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长平:“坦克人” 三十年后的污名化

这是三十年之后一个巨大的变化:中国大陆国民教育进一步流氓化,去正义化,否认是非,拒绝道义,嘲笑勇气,污名抗议。这并非因为三十年前的政权良知尚存,而是它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游刃有余地利用各类媒体,摆布成功培育的惟命是从的亿万“肉鸡”,企图彻底摧毁人类的良知和正义。

“一名男子身着白衬衫和黑裤子,手里拎着两个购物袋。他盯着一辆坦克。另一名男子身着短裤和背心,手里握着一把收起的伞。他逼视着一名拿枪指着他的警察。”《纽约时报》一篇报道的开头写道。它描述了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上,是三十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坦克人”;第二张照片上,是刚刚发生在香港的场面——8月25日,香港警察打出了反“送中”运动以来的第一发真枪实弹,对空鸣枪,一名男子迅速上前,双膝跪地,张开手臂,阻止警察开枪,被警察踢翻在地,站起来再度对着枪口张开双臂,被称为香港“坦克人”。

勇敢的“坦克人”,人类文明的骄傲

还记得新世纪刚刚开始的某一天,我在法国巴黎遇见一场大型的户外展览,用照片展示二十世纪人类文明伟大成就。尽管今天中国还有大学教师因为对“四大发明”颂扬不够而被停课,但是在相对论、青霉素和登月等二十世纪重大成就面前,中国人从小被培育的民族自尊心难免受伤。突然,天安门“坦克人”的巨幅照片出现在眼前。惊愕之余,我很快明白:“坦克人”作为天安门运动的象征,天安门运动作为全球结束冷战的前驱,当然是二十世纪人类文明伟大成就之一。身为中国人,我为此感到骄傲。

香港“坦克人”也将成为反“送中”运动的象征,而这场运动同样是人类文明伟大成就之一。如果它属于中国,中国人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但是,从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你会得出相反的结论。这位勇士受到攻击,被称作“表演”。

如果表演是指做人们在日常生活不会做的事情的话,抗议活动本身就是表演,就是通过打破常规来表达意见。

还有官方背景的社交媒体造假,称这位勇士刚刚还在扔砖头,转眼就跪求不要开枪。不要说这是无耻造假,即便是真的,一个愤怒的抗议者,不管他前一分钟如何愤怒,能在警察真枪实弹的枪口下张开双臂阻拦,无论他是跪着还是站着,都是无上英勇之士,这样的“表演”,又何错之有?

抑或是用“表演”来指他明明知道警察不会开枪,所以夸张抢镜?在那种激烈的冲突情境中,警察已经鸣枪示警,谁能保证他不会扣动扳机,或者擦枪走火?

三十年前的“坦克人”,除了被官方有一次用来证明解放军和平理性热爱人民——参考香港中联办前主任张晓明言论:“让你(泛民主派人士)活着就足以显示国家的文明和包容”——之外,并没有受到直接的人身攻击。那一次利用大概让中共自己都觉得太无耻,几乎没有再重复。我相信,当时的很多中国人,不管政治观点如何,站在巴黎街头那幅巨大的照片面前,都会对“坦克人”的勇气充满敬意。

美国警察会怎样对待示威者和“坦克人”?

这是三十年之后一个巨大的变化:中国大陆国民教育进一步流氓化,去正义化,否认是非,拒绝道义,嘲笑勇气,污名抗议。这并非因为三十年前的政权良知尚存,而是它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游刃有余地利用各类媒体,摆布成功培育的惟命是从的亿万“肉鸡”,企图彻底摧毁人类的良知和正义。

这种去正义化教育的一大成果是,人们都学会了去掉事件的历史背景和价值取向,“理性务实”地进行片面的事实比较。一个典型的提问方式就是:请问美国警察会怎样对待示威者和“坦克人”?

在这里,被故意忽略的前提是:请问美国人民是怎样对待来自“祖国”和“同胞”的压迫的呢?请问美国人民是怎样反抗“送英”条例的呢?

1765年伦敦“中央政府”颁布《印花税法》,遭到北美人民的强烈反对,“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震撼历史。1766年,英国议会被迫废除该法。

次年,英国议会又通过四项向殖民地征税的法案,总称《唐森德法》。尽管议会比“全国人大”不知道要民主多少倍,但此法案遭到北美人民更加激烈的反抗,1770年被迫废除。

不甘放弃控制权的英国政府,再于1774年通过《不可容忍法案》(Intolerable Acts,又称强制法案)。其结果是,“美独”分子发动暴力革命,赢得了美国独立。

有人会说,那是两百年前的历史,请问今天纽约的警察会怎样对待抗议者呢?

假如今天有个专制的“宗主国”要剥夺美国人民的普选权利,要威胁对抗议者进行军事镇压,不管它和美国怎样“同文同种”,我认为纽约的警察会和民众站在一起反抗压迫,你觉得呢?

三十年后的香港,所幸有了黄之锋一代

三十年前,尽管没有无所不在的社交媒体控制和动员,《人民日报》一篇“四二六”社论就法力无边。这篇社论大概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污名之作,给参加运动的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成为至今都不能解脱的魔咒。“动乱”之论一出,运动前期“反腐败”、“新闻自由”、“政治民主”等政治口号纷纷让路,要求摘去“动乱”帽子、戴上“爱国”桂冠,成为运动后期的主要诉求。

三十年后,尽管香港“坦克人”遭到人身攻击,抗议者被警察放纵的黑社会暴力袭击,反抗运动领袖遭受暗杀威胁、司法监控和判刑入狱,然而,香港所幸有了黄之锋一代——他们为人类文明在本世纪留下的伟大成就之一就是抵制来自中共的国民教育。如此一来,“‘坦克人’是表演”、“美国警察怎样对待抗议者”这类话语就成为中国大陆微信和微博之内的自我愚化和内部狂欢,中共擅长的污名社会运动策略,对香港反抗力量的影响比三十年前功力尽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