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卢峯:香港将踏入恐怖政治年代 林郑很像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

Jared Diamond描述的智利经验教人深感不安。它点出了所谓体制的保障、民间力量的制衡其实相当脆弱,碰上权慾薰心又刚愎的领导人很容易被攻破甚至瓦解。皮诺切特以「好好先生」的模样骗得政权,可一脱下面具后立时变成残酷不仁的暴君,把国家几十年的民主、自由价值打碎。他的恶行教人联想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近期看着名学者Jared Diamond新作《Upheaval》(动荡),看到好些章节或历史经验跟香港当前的严重政治危机颇多类近之处,边看边感到浓重的不安。《Upheaval》集中探讨不同国家碰上巨大历史震盪、挑战时如何回应,包括日本在19世纪如何应对美国黑船来航,芬兰如何在强敌苏联、俄罗斯虎视眈眈下奋力保住国家独立。

印象最深的则是智利如何在一场政变后由南美的自由开放模范变成形同人间地狱的巨大集中营。1973年智利那场可怕军事政变的领袖叫皮诺切特(Pinochet)。所有人都看错了这个以「仁慈长者」面目出现的人物,低估了他对权力的恋栈与偏执。他手握大权后立时脱下「好好先生」的面具,不但拒不交权(连让其他军头轮换也拒绝),在内政上更是连一点人味也没有,想的是快速巩固本身的权力,所做的几件事包括禁制所有政党及政治活动,停止国会运作,由军方接管大学,查禁敢言传媒等,几乎是在一夜间,就以铁拳瓦解原来算是成熟及可以制衡政府的体制及民间力量。

同时,军政府展开大搜捕行动,先把左翼反对派要人一一拘捕、囚禁,然后施以酷刑虐杀,其中智利着名民歌手Victor Jara的尸体被发现身上有44个弹孔,所有手指被斩去。紧接的是白色恐怖,稍有不同意见的学者、记者、团体不是被捕、被囚就是被失踪。到1976年,共有13万智利人被捕,佔全国总人口1%。1988年,皮诺切特意外输掉修宪投票总算不能再连任总统,但在军方、政界影响力仍然巨大,要等到2006年他过世,恐怖政治的一页才正式过去。

民间制衡相当脆弱

Jared Diamond描述的智利经验教人深感不安。它点出了所谓体制的保障、民间力量的制衡其实相当脆弱,碰上权慾薰心又刚愎的领导人很容易被攻破甚至瓦解。皮诺切特以「好好先生」的模样骗得政权,可一脱下面具后立时变成残酷不仁的暴君,把国家几十年的民主、自由价值打碎。他的恶行教人联想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林郑在2017年同样以相对温和(非梁振英的撕裂强硬派)的形象胜出特首选举,还摆出一副有商有量的样子。但到大权在握并明确得到习近平力挺后,林郑刚愎自用独行独断之馀,还开始从各方面收紧控制,肆意DQ不同政见的候选人之馀还大力打压支持他们的团体。

推出及意图强行通过送中条例,更尽显她视民意、不同意见于不顾。她虽在巨大的民意反弹及抗争意志下被迫暂缓通过条例,可她并没有吸取任何教训,反而视不同意见的市民、抗争者为敌,没有和解沟通的意愿,反而不断加大警察镇压的力度,让他们的滥权及武力不断升级,令他们成为权力至大、不受约束的暴徒部队,抗争市民受到的伤害越来越严重,滥捕情况越来越离谱,到现在已有超过1,000人被捕。

此外,拘捕范围正不断扩大,不但被称为「冲冲子」的抗争者被捕,其他如路过的街坊,协助沟通的社工,救死扶伤的义务救护人员同样不能倖免。到上星期连充当调停人希望减少冲突的立法会议员、区议员也被拘控。再加上动用《紧急法》平乱的消息越传越热,林郑显然在一步一步破坏制衡政府及警队的力量及体制,打击民间力量。

一旦真的引入《紧急法》,特区政府禁制反对派政党,关闭立法会,停止选举,查禁传媒以至大规模搜捕异议人士已不再是不可能,香港即使不至变成70年代的智利,白色恐怖也肯定徘徊不去。皮诺切特专政头三年已拘捕超过13万人,林郑即使不像皮诺切特重手,未来一段时间拘捕一万几千人也不奇怪。想到这里,怎不教人背上冒起阵阵寒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