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川普再加中共3000亿关税 中共财经噩梦开始 银行外汇企业都有大危机

美国总统川普周四(8月1日)发布重磅推文,宣布将在9月1日对中国3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税率10%。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和美国商学院教授谢田做出分析。在贸易战的冲击下,中国企业盈利恶化,银行资金匮乏,外汇储备也将不保。川普的决定将中共推入真正的噩梦。旅美经济学家程晓农分析,中共外汇储备顶多两年,就有大危机。

川普重磅推文再加征3000亿中国商品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1日发布重磅推文宣布,他准备在9月1日开征3000亿美金价值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10%。

川普连续发布数条推文说,“我们的代表刚从中国回来,他们就未来的贸易协议进行了建设性的谈判。我们认为三个月前我们与中方达成了协议,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共决定在签署协议之前重新谈判。最近,中共同意说要买大额农产品,但是没有做,另外,我的朋友习近平主席说他要阻止芬太尼进入美国,他没有做,许多美国人继续被害死!(美中)会谈会继续……”。

川普写道,“……在(美中)会谈前,美国将于9月1日开始对来自中国的剩余3000亿美元货物和产品征收10%的额外关税。这不包括已经达到25%税率的2500亿美元商品”。

他在晚些时候补充道,“……我们期待继续与中共就全面贸易协议进行积极对话,并感到我们两国之间的未来将是非常光明的!”

与前几轮主要对工业产品加征的关税不同的是,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关税,几乎包括中国出口的消费产品,从热门电子产品如手机到玩具,日用品到服装在内的绝大多数常见商品都将面临关税。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川普对习近平可以说是仁至义尽。虽然中共专门针对川普的票仓做长期的、不间断的打击,甚至公然在这些州的报纸登广告,反对支持川普的中期选举这种公开干涉美国内政的挑衅行径,川普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习近平谈判机会。

此前,川普已经表示随时可以对这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关税,可以从10%开始,所以,川普实际上已经对中南海做出预警。川普也多次警告中共,不要指望拖到美国总统换人,等到他的第二任期,他会提高条件。

这其实是川普和美国前几任总统完全不同的行为准则。川普没有阴谋,完全都是堂堂正正的告诉给中南海,告诉给全世界。

欧美和日本企业多数已经撤出或正在撤出部分产业链。如今,川普加税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就是贸易战几乎不可能逆转,所以会加速外企撤离,迫使产业链重新调整,从根本上改变中美贸易的畸形现状。中共的国力会加大幅度下滑。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博士昨天对美国之音所:中共的拖延战术其实是在玩火。拖延战术会把美国的耐心拖光,特朗普在会谈之前已经给中共信号,而中共错把特朗普的信号当作他的压力,接下来3250亿美元的关税很可能要比中共预期的来得早。

谢田说中共说“自己生病,让别人吃药”的说法很滑稽,实际上自己生病,有时候还真的需要别人吃药。如果这个人得的是传染病,那么周围的人就是需要吃药,增加自己的抗体。中共就是这样,利用出口创汇,用市场换取技术、知识产权盗窃、操控汇率等等,自己就是个病入膏肓的人,把自己的失业率、产能过剩的问题传给别人。

中美恢复谈判能从中共5月推翻的协议草案开始吗?谢田说这也正是中美僵持的要点之一。对于正常国家来说,这是自然状况,在哪里破裂,从哪里开始。中共为什么连这个基本惯常的做法都做不到呢?原因是在贸易战过程中,习近平也在经历激烈的高层内斗。

习近平貌似巩固了他的政权,实际上中共内斗非常激烈。在5月份之前,刘鹤谈到的这些东西,习近平的反对派说是丧权辱国,他们就是想发现把习近平推下台。

中国经济前景黯淡四成A股企业盈利恶化

川普贸易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在A股上市公司的业绩中已经有所显现,彭博汇整中国逾1600家A股公司已公布数据,预测上半年获利下滑(包括获利减少、亏损扩大、由盈转亏)的中国A股上市公司占40%,创2016年以来最差的半年度表现。

