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朱毛从井冈山逃向瑞金 毛推荐林彪为团长 从此林成为毛的死党

毛泽东请林彪来谈话,他对林彪说:我今天对朱军长提出,升林任二十八团团长,但遭朱反对,劝林以后好好的努力,将来一定与他力争,务达目的而后已,请他特别留意。那时林彪正是血气方刚、自负不凡的青年,既感激毛泽东对他的赏识,更憎恨朱德不赏识自己,气得满脸通红,他对毛泽东表示:感激毛主席提拔,并决心为中国革命奋斗牺牲。由此,他就一面倒向毛泽东了。

林彪早年清晰照

第七章国军第三次围剿井冈山

一、彭德怀上井冈山

彭德怀是湖南湘潭县人,出生于农村的贫农家庭,童年会读书于本村私塾,失学后因生活艰困,投入湘军当兵,以能克苦耐劳,勤谨好学受知于其直属长官,选送入湖南讲武堂受训,毕业后仍在湘军何键部服务,历任排、连、营长,至一九二七年已升任团长。一九二八年夏,湘军部署围剿井冈山时,他的一个团及同师另一团的黄公略营,驻防于平江县为湖南进剿军的预备队,并负责镇压当地工农革命运动。彭德怀于任团长后受中共女工作同志之煽动,成为预备共产党员(据他说已准许他入党但未正式入党)。

黄公略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在黄埔时期已加入中共。当国军第一次围剿井冈山失利之后正准备部署第二次围剿时,中共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即策动彭、黄两部起义,以牵制湖南方面之国军。彭德怀等奉命后,即于一九二八年七月在平江县城起义,当时以彭德怀任总指挥兼第五军长,黄公略任第三军长,滕代远为党代表,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

当时平江工农群众亦起来组织苏维埃政府,展开革命斗争.杀人放火,掳人勒赎,闹得满城风雨。

何键那时己任湖南省府主席,并兼国军军长,闻彭、黄叛变,乃由长沙派兵两团及抽调浏阳剿匪军由西、南两方面向平江进剿。彭德怀见势不可当,即率两军(两千多人)退出平江向东北方面逃窜,平江工农群众千多人亦跟随着参加红军,这时他们的部队已有三千多人。以后他们在湘、鄂、赣三省边区游击,但因国军到处堵剿,无法建立民众组织,惟有似流寇式的四处流窜,那时他们活动的地区,北至长江南岸湖北省之扬森、大冶,南达江西省之铜鼓、修水,但在国军追剿下,他们的队伍已伤亡惨重,很多旧部队又逃向国军投诚,至十一月中旬只剩下二千多人,为了分散国军进剿目标,遂决定留黄公略的第三军一千人在湘、鄂、赣边区游击,彭德怀、滕代远率第五军沿罗霄山脉南下,十二月初旬到达井冈山与朱毛会合。这时彭德怀的第五军只剩一千人,半数是工农武装。

毛泽东那时正苦于和朱德不甚融洽,忽然得到彭德怀率部到来,而彭又是他的同乡(彭与毛都是湘潭人),且多了一千人来相助,自然是喜不自胜了。由此而更提高了毛泽东的气焰。朱、毛之间的感情则更趋恶化。

二、国军进攻形势与红军决策

朱、毛红军自十一月初旬,粉碎了国军第二次围剿,恢复永新县城后,积极推动井冈山四周之工农群众,恢复一切革命组织及乡村秩序,并发动民众配合红军,分向外围游击区及白区抢运粮食,以备将来作战之需。在执行这一行动计划时,经常派出游击区:是中共控制区之外围,经常有红军或赤卫队出没的地区。小部队(一连至一营)掩护几百民众去抢运粮食,若有白军驻守而兵力不大的地区,或地方民团控制区,红军常于夜间袭击敌人。掩护民众搬运粮食,白军或民团因夜间情况不明,不敢外出,待至天亮时,红军与民众均撤回根据地。

红军这种积极的游击行动,更加速了国军进行大规模围剿的决心,于是国军第三次围剿井冈山又再出现了。

国军的第三次围剿井冈山,动员了湘、赣两省的兵力,计有:江西省的熊式辉、朱培德两军,有四个师,分由安福、吉安、遂川三路向宁冈、永新、及遂川地区逐渐推进;湖南省的何键军两个师,分由茶陵、安仁两路向酃县推进;另有范石生军两个师由郴州向资兴、桂东推进;胡凤璋之保安团亦由汝城向桂东推进。

