化所作用,在意识里留下的能是圣人的一而惯之的“唯仁义”二字?或是老子的“道”?

世上可曾有一个篡了政权的共产党国家逃避在灾难之外的?我只好重复柯尼斯堡哲人的话:人的任何知识不管以什么方式或方法与对象发生关系,那知识借以直接与对象处在联系中的,并且一切知识借以获得被反映的原料的是直观。而直观就是对象对人发生的剌激,我们是被对象的剌激在意识里留下了观念。而后从我们的能知识的能力里产生出反映观念的概念,把观念加以比较,筛选,做出联结,这才形成出知识。可见人类知识的始源就是环境对感性的剌激所留下的印象即观念。”共产党和它的共产主义制度发生什么品体的剌激,不幸落在这个环境里的人就成为什么道德的人。

共产主义是以侵略和迫害为本质的势力,发生的当然就是如何去剥夺,剥夺之后就是“保江山”啦。所以共产党有一天一时不玩侵犯把戏的吗?共产党指责港人是暴徒里已是偷了天换了日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彻底性,到了最大小学生手里就是两个维护了!

大家是在反对对抗共产党,没觉察到共产党是一个知识,一种文化,它做为知识具有的真值性才是这些年八蛋罪恶的根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投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