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李文足监狱门口遇到的打手 最后竟然出现在...

8月30日上午,709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与父亲、及其她几位709家属,在山东临沂监狱会见王全璋时,遭到数名男子袭击,李文足父亲的额头被打伤,王峭岭、原珊珊手机被抢摔坏,行凶者在警察面前逃跑。

8月30日上午,李文足与父亲、709其她几位家属到山东临沂监狱会见王全璋,遭到当局雇佣的打手袭击。(推特图片)

8月30日上午,709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与父亲、及其她几位709家属,在山东临沂监狱会见王全璋时,遭到数名男子袭击,李文足父亲的额头被打伤,王峭岭、原珊珊手机被抢摔坏,行凶者在警察面前逃跑。

此次会见时间与前次不同,改在上午8时30分,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也一同前往。

据王峭岭和李文足在现场发出的消息,上午10时许,李文足会见结束出来还未来得及说明情况,就看到现场发生意外,王峭岭等人在监狱北门会见室外,遭到有关部门雇佣的打手粗暴抢夺手机,他们打着伞相互遮掩,李文足爸爸上前阻止时,额头被黑大汉的雨伞打伤,王峭岭、原珊珊手机被抢走,原珊珊手机还被大汉毁坏,她们随即报案,但没人处理。

第二次报警后,110警察到现场,要回王峭岭的手机,她们指认行凶男子,男子逃跑,警察只追了几步就停了,情急之下,王峭岭等在后面追赶,但男子还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逃掉了。

随后王峭岭和原珊珊上了警车前往临沂兰山区西郊派出所,李文足抱着孩子和刘二敏自行去派出所。在那里,她们正好撞见了抢手机的男子。

王峭岭发出的消息说,中午12时许,她们在派出所院子里,看见一个在现场抢手机的人,那人躲闪着钻进了警备室,砰一下从里边锁上门。陪同王峭岭的女警赶紧解释,那是派出所的宿舍。王峭岭问做笔录的李学金警官(警号152790):“这是你们的朋友?”李说,都是朋友。

王峭岭说,给原珊珊受案回执的李学金火气极大,执意不肯将李文足父亲额头受伤的事给出另一张受案回执。

临沂当局采取的流氓手段令网民气愤:“果然是一伙的,警察和抢劫犯,他们信奉不择手段”,“中共当局现在在世界各地,都使用极其下三滥的流氓手段对付合法公民的合法行动,肆无忌惮,到了厚颜无耻之地步。”

人权律师王全璋曾代理过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曾“被消失”超过1,400天,生死不明,当局禁止家属及律师与他会见,外界质疑王全璋因拒绝认罪而遭受了严重酷刑和虐待。李文足始终不放弃,顶着当局的巨大压力,为营救丈夫四处奔走呼吁。

2019年6月28日下午,历经近四年的抗争,李文足首次会见到了王全璋,王全璋的状态不好,表现出极度的焦虑,极度的恐惧,没有办法交谈沟通,似乎变成了一个木头人。

7月30日下午,李文足第二次会见,王全璋仍是那种极度恐惧焦虑,他的脸看起来又老又黑又瘦,太阳穴都凹陷下去了,还掉了三颗牙。此外,王全璋仍然反应迟钝,表情木讷,经常想不起自己要说什么。会见后,李文足跟着姐姐全秀等人递交了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此次是李文足第三次会见,截至发稿时间,未见到有详细情况披露出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