此次围剿井冈山的兵力此过去大两倍。且采取四面包围,企图逐渐推进,迫使朱、毛红军困毙于井冈山上,这是彻底歼灭的战略。

国军这次围剿计划,很快就由湖南省委通知朱、毛;同时湘南特委及遂川、吉安各县党委亦飞报朱、毛。

十二月初旬,敌军已从东西两面开始分向永新、酃县进攻。

朱、毛知形势严重,立即主动的撤退,逐渐向井冈山集中,并于十二月下旬召开了一次党、政、军紧急会议,参加者有:红四军的毛泽东、朱德、陈毅,红五军的彭德怀、滕代远,湘赣边区特委书记谭震林等。

会议时,先由毛泽东报告敌情,继由朱德提出一个方案,他说:井冈山是我们建设了一年的革命军事根据地,防御工事又做得很好,且有不能移动的重伤官兵五百余人,我们是不能放弃的。但是若全部红军守住这个山头,则粮食不能维持长久,有被困毙的危险,因此,我主张将红军分为两部,以红四军之卅一团及红五军全部,由毛泽东、彭德怀两位同志指挥,固守井冈山,我率红四年廿八、廿九两团突围东征,转移到闽、粤、赣三省边区游击,创造新根据地,如此便可分散围攻的敌人,并可东西呼应作战……

当时与会各人均同意朱德这一建议。毛泽东登时目瞪口呆!他稍事休息,略加思索后,便提出他的意见;他说:我原则上同意朱德同志的意见,但守山部队仍嫌太多,突围东征部队则必须加强,方能达到吸引敌人跟踪追击,以解井冈山之围的目的,所以他主张:

(一)由他(毛泽东)和朱德同志率领红四军全部,向赣南方面突围,转移到闽赣边区游击。

(二)彭德怀、滕代远两同志指挥红五军及袁文才、王佐部和遂川赤卫队留守井冈山,并应以第五军之主力在周围展开游击战,以配合守备军作战。

(三)伤病官兵医院,因地形险要,只有一条小路可通,应以一连步兵配重机两挺防守,以策安全。

(四)轻伤病官兵应即疏散潜匿山外各村疗养。

(五)守山部队之弹药均须尽量抽调补充,粮食亦须尽量收集储备,准备持久作战。

(六)边区特委由谭震林同志负责,可转移到永新县地区,继续领导边区各县党委会,发动群众斗争,以配合红军作战。

毛泽东这一提议,得到全体一致通过,于是散会。

那天晚上,毛泽东又向朱德提出:

(一)廿九团自湘南八月失败后损失了一个主力营,近来在各决战斗中伤亡甚大,现有兵力甚少,应并编为一个营,以利于作战指挥。

(二)三十一团党代表何挺颖任二十八团党代表,并将二十九团政治干部调二十八团工作,以加强二十八团的政治领导。

朱德同意了这一意见,并立即进行调整。

三、突围

红军正在准备突围时,国军围剿的大军:江西方面,第一线已进占宁冈、龙源口、黄坳、大汾之线,第二线:已推进至莲花、永新、遂川各县。湖南方面:第一线已占领酃县十都、沔渡之线,第二线推进至酃县、桂东之线。

朱、毛见井冈山已处在国军四面包围中,即于一月初旬拂晓时,选择一条久无人迹的小路,沿井冈山南面峰峦向大汾突围。那时已是冬寒季节,山上遍布着薄薄的积雪,突围部队约有三千五百人,其中有男女政工队员及眷属等,毛泽东的太太贺子珍和她的妹贺怡,朱德的太太萧贵莲,均随军突围。各自带着一天的干粮,踏着野草没胫的山路,穿过丛林,爬过高山,越过一个高山又是一个山峰,突围人员一个跟一个的前进。天快要黑时,到了一个山头,名叫积石岭,是砂石积成,泥土极松,夜间无法行走。各部按所在地形,互相依靠着渡过一夜。天刚亮,吃了一点干粮,又继续南行。整天在深山密林中前进,将近黄昏时,已可看见山下的大汾村。据侦探的报告,村内只有国军一营驻守。朱德即令部队集结休息,吃过了干粮,朱德亲率部队先行下山,于黑夜中将大汾包围,立即以闪电的突击,冲入村内,拍,拍的响了几枪,即将国军全部俘虏,并即布置警戒,以备战的姿态,全部进入村内休息。时间已是午夜,因连日饥寒,乃即派队搜集粮食,宰了几只肥猪,全军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对于俘虏的处置,因为还要继续前进,无时间教育争取,即将他们全部释放,并借他们传播红军已经突围的消息,引国军向红军追击,以解井冈山之围。

