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和中共在大饥荒时代仍大量出口粮食(图)

大饥荒年代茅台酒产量不减反增

毛为实现其充当世界共产主义革命和世界共产主义体系的“伟大领袖”的梦想而发动的脱离科学实际、脱离现实可能的疯狂的、异想天开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为钢产量翻一番的全民大炼钢铁、大修水利…等一系列运动,很快就给国家和大陆民众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性后果。这种灾难性后果早在一九五八年就显现出来了。笔者当年正上高三,学校食堂粮食虽未定量,但已由原来一日三餐干饭,改为早餐稀饭,中晚餐干饭。早餐的稀饭还要掺麦麸,原来早餐提供的豆浆也取消了。

学校为实现毛和中共提出的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指示,组织学生到城郊去开荒种地,因劳动强度大,学生食量大增,数量有限的粮食令学生吃不饱肚子,学校只好在大米里加上萝卜、白菜煮成菜粥以使学生能找到吃饱的感觉,不过这种吃饱的感觉经过一、两个小时,在尿了几泡尿之后便荡然无存了。

就在一九五八年不少地方粮食供应已趋紧张之时,各地竞相放出的粮食高产“卫星”和频频传来的“超产捷报”已让头脑昏匮处于忘乎所以的颠狂状态下的毛和刘少奇等人,居然在为粮食多了怎么办而发愁。

由于各行各业的人都丢下自己的本职工作去修水利、去炼钢铁、去抓粮食高产,几乎所有的物资、交通运输和人力资源都白白地投入到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效益的(有的甚至是负效益)大修水利、大炼钢铁、粮食高产运动和其他许多毫无实际意义和效果的“跃进”项目中去。致使整个国民经济严重夫调,民众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轻工业产品、日用百货、副食品的生产因原材料、交通运输和人力的严重短缺而陷入萎缩,产量急剧下降,已无法满足民众日常生活的最低需要。

毛和中共当局不得不采取计划供应的办法加以应对。于是种类繁多的各种票证应运而生。继粮、油、布票之后、糖票、糕点票、烟票、酒票、煤油票(煤油灯是当时乡村、小城镇居民最主要的照明工具)、豆制品票、肉票、火柴票(那时打火机是奢侈品,火柴是主要的取火工具)、肥皂票、煤票(煤是当时城镇居民做饭、取暖的最主要的燃料)…相继发行使用,由于民众生活日用物资的极度匮乏,这些票证的供应量远不能满足民众日常生活的最低需要,至于当时被视为奢侈品的收音机、缝纫机、手表、自行车更是一票难求,许多单位一年只能分到一两张票。

日常生活物资的严重不足、凭票供应量远不能满足基本生活需要,导致一种新行业诞生,那就是倒卖各种日常生活物资、食品和各种票证。当局把这种行为称为“投机倒把”。一旦被当局查获,除没收其物资、票证和所得金钱外,还要对当事人判处徒刑。尽管当局对“投机倒把”严厉打击,但在生存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之下这种行业是不可能禁止得了的,不仅是因为生存物资极度匮乏的民众有着不可扼制的需求,还因为这个行业为那些因逃避饥荒而流落各地的农民(当局称之为“外流人口”)和城镇失业人员(当局称之为“无业人员”、“社会闲散人员”,他们大多为社会最底层人员,诸如:劳改、劳教释放人员、摘帽右派、“五类份子”和他们的家属、子女等)提供了一线谋生的机会。

自从全国实现严重打击农民从事农副业生产的积极性的农业合作化之后,农副业生产日渐萎缩,到一九五七、一九五八年全国粮食和副食品的供应已显紧张,如果是一个民选的、对选民负责任的政府,此时理应竭尽全力进口粮食和副食品以满足民众的需要,然而毛和中共当局在这两年不仅没有进口粮食和副食品,反而在这两年总共净出口了七百万吨粮食和大量副食品。在全国已大量饿死人的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〇年,毛和中共当局不顾民众的死活仍然分别净出口了二百五十万吨和一百万吨粮食。毛这样做的原因是用这些与民众性命相关的粮食和大量副食品、日用品、矿物原料去换取外汇,以进口发展军事工业(核武器、导弹、核潜艇…等)和作为军事工业基础的重工业所需的设备、仪器、原料、技术。毛把这些武器视为他在全世界推进共产主义革命、实现自己充当世界共产主义革命运动“伟大领袖”梦想必不可少的物质基础。

为了和以赫鲁晓夫以及后来的勃列日涅夫为首的苏共争夺国际共产革命运动的领袖地位,毛和中共不顾中国民众的死活一方面出钱出物(主要为金钱、武器以及国内极为短缺的粮食、副食品、日用品、原料…等),大力支援拉拢阿尔巴尼亚、北朝鲜、越南、罗马尼亚、古巴、蒙古等社会会主义国家,和亚非的一些所谓民族主义国家诸如:印尼、斯里兰卡、尼泊尔、缅甸、柬埔寨、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埃及、刚果、马里、乌干达、喀麦隆…等。据统计从一九五〇年到一九六〇年六月底中国向这些些国家提供的无偿援助和贷款高达40.28亿元,这还不包括无偿提供的武器和以粮食和副食品为主的实物在内。40.28亿元现在看来数字好像不大,但在大米只有0.08元一斤、工人一般干部平均月工资只有二十几到四十元左右的当时却是一笔巨资。

毛经常对那些建议他在大饥荒时代适当减少外援的手下说:“手里没有一把米,鸡都逗不来”。在毛的授意之下,在国内已大量饿死人的一九六〇年一月成立了“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专门负责向外国(主要是前面所列各国)赠送现款(外汇)、食品和其他物资,致使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对外援助激增,使因饥饿而死亡的人数也剧增。这年十一月为拉拢古巴给古巴六千万美元贷款,并告知对方可以经过淡判不还;次年元月为拉拢阿尔巴尼亚给了五亿户布;在饿死人最多的一九六〇年,为拉拢北朝鲜还为其提供23万吨粮食。此外,毛和中共还出钱扶持各国共产党内极少数毛派分裂份子另组X共(马列)小党办刊物,为毛和中共的世界共产主义武装革命理论摇旗呐喊、对毛和中共加以吹捧。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不断有X共(马列)的所谓代表团频繁到访中国。一是来接受毛和中共的指示,更主要的是来向毛和中共领取数额不菲的津贴。毛和中共对这些被他们豢养的走狗一贯是来者不拒慷概解囊。我记得来得最多的是澳(大利亚)共(马列)的主席(书记?)威尔科克斯先生,他有时一年都要来好几次,所以令我印象深刻,至今仍未忘记他的大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