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没钱了惊人报道被删 瞄准百姓 限换汇限黄金查美元 第三家银行又出事 恒丰遭重组

在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出现危机后,恒丰银行也遭到重组。这仅是中共银行业危机的冰山一角,据中共央行金融稳定报告,有420家银行达到8~10级的高风险级别。不仅中小银行坏账缠身,连作为中共政策性银行的国开行也因腐败等问题背负一身坏账。为给资金焦渴的银行解困,中共为这些银行发行优先股打开绿灯,这等于是瞄准了百姓的腰包。在缺乏资金和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的情况下,黄金成为避险资产,但黄金的流入,等于资金的流出,于是,中共为堵塞资金外流,严控黄金进口。除此之外,中共还限制居民换汇并严查居民携带美元出境,有专家表示,种种迹象显示,中共没钱了。美国投行美银美林预测,为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中国今年可能会降息2次。

中国第三家银行出事 恒丰银行遭重组

近期,大陆银行一再因信贷风险被接管或重组。在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出现危机后,恒丰银行也出了问题。

据财新网消息,8月8日,恒丰银行重组方案正式获批。6月2日,接近财政部和山东省的知情人士称,山东省或将联合有关方面注资恒丰银行。

近年来,恒丰银行经历了两任董事长私分公款被查、40亿刚兑风险、踩雷“侨兴债”、高管大“换血”和总部迁址引发离职潮等事件,不良资产不断暴露。各项数据显示,该行情况持续恶化,2017、2018年年报均难产。

市场普遍认为,恒丰银行出现资金问题,情况较此前的包商银行与锦州银行更加严重,因恒丰银行规模较大,总资产超过一万亿元,是这三家银行中问题最大的一家银行。

这三家出问题的银行,仅仅暴露了中共银行业危机的冰山一角。

中共《证券时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5月29日引述金融监管人士消息称,部分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

根据《央行金融稳定报告(2018)》,2018年一季度,中共央行完成了对超4000家金融机构的首次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其中,评分结果在8级至10级的高风险金融机构达420家。

但此消息在大陆各大网页上被迅速删除,官媒也被迫道歉。

中共政策性银行坏帐,国开行惊人报道被迅速删除

不但大陆中小银行面临资金问题,作为中共政策性银行的国家开发银行也存在严重的坏帐。

7月31日,随着中共国家开发银行(国开行)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被调查,国开行与海航和华信之间的利益关系被揭开。

国开行是中共最大的债券银行、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以及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之一,被称为中共“第二财政部”。

8月初,《财新周刊》题为《胡怀邦陷落》的报道指,胡怀邦安排国开行推进的项目,包括华信、海航集团这样已发生重大案件或濒危的企业,国开行都是最大贷款行。华信是1949年以来给中共银行业造成最大贷款损失的第一大案。

这两家企业将给银行留下巨额不良贷款。据国开行内部人士推测,胡怀邦在任期间,仅华信和海航的贷款就损失巨大,“华信的贷款损失一笔就在200亿元左右,可能还有其它风险敞口。海航800多亿元的国开行贷款中,估计至少损失大半;现在贷款本息都不还了,抵质押严重不足。”

国开行在近5年多时间里,其资产规模迅速扩张同时,踩的雷也越来越多。除了华信、海航外,还有永泰能源、盾安集团、ST天宝、华阳经贸、青海省投、东特钢、赛维、印度RCom。

这篇报道部分内容触目惊心,里面更披露高层发出的16字指示,大意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一意孤行,后悔晚矣”,目前此文已遭中共全网删除。

银行业缺钱 中共瞄准民众腰包

在金融机构出现一系列危机后,中共立即实施了一些措施,但措施目标却是中国老百姓的钱包。

7月19日,中共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简称《修订指导意见》)。此次修订重点在于放宽非上市商业银行(主要以中小银行为主)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其它一级资本的限制。

修订后的《指导意见》,对于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将无须在“新三板”挂牌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

让中共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通过发行优先股,来补充资本金,这等同是到股市捞钱,让社会、民众买单。

有评论认为,各地城商行和农行大部分落入权贵手中,海航、联想、明天系等控制了大批这种银行。权贵们将资金抽逃之后,中共帮忙善后。

严防资金外流 中共限制黄金进口 规模前所未见

路透14日报道,据黄金行业消息人士透露,中共自5月以来一直严格限制黄金进口,此举可能旨在遏制美元外流,并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提振人民币。

中共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进口了575吨黄金,低于2018年同期的883吨。

中国的大部分黄金进口来自瑞士、澳大利亚和南非等地,通常以美元结算,是由一批当地和国际银行完成的,由中共央行每月给它们发放进口配额。

但伦敦、香港、新加坡和中国的七位黄金行业消息人士表示,几个月来,黄金进口配额一直在缩减或没有发放。

消息人士称,中国限制黄金进口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在人民币贬值之际帮助限制资金外流

黄金银行家表示,中国以前也曾限制过黄金进口配额,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人民币大幅贬值后,但没有达到目前的程度。一位亚洲业内消息人士表示,这是“前所未有的”。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黄金流入意味着资金流出。”

没钱了?中共限制国民换汇,严查美元出境

大纪元15日报道,中共最近收紧外币兑换,没收中国人护照限制出境旅游,限制海外代购,民众携带超额美元出境可能面临刑事处罚,专家认为,种种迹象表明中共没钱了。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认为,中共通过限制国人出境来节约外汇。

程晓农说,现在老百姓的钱包也被中共看上了,就是说你钱包里不能装外汇,你要装了,它就想办法把钱扣下来,不能让你把外汇拿走。

今年5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披露了自己取外汇被拒之事。

他说,国家规定每个人每年的外汇额度是5万,“一天,我想换2万美元汇到国外。因为我要到国外探亲,结果被银行制止。”

余永定说:“我今年已经71岁了,银行说年龄已经超过了65岁,65岁以上没有完整的证明材料,不允许把额度之内的钱汇到国外。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央行的政策,可见许多商业银行为了执行资本管制的规定,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防止资本外流。”

程晓农认为,银行的这个理由很荒唐。“65岁我的钱就不可以拿到国外去?也没有听说哪个法律规定65岁。无法无天,反正让你拿不到外汇。余永定这个案例说明一个问题,现在换外汇越来越紧了。”

最近微博上流传一则消息,称自2019年8月1日起,中共海关将要严查携带超额美元出境。查到将会罚款,超过2万美元,有可能面临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若是巨额的话,还有可能判处洗钱罪,会被判刑。

程晓农还提到,中共限制海外代购,海关专门抓海外代购者,给代购商品上高额的税,以此杜绝国人在海外购买商品,减少外汇支出。

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中国今年可能会降息2次共50基点

在美国联准会日前宣布降息后,吹起全球降息潮,美银美林预测,中国今年内将会降息2次、共50基点,明年还会再降25基点,藉此缓解人民币的升值压力。

《路透》报导,美银美林指出,在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之前,就有预测中国下半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虽然美国暂缓对中国部分商品加税,但进一步的贸易紧张升级和关税调升仍是主要风险,这影响将在明年首季更为明显,相信中国需要更多的宽松政策,来稳定增长。

美银美林认为人行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缓解经济增长下行风险,除了允许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外,还预期人行今年可能降息2次,分别在9月和12月各降25基点,明年可能再降25基点。

报导认为,当其他央行降息中国却不降息,可能会不必要地引起人民币升值的潜在压力。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