红军在黎明时由大汾出发,向南急进,经过左安,营前,杰具,铅厂,三天的征程,又击溃了大庾县城的民团,占领县城。由大汾至大庾所经过的乡村,都是过去红军曾经占领工作过的地区。红军一到,群众即自动起来打土豪,杀地主,替红军送粮食,干得热热闹闹。大庾县城附近的工农群众亦召开欢迎红军的民众大会,红军使得到了三天的休息。

是时江西的国军已由赣州、遂川追来,红军占领城外北面山地,与国军打了一天激烈硬战,伤亡官兵三百余人,新任二十八团党代表的何挺颖亦负重伤(第三天毙命),他是毛泽东最信赖的能干勇毅同志,毛泽东闻耗深为痛惜。

朱、毛深知国军会越打越多,红军会越打越少,形势极为不利,黄昏时即向东南之上下杨梅,及大庾岭东之天马山地区进发。翌日,经猷山进出广东南雄县属之鸟径、大塘埔,逃避江西国军之追击。次日,又进入江西境之铁石口,在国军穷追下向东南急进,经过龙南、定南及安远、鄩乌以南地区,转向北进,经吉潭、项山进入闽、赣两省边界之罗幛山地。该地位于福建之武平县及江西之鄩乌、会昌县的中间,是武夷山脉之南端,九连山脉之东端,崇山峻岭,地方潦阔,国军不易进剿。但人烟极少,无法取得粮食,且正值隆冬,山地更为寒冷。

红军在疲惫饥寒的情况下仅休息了一天,首长们还开过一次会议,讨论了红军的改组,人事,行动方向等问题。第三天便沿武平县境北进,离开山区,进入人烟稠密的乡村,以取得粮食的供应。但武平的民团有组织又有战斗力,民团团长钟绍奎,领着三百多人驻于武平县城,随时增援各乡作战。此时红军只有千余人,到处受到民团抵抗,被逼转向江西,越过武夷山脉南段,进入江西之武阳围宿营。这是个比较富裕的村庄,粮食问题随时随地可以解决,但他们鉴于由大庾至吉潭这一期间被国军跟踪追击,损失了一半以上的官兵,甚至朱德的太太亦在这段时间被国军俘去,直至进入罗幛山地后才摆脱了江西国军的进击。现在回到江西比较平坦的地区,又躭心被国军追上。是晚朱德派出了十多名密探,四出侦察敌情。

次日,一九二九年二月九日正是农历除夕(农历十二月三十日)本拟休息一天,但在上午接获密探报告:瑞金县城只有民团约千人,且无作战准备,亦不知红军已到武阳外围。朱德即决定出敌不意,向瑞金突袭,当即率队向瑞金急进,至距瑞金二十里时又接报告:城内民团忙于过农历新年,毫无准备等语,红军继续急进,于黄昏时向县城突击。民团的官兵正在准备除夕夜宴,共渡良宵,红军突然如从天降,全体官兵便被红军俘虏了。夜宴的酒菜,正好供饥饿的红军享受,被俘的官兵却空着肚子被关在一间大庙之内,在惊恐饥饿中渡过他们的除夕。

翌日(二月十日),红军处置了俘虏之后,继续北进,到达大柏地山区(瑞金北约四十华里),在山区内红军官兵都比较有安全感,他们准备稍事休息,整顿队伍,然后向东固前进。但是第二天,国军一个师又由南面迫近大柏地,准备围攻红军。此时朱德判断,若非战胜敌人则不能摆脱敌人的追击,现在只南面有敌情,若有决心,则有战胜敌人的把握,乃召集全体官兵开了一次大会,很严肃的告诉他们:现在面临生死关头,非战胜即是死亡。全体官兵鉴于过去逃跑主义损失甚大,一致赞成和国军进行一次生死决战。朱德判断了敌人的进攻部署,即派林彪(这时林彪已升任二十八团团长)率二十八团于夜间出发迂回敌后,朱德指挥其余部队向国军包围攻击,经过四小时的剧烈战斗,卒将国军击溃,俘掳国军千人,缴获械弹甚多,战场上尸横遍地,红军伤亡官兵二百余人,其中有前二十九团之党委书记胡世健,连党代表彭暌等。

