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程晓容:中共官媒恐吓香港民众 历史将审判谁

近日中共的强硬姿态透露了当局深深的恐惧。党媒提到“以香港乱局牵制中国发展大局的图谋”,此说荒唐。首先,乱港者,中共也。中共本想通过“送中”条例进一步削弱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进而对台湾如法炮制,但是,香港人民的勇气抗争和世界各地的强力声援大大出其所料,令中共受挫、进退两难。

香港警方7月28日全副武装,强力驱散和平抗议民众,并不断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民众持续抗争,游行和集会不断,8月5日又展开全港大罢工,誓言“不撤不散”。有人表示,香港已进入决定性时刻。中共喉舌媒体于8月3日晚和4日连续发表强硬评论,恐吓香港示威人士,企图阻止抗议声浪。本文探讨红媒如何倒打一耙,又如何曝出中共内心的恐惧。

一、谁在破坏“一国两制”

中共官媒把香港市民的抗议行动与“破坏‘一国两制’”联系在一起,使用了“丑恶势力”等重词,似乎充满激愤。但是,“一国两制”不是靠着写几句“坚定贯彻”、“不动摇”就不会变形或走样的。

事实上,香港“反送中”行动就是起因于中共破坏“一国两制”,是要维护“一国两制”。

自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中共通过各种手段或明或暗地侵蚀香港的法治和自治,践踏思想言论自由,侵犯香港民众的人权,在逐步地瓦解“一国两制”。

例如,中共通过中联办干预和操控立法会选举和乡村选举,将文革手法和政治“红线”引入香港,引起公愤。

在法制领域,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在香港境地设立“大陆口岸区”,颠覆了香港的司法管辖权,被指形同“割地”。

2019年4月24日,“占中九子”全部被判罪成,外界认为这是中共要恐吓争取民主和自由的香港民众。在法庭外,立法会议员及社工邵家臻在法庭外呼吁港人“不要习惯黑暗,更不要因为习惯黑暗而为黑暗辩解。”

近年来,由于中共的持续渗透,香港警察被质疑“大陆化”。中共将大陆的政治制度和共产理论学说加入香港警察学院的教材,另外还定期组织香港警官到大陆受训。现任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即受训于中共公安大学。

在入境管理方面,香港于2018年10月5日拒绝续发英国资深记者、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马凯(Victor Mallet)的工作签证,也曾拒绝英国和台湾的多位学者到港出席学术交流,并数次无理遣返台湾法轮功学员。

中共大力收买、控制了多家港媒,从而操控舆论、掩盖诸多新闻事件的真相。中共还雇用流氓,破坏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设备,威胁大纪元的员工、家属和广告客户。

在文艺圈,中共封杀不臣服于中共的香港艺人,阻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艺术团到港演出。此外,中共将洗脑内容编入香港教科书,在学校大力推广普通话,每年强制迁入5万大陆移民,借此改变香港的人口和文化结构。

此外,中共江派人马培植青关会等流氓势力,任其在香港街头滋事、攻击和平守法的团体和个人。7月21日晚,一帮具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在元朗无差别地殴打市民,制造了香港几十年来最恶劣的暴力事件。

综上所述,香港局势的症结,在于中共的渗透,在于港府协同中共、成为其破坏“一国两制”的帮凶。“反送中”两个月来,林郑漠视民意,拒绝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拒绝针对警察滥权等关键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港府和港澳办一味指责示威人士的激进行为,却放纵真正的恐袭凶犯。种种做法难以服众,使得抗争的怒火不熄。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阵发起的反送中游行,晚间有示威者聚集中联办,并在其四周涂鸦。(余钢/大纪元)

二、何为“丧心病狂”?

中共官媒极度渲染把中共国旗扔到海里一事,指行事者为“丧心病狂”的“暴徒”。抛掷中共国旗类似于之前的涂污国徽,此二者都表达了对中共政权的不认同。

一个秉持普世价值、为民谋福的政府有权要求国民敬重国旗和国徽,而一个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残害良善的政党“捍卫”其所把持之国的国徽和国旗,其实是为了维护它的极权统治。

中共建立极权后,中国人民没有“站起来”,反而倒在了暴政的铁蹄下。中共的这面血旗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不受欢迎,这并非人们对中国持有偏见,而是因为它代表了残暴的共产党。在纽约法拉盛和台北街头,亲共分子挥舞中共血旗,引来当地政要和民众的厌恶和斥责,因为这种招摇是在公然宣扬共产意识形态,与普世价值为敌。

中共建政以来,它的所作所为才是“丧心病狂”和“令人发指”。在过去的70年里,8千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死于饥荒,死于因政治异见被当局以“反革命”罪直接处死,死于酷刑折磨,死于不堪凌辱、自杀身亡。在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中,中共炮制了种种荒谬的借口,整肃手段惨绝人寰,举世皆知。

