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所谓“兄弟爬山”

所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香港许多人,口头上是这样讲,心中也确实认同,但由于身为中国人的那种文化遗传,一旦“爬山”有了一点成果,或有一点掌声,就会互相倾轧。

六十年代的战争电影“六壮士”,讲六个游击队员,奉命潜入巴尔干半岛纳粹占领地区,破坏一座纳粹的大炮。队长安东尼昆,是一个冷静坚毅的人。分派给他的一个队员格力哥利柏,是个英俊小生。这个人在电影故事发生之前,曾经勾引过安东尼昆这位队长的老婆。

但组织这支敌后小分队的上司知道。两人一见面,四目交投,心里都在诅咒。

终于在实践任务的时候,六个人一起在敌后攀爬一道峭壁。安东尼昆这个队长一马当先。格力哥利柏在下面,一下子滑了脚,差点失足,半天悬吊着。

队长在上面,自己安全,他向下望,见到这个勾引过自己老婆的王八蛋,生死正千钧一发。只要他不理会,公报私仇,格力哥利柏就会粉身碎骨。

队长见到他身陷险境,咬咬牙,还是向他伸出了援手,把他硬生生拉上来。因为完成一项文明的事业,比起两个人之间的私仇更重要。

经此一役,两人重新与四名队友上路,互相望见的眼神不一样了。“六壮士”这一幕,是刻划人性的神来之笔,是讲古今中外做得成大事的人,重要的一课。

许多年前,当香港出现了“泛民”此名称,我已经指出,一个“泛”字,会为这个所谓民主联盟的失败埋下伏笔。不一定是因为他们的宗旨诉求涉及所谓“大中华”,而是因为他们是中国人。

中国人有此毛病,中国的文人更有此遗传,香港的演艺人,集镁光灯照射的快速名利于一身,修养读书不足,也一样。

深知中国人基因、擅用中国人性格中一切丑恶阴暗面自己打天下、而后坐天下的中共,面对任何抗争,其实都不必紧张,不必做任何事。因为缺乏理性而嫉妒眼红先行的基因循环,必会令这个自私民族困于宿命。即使年轻的一代冒头,感染一点西方文化,很容易会互相践踏,跌下悬崖,最后也会被他们的民族业力,拖向深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