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殷琦:魔警临城 无人可独善其身 上帝会有公平的审判

身为一介平民,我希望你了解得到:魔警临城,无人可独善其身。你以为你不在“示威区”生活,“示威活动”与你无关?不好意思,现在到处都可以是“示威区”(包括你家楼下),警察拿着长枪随时举起;你以为你只是到楼下M记买个吃的、到商场逛个街?不好意思,警察可以随意到M记/商场捉人,催泪弹的气味也可伴随脆辣鸡腿包、混和你的泪水一齐吞落肚。你想找个记者报导?喔,记者已被人打至头破血流。

8月3日,香港旺角反送中游行(王一诺/看中国

逃犯条例的风波如打开潘朵拉的盒子,有许多从前政府已然默许(甚至人民也暗地里知道)的事情,当放在阳光之下,都变得可恶丑陋。事态发展至今,已恶化至警察已明刀明枪地在闹市屡次举枪——除了镇压、再谴责又再镇压,香港政府已别无他法。

魔警临城,无人可独善其身

身为一介平民,我希望你了解得到:魔警临城,无人可独善其身。你以为你不在“示威区”生活,“示威活动”与你无关?不好意思,现在到处都可以是“示威区”(包括你家楼下),警察拿着长枪随时举起;你以为你只是到楼下M记买个吃的、到商场逛个街?不好意思,警察可以随意到M记/商场捉人,催泪弹的气味也可伴随脆辣鸡腿包、混和你的泪水一齐吞落肚。你想找个记者报导?喔,记者已被人打至头破血流。

你以为你是深深深深深蓝丝,警察做得好!何君尧闹得好!不好意思,枪杆子下的政权是无定向攻击,大部分警察已然着魔,因着不道德政府的强硬授权,他们现在可随意打人、举枪、掷催泪弹而没有愧疚之心,在闹市中误中副车者已比比皆是,不少途人(不论蓝黄)无辜被打、连小朋友也不能幸免(更别谈警黑合作)。以后因为任何事情你要和政权对着干,你不会有任何发声机会,因为你想游行会收到“反对通知书”,因为和平示威你会被橡胶子弹兜头射。你以为你做长者服务,警察就不会搞你?不好意思,催泪弹也会误中养老院附近。当然,这一切一切,都皆因林郑的“任凭”——已经去到有多条人命修亡牺牲在手,你的“恶”已经无以复加,我相信上帝会有公平的审判。

罢工最重要是老板点头

每天返工我都迷迷茫茫,觉得自己在做相当奇怪的事情:我还在做什么呢?香港已沦陷了,我还在工什么作?我很想罢工、想得不得了,但事实是老板没发声,几时轮到小薯粉出声?以本人公司为例,老板权力相当大,老板一声不哼,员工又可以奈什么何呢?

我在此恳切呼吁香港所有老板们,积极考虑放生员工于8月5日罢工的可能——其实香港出事、你公司也不会好过,你根本难防今次催泪弹会否就向你公司投掷。坦白讲,我认为罢工不是一日半日钱的问题,更大是会得罪老板的问题:是CV的问题、是诚信的问题(对某些人而言则是供楼的问题...)。所以,如果老板肯主动提出想罢工员工的安排(e.g.no pay),并给员工选择,相信员工会相当感谢。

如果你立志背靠祖国、支持不道德政权,那我只能回你一句:以后因为任何事情你要和政权对着干,就没有人再能与你对抗发声;要是枪杆子误中你、没有人替你可怜——所以,好自为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臉書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