彭博指出,这是中国上市公司在一连串对去年财报的警报之后,再次发布今年上半年的获利预警,非日常生活消费品、媒体公司财务表现最糟,两产业的获利合计较去年同期重挫至少38%。这部分恰恰是受到川普前两轮加征关税所影响的商品。

北京的华新资本管理(China Vision Capital)总裁孙建波表示,中国经济广泛疲弱,许多公司处于不佳状态,目前无法扭转情势。

太平洋证券先前报告指出,中国上市公司的最糟时刻可能还未到,因为上半年财报的公布期限直到8月才截止;较早揭露财报预警的A股公司,倾向比后来才公布者有更佳的数据。

东吴证券经济学家陈利(音译)表示,对中国股市来说,未来几个月公司获利财报仍是重大担忧,任何较预期更差的表现可能引爆股价大修正,尤其是今年部分涨幅较多的个股。

瑞银警告:中国银行业恐缺钱2.4万亿人币

贸易战也使中共的金融业备受伤害,在企业盈利能力下滑的境况下,中国银行业的资金也出现问题。

据外国传媒报道,最早对中国小型银行发出遇困警告的瑞银证券分析师Jason Bedford,现年40岁、精通普通话,可能是全球唯一一位全面审视了中国大约250间银行的人。他得出了结论说,中国银行业缺乏很多资金。

Bedford表示,中国银行业潜在资金短缺达2.4万亿元人民币(约3,490亿美元)。若广泛地看,目前陷入“苦恼”的资产总额达9.2万亿元人民币,占商业银行体系约4%,占国内生产总值(GDP)近10%。

他指出,纵使监管机构尽了努力进行大规模清理,令中国金融业较几年前更稳固,但前路仍艰难,因当局正苦恼于怎样在解决银行的问题时不会让市场惊吓的难题。

事实上,自从5月“包商银行事件”后,已让全球投资者关注中国小型银行的风险,因政府接管银行意味着“债主”将蒙受损失,并会怀疑几十年来支撑国家金融稳定的隐性担保。本周亦有锦州银行获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入股的消息。

在上述两家银行未受市场关注前,Bedford早已发表报告提及。因此,其报告已惹起想知道中国高达40万亿美元银行体系发生什么事的国际投资者兴趣。

Bedford在接受外媒访问时透露,其研究是倾向与未上市的银行会面,因它们往往有更多有趣的披露,并较已上市的银行更具压力。

中共外汇储备顶多两年,就有大危机

一旦供应链转移形成趋势,这些企业带走的不仅是生产线、就业率,更有海量的资金,这对人民币汇率和中共外汇储备将形成严峻考验。

旅美经济学家程晓农7月30日在大纪元撰文分析说,中共虽然坐拥巨额外汇储备,也同时背负巨额外汇债务。

这些债务首先是中共政府、银行、企业向外国所借款项,到今年3月底总计19,717亿美元,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据估计占三分之二)是1到2年的短期债务,这属于一到期就必须立即偿还的外汇开支;其次是外资企业在中国的资产随时可能要兑换外汇转出,外汇储备中大约五分之一来自外商投资,约六千多亿美元,即使外企不同时撤资,而且当局最近几年一直在设法阻止外企这样做,但为了避免国际金融信用破产,对外企撤资和利润汇出所需外汇是必须准备好的。

扣除上述两项,外汇储备只剩下几千亿美元可以动用,但那也有既定用途,每年都必须保证开支,即进口石油、粮食、制造业零部件等经济必须品的外汇支出,以及出国者所需外汇。

程晓农说,以前,中国每年从对美贸易净赚三千亿到四千亿美元,因此而得以保持外汇储备稳定。但贸易战令中国对美出口下降,这笔来自美国的外汇来源就靠不住了。少了这几千亿,每年进口所需外汇就只能吃外汇储备的老本。

程晓农认为,顶多两年,中共就会消耗掉准备给外企换汇的那一块当中的很大一部分,造成令外企恐慌的局面。而真正让中共担忧的不仅于此,问题还在于,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个如美国这么大的富裕的市场,可以让中国每年净赚几千亿美元。由此可见,北京的外汇储备之忧就显而易见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