这次胜利是红军的大转机,此后国军则停止了跟踪穷追,红军亦由此而得有喘息机会。经过休息整理后,即乘战胜余威,一鼓攻下宁都县城,红军的衣服、粮食、械弹都得到补充,并在商场筹得现金五千元,加上打土豪没收现金及罚款近万元,官兵精神因之大振。

红军在宁都县城休息了三天,召开群众大会,收集了五天的预备粮食。为了保存实力,部队必须进入比较安全而又有群众基础的地方,创造新根据地。于是发动群众将二百多伤兵及缴获的械弹,搬运去东固,群众亦尚能踊跃参加搬运工作。

由宁都至龙冈墟有两天的路程,沿途都有很好的群众基础。特别是龙冈,过去是农会组织健全的地方,工农群众听到红军来了的消息,很多闻风而来。帮助红军搬运物资、护理伤病人员,使红军兵员得到无限的安慰和鼓舞。

红军到达龙冈后,驻在东固的中共赣南特委即派游击队长李文林(黄埔军校毕业)带了一个连游击队来与朱、毛连络,并带同红军进入东固山区,时间约是二月下旬。

东固是吉安县属的一个区,位于赣江东岸,山深林密,地形复杂,是一个高原山地,农会组织尚称健全,地方领导同志,多是当地知识分子,革命政策亦较为温和,自国民党反共后亦从来未被摧残,可说是当时中国农村革命运动比较和平安全的地区。朱、毛至此,便决心将之建立为一个革命新根据地。

四、“拥毛反朱”与“拥朱反毛”

毛泽东对中国革命的环境,早已认识到:中共革命斗争,必须依靠军事,没有军事的胜利,就不可能有苏维埃政权割据的政治胜利。因此,自朱德的红四军与他会合后,如何控制红四军,是他梦寐不忘的问题。他深知朱德虽然是个朴实的忠于共党的军人,但对自己(指毛)的领导仍有不尽合作的表现。自井冈山突围东窜后,毛泽东更须紧握红四军,否则今后不仅对革命工作无所凭借,甚至个人生命亦非常危险。但四军主力廿八团,是朱德兼任团长,其营级干部,只有林彪和他认识,其余的都是朱德的拥护者。当在井冈山准备突围时,调三十一团党代表任廿八团党代表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强二十八团的控制。但仍觉不够,唯有提升林彪为团长,以林彪来领导二十八团才能安心。

当红军占领大庾县城时,毛泽东即向朱德提出:在此军事行动紧张时期,朱德应集中精力指挥整个四军,不应兼任廿八团团长,分散精神。关于二十八团团长一职,应在现职三个营长中遴选一个年青有为的充任,才能分担一部份责任。朱德答复他:现在兵力不大,尽可兼顾,现正在行动时期,不应更动人事,以免影响军心。而且现三个营长中,论资历以周子昆为最好,可惜他的健康不佳;林彪则勇敢有余而经验仍嫌不足,且资历太浅,恐难服众;现时不主张更动。

毛泽东以朱德所说,确是有理,无可反驳,只得暂时忍耐,另行想法。那天的晚上他请林彪来谈话,他对林彪说:我今天对朱军长提出,升林任二十八团团长,但遭朱反对,劝林以后好好的努力,将来一定与他力争,务达目的而后已,请他特别留意。那时林彪正是血气方刚、自负不凡的青年,既感激毛泽东对他的赏识,更憎恨朱德不赏识自己,气得满脸通红,他对毛泽东表示:感激毛主席提拔,并决心为中国革命奋斗牺牲。由此,他就一面倒向毛泽东了。

