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杨劲业 :香港发生城市巷战 或无可避免 三大分析

如果过分镇压反对力量,极易招致香港其他中立市民的敌视和反对,失去主流民意和国际社会的支持后,使解放军陷入全民武装反抗的汪洋大海中,届时的香港也不再是香港,只是沦为壹个像叙利亚壹样的废墟城市,全城尽是硝烟与战火,这让北京政府必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以上的论证或已经证明,属于香港版的城市巷战或将无可避免地发生。

七月二十八日在香港中环举行的集会再次演变成为一场大规模的警民冲突。由西环到上环多条街道成为战场;令香港爆发了小规模的城市巷战。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试图试图驱散示威者,冲突现场可以看出由多名示威市民和记者有流血和不同程度的受伤等情况。

从电视画面和直播媒体的画面可以看出,警方的执法力度再次被公众质疑,当然这边有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抗争手段确实值得相榷,但是毕竟那些都是拿着最低武力的群众,面对这些有限度武装的群众,警方是否应该运用如此高规格等级的武力去驱散示威者?对照七月二十一日元朗发生的白衣暴徒进入元朗地铁站对普通市民进行无差别的袭击,721当日警方所使用的武力和728警方所用的武力去对比,简直是双重标准天差地别。昨日事件发生之后让我们去反思,究竟现时的纪律部队,香港3万多名警察现时究竟是保护市民的生命安全和将维持香港治安为首要目标,还是已经沦落为一个为极权政府统治下的维稳机器?

连月来警方的执法让我们质疑现时的香港纪律部队已经变节成为了一个军政府统治下的维稳工具。市民在元朗被袭击,在多个示威场合和冲突时对示威者和记者的挑衅,面对手无寸铁已被制服在地上的示威者进行殴打,种种的画面都已经让每一位香港市民对警队失去了信心。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现时香港社会在加速撕裂,事态也不断走进了危险及失去控制的边缘。面对香港沦落为一个军政主义的地区,面对政府和警察失去信心的市民,各种迹象预兆今后的香港或将有一场规模的城市巷战将会发生。昨天的中环乱战可能只是发生大型城市巷战前夕的一次预演。不管将来这场巷战参与的角色是示威者或警察甚至可能出动解放军,这将会令香港堕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情况确实令人担忧。

笔者并没有危言耸听;从几方面可以看到现时的香港正在慢慢走向危险的边缘。第一;政府并未拿出诚意来解决现时的政治危机。特区政府政治高层还停留在企图使用武力镇压等威吓手段以为能够让示威者屈服;以为现时的香港示威者还停留在雨伞运动期间七十多枚催泪弹便将其吓怕退却的天真想法;然后当事件镇压之后,就算你佔领街道数月,始终盼来民意逆转的一天便开启对这些示威者进行无休止的清算。这是相当愚蠢和过时的想法。其实从「612」一战之后,示威者已经进化成为一股对催泪烟和橡胶子弹免疫的群体。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612之后几乎每隔一星期就会发生各种大型的警民对峙冲突事件,足以反映出香港的公民抗命路线上已经与以往不同。当连最保守的立法会议员、最和理非的香港市民都支持激进公民抗命路线的时候,以往特区政府那种过时落后的手法已经到了深刻检讨的时候。政府还以为能通过多发多少枚催泪烟和射出多少发橡胶子弹就能让市民彻底收声吗?