中共江泽民集团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镇压法轮功,这场长达20年的迫害被视作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人权灾难。中共司法机关以法律之名迫害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摧残他们的肉体和精神,株连他们的亲属,不仅动用了上百种酷刑,还犯下了活体摘取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这些罪行属于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违反中国的宪法和法律,违反国际人权公约。

在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一对陈姓法轮功学员夫妇和三个子女先后被迫害致死:大儿子陈爱忠于2001年被迫害致死,年仅33岁;小女儿陈洪平于2003年被迫害致死,年仅32岁;二儿子陈爱立于2004年被迫害致死,时年35岁;母亲王连荣于2006年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时年65岁;父亲陈运川于2009年被迫害致死,时年71岁。目前只有陈家的大女儿陈淑兰和她的女儿李颖尚在人世。

今年7月,79岁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孟红因为坚持信仰被监狱迫害致死。7月30日,孟红的女儿李雪松在美国旧金山中领馆前质问中共:“为什么迫害死我的母亲?还我母亲!”

中共不止迫害坚守信仰的中国公民,还大肆迫害为民维权的正义律师。中共在这些法律精英风华正茂之年,给他们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剥夺其事业和自由,甚至利用不明药物加以折磨,而且骚扰其家人,全无道德和人性底线。

高智晟律师被誉为“中国的良心”,他坚持多年为弱势群体发声,曾经为法轮功受迫害案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并退出中共。自2006年起,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共当局的严厉迫害,被吊销执照,几次被绑架、被失踪,受到酷刑。2014年8月,高律师服刑期满后仍然受到24小时监控,甚至不被允许进城看牙医。2017年8月,高律师失踪至今。中共对于高家寻人的呼吁置之不理,继续耍流氓。

一周前,中共法院判处著名人权活动人士黄琦12年重刑,只因黄琦不向当局低头认罪。黄琦身患重病,根本没有犯罪事实,黄琦86岁高龄的母亲蒲文清四处奔走,她向中共多个政府机关投递申诉材料,却无人受理。她说:“我儿子是为广大中国老百姓说真正的话,说出他们的冤情,他没有罪。对方故意捏造证据陷害……我想见见我的儿子,在我有生之时能见我儿子一面,死也瞑目啊。”

帮助蒲文清录制呼救视频的张宝成发推文说,一个有一点点人性的执政机关都不忍令这种悲惨的局面发生。

如今,这个残暴至极的政党,竟然假扮义士,高调指责他人的“暴行”,无非是想转移视线,掩盖它的罪行和祸乱香港的阴谋。

三、国家的尊严和耻辱

国家的尊严与维护普世价值和保障人民权利紧密相连。一个肆意践踏人权、颠倒黑白的政权,只能给国家带来耻辱。

70年来,中共不遗余力地、动用全部国家资源迫害坚守良知的好人。中共发动的政治运动、血腥镇压、文化浩劫,在人类历史上写下耻辱和罪恶。中共绑架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当它的恶行招来谴责或批评时,往往令“中国”和“中国人”背负骂名。

2018年9月12日,联合国在年度报告中将38个国家评为“可耻”,指这些国家政府针对维权人士采取肆意逮捕、酷刑虐待、监视、刑事定罪、公众侮辱等报复或恫吓行动,中国即包括在内。

2018年9月11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发布声明指出,中共对其治下的维吾尔穆斯林、西藏佛教徒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对待方式,显示出中共对公民的迫害在不断加剧。

今年7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出席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两人在发言中谴责中共对宗教团体的迫害。彭斯说:“美国人民永远坚定地与有信仰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国际的正义之声有力地支援着受迫害的大陆民众,支援着争取自由的香港民众,然而,中共却将正义力量歪曲为“反华”,并幻化出香港“反送中”背后的“黑手”。中共企图用“国家尊严”来洗脱它的罪行,实乃徒劳。

四、中共的恐惧与历史的审判

近日中共的强硬姿态透露了当局深深的恐惧。党媒提到“以香港乱局牵制中国发展大局的图谋”,此说荒唐。首先,乱港者,中共也。中共本想通过“送中”条例进一步削弱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进而对台湾如法炮制,但是,香港人民的勇气抗争和世界各地的强力声援大大出其所料,令中共受挫、进退两难。

香港的自由之火正在向大陆延伸,正义的冲击波令中共难以招架。内外交困下,中共唯有打出“一国两制”和维持香港繁荣安定的幌子,来个软硬兼施,想要抢夺一点话语权。流氓此时开讲“道义”,滑稽却行不通。

喉舌时评称“中央不会坐视不管”,中共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出兵香港吗?果真如此,那它就是撕下了“一国两制”的最后一丝伪装,公然与世界为敌。届时,中共将给自己的罪恶和耻辱记录再添新罪证,除此,它不会有任何所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