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真正大智慧的人 懂得杜绝这四样毛病!

生活中,人们很容易把聪明跟智慧混为一谈。其实,聪明跟智慧是一对孪生兄弟,然而,两者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聪明,是一种服务性的思维,专为现实服务;而真正有智慧的人,活出来的,是人生大境界。

孔子算是拥有大智慧的人,他就活出了人生的一种境界。我们先来看看孔子的境界。孔子能够做到的境界非常难得,叫作「子绝四」,也就是他把四样毛病在他这儿基本上杜绝了。四绝即「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子罕》)

「毋意」,聪明与智慧的区别

「意」是主观臆断,就是事情摆在那儿,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拍脑袋一想就说它是怎么回事。这样的事孔子基本上不做。聪明人判断事务,很容易用「意」,而智者才善于「毋意」。

《论语》里有一个颜回尝粥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就连圣人孔子都险些把颜回当成是偷粥者,如果孔子是一个喜欢主观臆断的人,就很容易得出颜回偷吃粥的结果,从而冤枉了颜回,幸好孔子克服了内心的「意」,而达到了「毋意」,才使得颜回成为孔子心目中的好学生。

「毋意」,这便是聪明人与智者的根本区别。

「毋必」,何必追求完美

「毋必」,也就是说他没有抱一种必然的期待,说一件事情必须按照我的思路去走,必然有个什么结果。

每一个人都会自己奋斗方向和目标,目标和方向恰好如我们射击的靶子,目标是靶子中心的位置;而方向则是你的「子弹」不要偏离靶子。

一个聪明的人,跟一个拥有智慧的人,最终的结局很可能大相迳庭。吴三桂是个聪明人,原本投降李自成,当看到李自成落败之时,背叛李自成,降清,后来,又感觉到自己能够称帝就完美无缺了。

当他的聪明占据了上风,而违背了历史的规律时,他换来的是自己的一生中最大的打击,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看来,他只是一个聪明人,却偏离了方向,不是智者。

而曾国藩恰恰是一个大的智慧者,曾国藩自幼就目标明确,高考时,只是最后一名中举的考生。后来,一个偶然的因素,他创立了湘军,一个文弱书生,竟然平定了太平天国的叛乱,为大清帝国创造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不世之功,而成为大清帝国的能臣良将,这是曾国藩综合能力的体现。

当时,按照曾国藩的能力和势力,他是能够称帝的,他却没有称帝,而是低调地放弃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做了一个普通人。他做到了孔子所说的「毋必」,是智者。

这就是聪明跟智慧的根本区别。

「毋固」,根治自己的顽疾

「毋固」,也就是说不固执己见,要真正尊重这个事情的规律,尊重它的变化,然后去找它的客观走向,而不是固执于心。

楚汉相争,项羽恃勇轻智,聪明却无智慧,本来具备优势的他,烧阿房宫,杀降坑降,杀楚王杀子婴谋害义帝,无恶不作,而对自己的死敌刘邦则放虎归山,「固」字充满了他的血液,这个字把他的优势都渐渐消耗怠尽,最终成为楚汉相争的失败者。

刘邦本是一个酒色之徒,公认的流氓,然而,刘邦却做到「毋固」,大军进咸阳,他本人则戒酒戒财戒女色,约法三章,赢得了民心,面对自己手下的能人,言听计从,一句「如之奈何」,使他品尝到了「毋固」甜头,因此,刘邦改变了历史,成为一代君王,巩固了汉代几百年的江山。【微信公号:国学人生】

「毋我」,人生大境界

第四是最难的,就是「毋我」。最后能够让自己达到一个浑然忘我的境界,然后去真正完成对客观事物的判断。这容易吗?非常不容易。

孔子周游列国,四处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却四处碰壁。一次,孔子跟他的学生们在陈地被围困,断粮了。大家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子路控制不住自己,气乎乎地质问孔子,君子也有贫困的时候?

孔子并没有因为子路的质问而责难子路,他说,君子面对贫困时,会安分守己;而小人则会为非所歹。

不等子路回答,孔子反问子路,《诗》上说过,既不是老虎,也不是犀牛,却在野外游荡,难道是我们的主张不对吗?我们为什么会困在这里?

子路说,人们不相信我们,恐怕我们的仁德还不够吧。孔子说,假如有仁德的人,就一定被信任,哪里还会出现伯夷、叔齐的遭遇呢?

子路大概过于「自我」,理解不了孔子「毋我」,却是颜回理解孔子,他说,老师的主张是超越时空的,所以,现在天下还没有容纳的地方,虽然这样,老师仍然在努力,如果没有一个可行的政治主张,那是君子的耻辱;

孔子为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已把生死抛于脑后。

儒学能够成为正统思想,展示了孔子超越时空的魅力。当时,孔子面对困境,甚至是绝境,信仰仍在,理想仍在,仍然如此达观,做到了「毋我」,这就是孔子的人生大境界。

有人把「难得糊涂」与「毋我」混为一谈,如达到了一种大境界一样自得其乐,其实,「难得糊涂」是一种小格局,有种自嘲的快感,而「毋我」才是人生的一种大境界。

小格局与大境界

聪明人具备小格局,智慧者才拥有大境界。

禅宗语录中有很多有意思的问答,这是智者听了就悠然心会的话。

弟子问高僧:我怎么才能得到解脱啊?这其实是我们很多人心里的声音,高僧反问道:是谁绑住了你?弟子又问:何方才是真正的净土啊?高僧又反问他:是谁污染了你?弟子又问: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涅盘啊?高僧问他:是谁把生死给了你?

虽然是简单的几句话,高僧的人生目标和方向,就体现在他这几句话上,我们追求的目标和方向,永远都是追逐金钱权力,而高僧追求的目标和方向,就在他们建立的哲学的殿堂之上,高僧无名无姓,或许就是一小人物,可他的境界并非「难得糊涂」,而是「毋我」的大境界。。

这样的对话,其实就让我们走到了生命的本初源头上,变得超脱了。那么,羁绊我们的,不是我们内心的智慧,而聪明才是我们内心的那个鬼。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大时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