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香港人要么今天押上 要么一起沉没

——致还在挣扎是否参与集会和罢工的香港人

自己香港自己救(ISAAC LAWRENCE/AFP/)

大家都很明白公务员的角色。有公务员朋友告诉过我,在政府部门工作,年资越长越难走。一来早已适应政府独特的运作模式;而跟商业世界不同的是,“东家唔打打西家”这方法行不通,试问他们如何受雇于另一所政府?再者,公务员的朋友圈内,很多都是跟自己生活规律差不多、来自自己或其他部门的公务员。所以要公开表态反对自己的上司,实在不容易,他们的包袱不止是自己的前途,还可能有自己以后的日常社交生活。保持中立、保住饭碗实在重要;话虽如此,当见到提醒自己谨记保持中立的上司与执法部门,可以表达出如此鲜明的立场,谁能啃得下这双重标准?

终于,上星期他们站出来了。大家看到来自不同部门的公务员,在政府发出的职员证背面,贴上各种反对标语,表达心声;还有公仆正筹备破天荒的公务员集会、与民同行。看到此举,心里特别感动,因为他们证明了,社会上没有一个注定沉默的岗位。

公务员是最熟识政府运作的一群。律政处检控人员说律政司没有遵从检控程序、政务主任说政制事宜出了问题、消防救护说有救援出现失误,比我这种行外人的评论,威力大千百万倍,因为他们就是权威。难怪在连登也有人说“佢地行出嚟讲两句,有效过推十篇八篇文宣。”

这场社会运动走到今天,那片曾经是各人避难所的道德高地已经越缩越窄,根本已经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大概只有机器人才能继续保持中立。弄至如斯田地,原因不是任何一方的行动,而是因为有人袖手旁观。当权者不止冷眼看待市民受伤流血,还任由不过狐假虎威的警方,误以为自己可以无后顾之忧地进击,却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与前途,其实跟他们眼中钉的一样岌岌可危。

无论自觉站在高墙的前面或后面、左边或右边,分别其实不大,因为人人都不过是只蛋;不用懂政治也应该明白,没有人应该痴心妄想自己会被宠幸成为那幅空心墙上的一块砖。

一个健全的社会,原本就不应该以黄与蓝、警与民、我们与他们划分。香港人不能再被分割得更细了,所以我们更要珍惜每个可参与的机会:无论是集会或是罢工,都是基本法保障我们能享有的权利。请不要再自我中心地问有什么用,有很多责任根本就没有即时的用处好不好?总之合法、合情、合理,身为香港人便没有拒绝参与的理由。

但愿所有人都能在这时候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因为我们当中,有人根本从未舒适过便白了头,也有人还未懂何谓舒适圈,便已经被定了罪,既然有人愿意用一生去换大家心中的理想,我们的一天一晚不算什么。

会秋后算帐吗?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要是我们连一丁点都不愿意押上,最后连沉默的也要一起沉没。今天,若守不住“香港人”这个最基本的岗位,过了这多事之秋,其他岗位也用不着我们了,哪里还有帐可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