当国军反攻大庾县城时,林彪更奋勇作战,掩护退却时亦由他担任。以后由粤赣边区流窜途中,因山地崎岖,行军困难,又被国军跟踪追击,处在日夜逃跑及战斗中,伤兵弃置于农村,落伍者被国军俘掳,损失惨重。一天,部队进入了闽赣边境的山地罗幛,脱离了国军的追击,部队乃能集中休息。朱、毛、陈毅等开了一次会议,在讨论部队整理问题时,毛泽东提出了两个方案:

第一个案,是将廿八团(缺第二营)改编为第一纵队,以林彪为纵队长;廿八团第二营(是廿九团改编的)及团部直属队之独立营、特务营,合编为第二纵队,以朱德或胡少海任纵队长;三十一团改编为第三纵队,以该团团长为纵队长。

第二案:以林彪为二十八团团长,才能确实掌握部队,随机应变。

他并解释说:我们是革命军队,任用干部的原则:只问能力及对党是否忠实,不能仍似军阀军队那样专讲资历或人事背境,你们对人事上的安排,必须打破旧观念,树立革命的新观念,新作风,才能适合党的要求,等语。朱德认为改编为三个纵队一案,本属可行。但仓卒编组,深恐动摇军心,乃同意第二案,将林彪升任为二十八团团长。这一场争执算是平息了。

红军到达东固后,见到当地有几百游击队,号称两个团,给养又充足,而且是一个山区,官兵都有了安全感。赣南特委以朱、毛红军只有一千二百人左右,乃发动群众参军,几天的时间补充了红军三百多人。那时兴国县城只有民团防守,乃配合东固游击队及兴国民众,一举攻下兴国县城,建立了以东固为根据地的兴国县、新丰县(龙冈)苏维埃政府(时间是一九二九年三月上旬),奠下了建立闽赣边区政权的初步基础。

红军正在庆幸得到了这一小小胜利的时候,朱、毛之间的磨擦又发生了。毛泽东在东固召开了一次红军党的干部会议,检讨井冈山突围决策,及突围后的作战行动,到会的除了红四军的高级党军干部外并有赣南特委同志参加。

毛泽东在检讨会上作了以下的报告:略云:

这次围东进,红军的损失太大了,按由井冈山出发时的人数,损失了三份之二,我们突围后,井冈山的情形,根据吉安县委由赣江西岸来的报告:井冈山已于二月十日被国军攻陷,所有山上的一切后方机关、民房、均被烧光,民众除被杀外,全部被迫迁离山区,彭德怀同志的红五军已转移到上犹、崇义地区游击;袁文才、王佐所部转移桂东地区游击;永新、宁岗附近各县苏区均被摧残,烧屋,杀人无数。由此,证明这次反国军第三次围剿的决策是错误的,诸各位多提意见,深入检讨,以纠正每一同志的错误,以为今后的教训。

林彪的发言:认为突围决策是朱德的积极主张,因这一决策错误,引致红军、苏维埃政府、工农群众都受到重大损失,这一责任应由朱德同志负责,并指朱德有军阀习气,无政治头脑,打仗只知硬拼,无战略战术修养,党今后对军事领导应重行研讨。

陈毅听了毛林的报告后,起来发言,大略是:突围会议,他是参加的一个,当时朱德同志只是提出一个原则,具体的计划还是毛泽东同志提出的,而且得到出席同志的一致通过,如果要负责,应该是毛泽东同志负主要责任,朱德同志负次要责任,他自己也要负责任。林彪同志既未出席那次会议,又不明实情,便将责任推在朱德同志一人身上,这不是一个布尔塞维克的同志应有时态度。至于军事指挥问题,当敌军十倍于我,到处遭敌追击、堵截,谁能保证不失败?且袭击瑞金县城的成功,大柏地主动采取攻势,击溃三倍于我的敌军,我军能以少胜多,固然是全体武装同志拼命战斗所致,但当时是不是朱德同志坚决要打?又是不是朱德同志亲在前线指挥?他本人和林彪同志都是同时随同朱德同志参加军事工作,每次作战,我们都同在一起,这种事实是不容许抹杀的,党对每个同志都是公正的,希望各同志,不要凭个人的喜怒而歪曲是非功事实。

前二十九团长胡少海过去在会议席上很少发言,但这次他亦忍无可忍,接着起来发言,他反对林彪的意见,认为是对领导同志的侮辱。(胡少海于是年率领新编的第四纵队进攻闽西的碉堡阵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龚楚将军回忆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