第二就是不合比例的警队构成结构。近年来香港警察的编制以几何级数的数字不断在增长。事因社会不断撕裂,原因是北京对于香港实施的政策不断往左,大至一地两检和DQ立法会议员,细至沙中线和国歌法等事件不断刺激和触碰香港市民的底线。所以导致了原先只是一小撮的反对声音不断开始壮大。因为北京和特区政府害怕事态会进一步失控,所以近年来不断加大警务人员的编制,运用中共一贯惯用的「警钟常鸣」管治示威。述语,这就是准备为香港出现大型抗争运动应运而生。正因为需要在短时间裡急速加大纪律部队的编制,导致这种急速扩张人员下便产生了新任警务人员不管在质素上强差人意,很多警务新丁没有得到有有效的培训,注意并不是指专业操守上,而是指思想上这些新人并没有达到要求。另外是新加入警队编制的人学历上出现很多以毅进文凭为主,所以总上所述当每次出现警察和示威者对峙或发生争执的时候,就会出现有些失去理智的警察作出一些极端行为。这些警察并没有按照警队相关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操守去处理相应事件,正是因为每况愈下的警察暴力执法导致了警队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声誉不断受损。如果要笔者评估现时的警民关係和市民对警队信用度的指数作评分,笔者认为现时突破零点出现负值的分数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第三是香港政府军政府化和党国化。现在的香港政府施政往往倒行逆施,政策制定上并没有以香港人为本质去考虑;政府很多时候推行的政策往往不是为了讨好北京当局就是企图执行北京高层对香港下达争执命令。很多时候因为这两种原因导致了政府的政策往往和社会各阶层与市民的期望背道而驰。导致当每一次社会争吵激烈,矛盾恶化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背后那个党国机器便会一次次地运作来应对大大小小的社会问题。这种非黑即白的理念,将香港反对声音标籤化,很多人被带上了港独的帽子;所以当物极必反的时候,反对声音从分散不成气候再到团结一致,这股力量是很难被不熟悉香港政治现实的党国机器所理解。因为这党国机器背后那些操盘的人,他们认为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价去衡量的,这些「反中乱港」的人都是受到了外国势力的干预。这些人从来不去反省自己的不足之处,以为所有东西都可以运用大陆那套武力镇压手段便会达到震慑效果。这种天真的思维让低能的香港政府也同样被污染了。所以现实局势不断在恶化,政府还在使用政治问题用警察和执法部门去武力解决的办法,导致了今时今日接近失控的局面。笔者早在前些日子的文章便提及到政治问题必须要政治解决的观点,可惜这个特区政府一意孤行并没有学懂教训。

那么我们会说究竟城市巷战真的会发生吗?发生的条件又是什么?

笔者认为城市巷战如果发生的条件可能是以下几点。第一是公务员体制内大多数人出现「倒戈相向」。现时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从「721恐袭事件」发生之后大家都看到有政府体制内的公务员出来公然反对和质疑特区政府的施政。连日来大家都观察到这并不是一小部分公务员的个人行事,越来越多的公务员加入了反对的行列;事态发展下去甚至出现了EO级别的带头出来造反。当近日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出来代政府向公务员道歉,其后发生了警察员佐级协会公然出来谴责张建宗的行为,事件从现象级发展成为了常态化;对于特区政府信任程度已经降到了冰点。因为「倒戈相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这一点上已经触动中央政府的神经。因为极权政府最害怕的就是群众的力量,只要社会各阶层团结联合起来,这对于北京高层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同时也为触法一场不可避免的大型城市巷战创造了条件。

第二就是究竟中央是否会出动解放军去解决现时无法收拾的香港残局。出动解放军的条件是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例如出现公务员体制的人出来游行集会反对林郑月娥的施政,再者是社会出现了「三罢」和全港十八区均出现游行示威,遍地开花的抗争运动就是触法解放军入城的条件。

不要高兴太早,香港一旦触法示威者与警察或解放军方面的冲突,最终就算触法城市巷战胜者也绝非解放军壹方。用历史借古讽今;香港的地形和环境地物极其复杂,解放军部队行进展开不便。这也是城市战有别于野战的第壹大区别,城市作为人口、建筑密集的大型聚落,其空间狭窄闭塞,建筑物高低起伏,道路错综复杂,内部结构有如迷宫。这给攻击造成了极大困难。在城市巷战大规抓捕或杀伤示威者必然会出现误伤平民,这就成了壹种在政治上得不偿失的选择。如果许多激进示威者隐蔽在城市居民中,市民又和示威者相互配合进行抵抗,这让解放军难以下手;如果过分镇压反对力量,极易招致香港其他中立市民的敌视和反对,失去主流民意和国际社会的支持后,使解放军陷入全民武装反抗的汪洋大海中,届时的香港也不再是香港,只是沦为壹个像叙利亚壹样的废墟城市,全城尽是硝烟与战火,这让北京政府必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以上的论证或已经证明,属于香港版的城市巷战或将无可避免地发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