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大陆5岁童被医院活体实验 致多器官衰竭死亡

江苏5岁男童范裕喆因患白血病,去年在北京博仁医院治疗期间,被当作小白鼠进行细胞免疫治疗,导致全身排异、多项器官衰竭,不得已转院施行肺移植,今年5月最终因多器官衰竭死亡。目前,男童家属已将该医疗案件向北京市丰台区医学会申请医学鉴定。

范裕喆的家属在整理其住院病历时意外发现,孩子在博仁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医院的检验结果和查房记录“阴阳颠倒”,甚至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孩子当成了“受试者”。

范裕喆在博仁医院治疗时仅5岁。(受访者提供)

细胞免疫治疗导致多器官衰竭

2015年,范裕喆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治疗8个月后康复出院。9个月后白血病复发,医生建议先切除睾丸再进行骨髓移植,但家属无法接受这个治疗方案。

2017年8月,在上海一位医师介绍下,范裕喆来到北京博仁医院,进行CAR-T免疫治疗后,再进行骨髓移植。由范裕喆的父亲范洪庆捐献了骨髓,移植手术成功。

2018年8月,范裕喆因免疫力低感染了EB病毒,在博仁医院采取了二次“EBV-CTL细胞输注治疗”后出现了各种排异,最致命的是肺部严重排异,日夜剧咳不停,需长期吸氧维持治疗,因药物治疗效果差,医生建议做肺移植治疗。

博仁医院采取了二次“EBV-CTL细胞输注治疗”。(受访者提供)

肺移植因多器官衰竭死亡

今年2月11日,范裕喆转入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等待肺移植手术,陈静瑜教授操刀,手术成功了,但范裕喆最终还是因为白血病长期治疗导致其它器官衰竭最后不幸离世。

范裕喆自患病到离世,医疗费用超过了400万元,其中在博仁医院治疗的费用就有200万元左右。为了给孩子治病,范洪庆卖掉房子、车子,如今负债累累。

家属怀疑医院过度治疗和错误治疗

范裕喆从博仁医院转入中日友好医院,前半个月除了喝点牛奶,别的什么都吃不下,甚至都无法坐起来了。母亲李霞把范裕喆在博仁医院的治疗用药方案给了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医生给范裕喆减少了抗生素类药物的用量后,状态明显好转,咳嗽减轻了,有胃口吃饭了。

李霞怀疑孩子在博仁医院被过度治疗了。于是,她复印了范裕喆在博仁医院的病历后,封存了所有的原始病历。在这些病历中她发现了许多问题,例如:病历记载2018年8月23日的一份“病原微生物核酸检测分析报告”中显示:范裕喆的EB病毒(EBVDNA)的检测结果为正常范围内,是阴性。但副主任谭医生的查房记录中显示:“人类疱疹病毒示EBV阳性”,还给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案。第二天童主任和吴主任的查房记录显示:“患者血浆病毒定性为EBV阳性”。

2018年9月30日,博仁医院对范裕喆“病原微生物核酸检测分析报告”中显示:EB病毒(EBV)检测结果为阳性。同一天吴主任和刘主任查房记录中却显示:“血浆CMV DNA EBV DNA均阴性”,吴主任给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案。

李霞认为,博仁医院的这两次检验报告和治疗方案颠倒了,可能导致治疗产生相反的效果。而博仁医院对范裕喆的治疗方案中,先后由医院的五位主任医师签过字,为何还会出错?

查房记录显示:“患者血浆病毒定性为EBV阳性”。(受访者提供)

孩子成受试者家属不知情

李霞在2018年9月10日的“EBV-CTL细胞输注审核单”上看见“受试者”三个字,有点懵了。包装袋上标有受试者姓名、细胞名称等资料,审核者为博仁医院高主任。而且回输当日范裕喆的EB病毒报告还是显示为阴,是正常的。

李霞咨询了多家医院得知,作为受试者,医院应该事先告知家属,并且和家属签订相关协议,而且受试者,在使用实验药物过程中是免费的。这些程式博仁医院完全没有做。

北京博仁医院给病童范裕喆的“EBV-CTL细胞输注审核单”上写着“受试者”。(受访者提供)

博仁医院将范洪庆抽出的血直接输给儿子范裕喆,未经过任何处理。(受访者提供)

此外,博仁医院在给范裕喆治疗输血过程中,采取的是一边现抽爸爸范洪庆的血,另一边马上装袋回输给孩子,抽出来的血液未经过任何处理。在范裕喆的病历中,李霞并没有看见那次输血的检测报告。未经检测的血液输注给白血病患者,是否存在风险?

根据大陆《献血法》规定,献血者在抽血前必须经过健康检查。抽取完的血液要经过检测,未经检测和检测不合格的血液不能临床使用。

体细胞治疗尚在研究阶段医院涉嫌违规

李霞通过多方咨询和查找资料,发现今年3月,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体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和转化应用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对体细胞临床研究进行备案管理,其中,对开展体细胞治疗临床研究的资格做了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必须是三级甲等机构,而博仁医院属二级医疗机构。

该《办法》只是征求意见稿,还没有作为法律或者规章制度生效。2016年5月,中共原国家卫计委召开会议强调,要求细胞免疫治疗须停止应用于临床治疗,仅限于临床研究。范裕喆医案的委任律师聂学认为,博仁医院涉嫌违规操作。

7月11日,李霞夫妇、聂学律师携带相关材料来到丰台区医学会正式提交了申请。同时到了丰台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科进行投诉。

李霞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博仁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竟然敢无视国家法纪法规,无视人伦道德,拿五岁孩子做活体实验。这项国家根本没有通过,还说什么国际通用,现在明明是国内禁止。”

针对李霞的投诉,博仁医院于7月16日在医院官网做出声明,说该案已经进入医学鉴定程序,院方将配合调查,结果出来会向公众做出说明。

27日下午6点半左右,记者拨打博仁医院医务科,接线生说,“医务科已经下班了,明天再打来”。记者请她转接血液科吴主任,她表示没办法接到医生,记者向她询问吴医生手机号码,她回答:“没有”。

29日下午2点40分,记者拨打博仁医院电话,陆续拨打了5通,都无法接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